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这个女孩梳着简单的马尾辫,是背对着我的。但是我莫名觉得这个女孩子的背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老板,我要买花,不知道道歉用什么花比较好?要不给我拿玫瑰吧,玫瑰十一朵比较好对吗?”我说。

    这个女孩子听到我的声音之后从地上起身,并且慢慢地转过身来。

    “居然是你!”

    我和这个女孩子都不禁脱口而出!

    我震惊的原因是这个女孩子居然是陈飞扬的妹妹陈漫!

    我们对于在这个地方看到彼此都非常吃惊。

    我那个去!陈漫在这里做什么?千万不要告诉我她是这家花店的老板!

    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一点混乱,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问陈漫:“你在这里做什么?玩角色扮演吗?”

    “你管得很宽哎,你以为你是我的哥哥吗?”陈漫对我针锋相对。

    陈漫的态度不是很好,但是话却算有一点道理,而且她的身份很敏感,于是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我就住在边上的酒店,是来买花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漫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非常阳光的感觉。对我解释说:“我现在在这里打工呀,只有这家店招收短期工,曹先生,你好,我很高兴为您服务。”

    陈漫说完之后还朝着我鞠了个躬,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但我还是有一点倒错感,她是陈飞扬的亲妹妹没错吧?这个亲妹妹应该不像我这个所谓表弟的身份是假的吧?

    那陈漫为什么要在这里打工?她来海南不是度假的吗?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陈漫用很骄傲的语气对我说:“我和陈飞扬那种只靠家里的人是不一样的,我的大学学费还有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我这次来海南的机票是陈飞扬出的钱,所以我想要尽快还给他,所以在这里打工。”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陈飞扬的这个妹妹不仅不懂人情世故,还有一点杠精的意味。我对她这种所谓的靠自己是绝对不认同的。她这么说和这么做不过是在和家里赌气而已。我虽然不知道她和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如果我是陈漫,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家里有资源和钱,为什么要耻于去利用呢?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注定不平等的,既然这是现实,为什么又要用一些小孩子一般的举动和现实抗争呢?

    我是一个失去了父母和哥哥的人,说实话我甚至有一点嫉妒陈漫。

    但我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绪,如果我对陈漫说教的话只会让陈漫不高兴,除此之外毫无益处。我没有必要得罪陈飞扬这么看重的亲妹妹。我只是来买花的,买完花就撤退。除此之外的事情一概和我没有关系。

    我说:“我犯了一点小错误,想买一点花和女朋友道歉,不知道买什么花才好,你能帮我推荐一下吗?”

    陈漫看着我:“我怎么知道怎么推荐?”

    “你不是这里的员工吗?什么花对什么花语你一点都不清楚吗?”

    陈漫大胆地对我承认说:“对啊,我就是不知道,我来这里上班还是第二天呢,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我其实很想说那要你在这里有什么用。但是我生生地忍住了,仅仅只因为这个女孩子是陈飞扬的妹妹。

    陈漫对我说:“要不你等一等吧,老板出去送花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你等一下问老板就好了。”

    “大概多久?”

    “我不清楚。”陈漫倒是坦然。

    不过……她这种态度也能出来打工?我要不是看她是陈飞扬的妹妹,早就叼她几句了。

    应付完了我之后,陈漫开始继续蹲在地上整理那些花束。

    陈漫整理的速度不算慢,一看就是经常做事的人。

    外面的太阳渐渐大起来了。

    我问陈漫:“应该不用等一个小时吧?”

    “应该不用那么久。”陈漫回答我说。

    “那不如你给我弄一束玫瑰吧。”我对陈漫说。

    不管什么情况,我买玫瑰花送给喜欢的女人,总归是没错的。

    可是陈漫说:“也不行。老板把收银机锁住了,并且钥匙拿走了,我没办法打印小票。”

    “那我不要小票不行吗?”

    陈漫转过头来,严肃地说:“当然不行,你先等十分钟吧。”

    陈漫这一下就把我给安排了,我一想自己反正也是一个闲人,就干脆在店里闲逛起来。这家花店里面有不少多肉植物,每一株都养得很精神,我看得流连忘返。

    高一的时候我曾经对多肉植物很感兴趣,但是那个时候苦于囊中羞涩,养多肉植物的计划只能作罢。

    而就在我看多肉植物的时候,听到了背后传来陈漫不满的声音:“你怎么又来了,你烦不烦呀,你这样我根本没办法打工!”

    我觉得陈漫这样对待顾客的工作态度真是没得救了,除了知道她身份的人,谁能受得了她?

    可是我还没转过头就听到了陈飞扬的声音:“小漫,我也是来买花的,没有法律规定我不能来你工作的花店买花吧?”

    我用一只手扶住了额头……哎呀,陈飞扬怎么来了?

    要是陈飞扬看到我和他最宝贝的亲妹妹待在一家店里面,我该怎么解释?

    陈飞扬会不会怀疑我想搞他的亲妹妹?

    如果易地而处之,我是肯定会怀疑的!

    我真是越想越头疼,如果一开始看到陈漫,我就老老实实地出去,不和她多说话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现在弄得不上不下真是难办。

    我这时候一直都不敢转过身去,而陈飞扬的注意力似乎也都在他亲妹妹的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同在花店里面的我。

    我慢悠悠拆折转身,躲到了柜台里面去。只希望陈漫早一点把陈飞扬赶走。

    可往往事与愿违,或者说事情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来转移的。

    陈漫对着花店里面大喊了一声:“那个谁,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快出来了。我已经想起来了,代表道歉花语的花是什么,你不用买那么庸俗的玫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