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我觉得这个陈漫真的是情商为零。她就完全不会察言观色,搞清楚最基本的情况吗?

    我现在等于被他们陈家兄妹放在砧板上了。

    我慢慢地从柜台后面起身,陈飞扬看到我之后眼神果然变得非常微妙起来。

    陈飞扬对我的眼神防备性很强,然后问陈漫:“你们一直都有联系吗?”

    陈漫大概是青春叛逆期延长,她顶嘴说:“我和什么人交朋友难道还有过问你吗?”

    陈飞扬被呛得很惨,但是更让我在意的是陈飞扬可能会错意,以为我和陈漫之间真的有什么事情。

    如果我真的和陈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也就算了,关键是我和陈漫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是为了给嫂子买花才进来这里的,这样也要从天外飞来一口黑锅盖在我的脑袋上面那也太冤枉了。

    不行!我一定要解释,不管陈飞扬相不相信我都要解释。

    我从花店里面出来,对着陈飞扬说:“昨天我女朋友对我生气了,我今天出来买花是打算给女朋友道歉的。你也知道我住的酒店就在这旁边,然后我出来碰巧就遇到了陈漫在这里打工,碰巧老板又出去送花了,陈漫于是又让我在这里等老板,然后老哥你就来了……我的解释完了。”

    我的解释让陈飞扬变得更加怀疑了,“你和小漫真的是朋友吗?我倒是不反倒小漫交朋友。”

    “不不,我们不是朋友,我就比你早五分钟进来这家店,我还在等老板回来,我只是来买花的,买完花去就回去。”我说。

    陈飞扬对我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吗?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相信你的为人,老弟。小漫虽然是我的亲妹妹,但是她也是大人了,我相信她做事有自己的分寸的。”

    陈漫她有个屁的分寸啊!我在心底狠狠地吐槽。

    果不其然,陈漫突然说:“曹立,你喜欢什么颜色?”

    陈漫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还是回答:“黑色吧。”

    陈漫抬头看我的一眼,她的眼睛很明亮,“你的品味好像很有趣呢。”

    听到“有趣”这个评价,陈飞扬变得无比紧张起来,他站到了我的和陈漫的中间,这样我和陈漫就没办法对视了。看来陈飞扬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已经作废了,他还是很紧张亲妹妹会不会被我祸害。

    毕竟我在陈飞扬的眼里是对付女人的专家,是宇宙级别的情圣。而陈漫又是陈飞扬唯一的亲妹妹,他这么紧张我完全能够理解。

    陈漫对于陈飞扬的行为很不满,直接说:“你挡在我们中间算什么事情,你不是说我也自己交朋友的权利吗?现在我就要和曹立做朋友!”

    我算是明白了,我成为了他们兄妹战争的一个楔子。

    陈漫对我本来没什么兴趣,但是被陈飞扬这么一闹,马上假装有兴趣了。

    而陈飞扬是当局者迷,只是希望我不要接近他的妹妹而已。不过看着陈飞扬那紧张的样子,我还是心里一阵暗爽。

    陈漫完全不理解陈飞扬的意思,继续说:“陈飞扬,我已经受够了你的虚伪逻辑了,你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你以为你还能像以前一样操纵我的人生吗?你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傻x小女孩可以任你摆布吗?”

    我只见过一个人敢对陈飞扬恶声恶气地说话,那就是他的亲妹妹陈漫。听陈漫的话,这里面似乎还有许多可以挖的故事,不过我如果执着在这种事情上,陈飞扬肯定是要和我翻脸的。

    见到陈漫生气的样子,陈飞扬露出苦笑:“我喜欢天蓝色哦,小漫。”

    陈飞扬企图错开话题,但是对于他的亲妹来说,这样的招数完全没有作用。陈漫说:“我管你喜欢什么颜色!麻烦你出去,这一家店不欢迎你!”

    陈漫非常生气的样子,而陈飞扬真的就乖乖地退出去了。他对妹妹的宠溺和忍让,我可以说是见所未见。

    我看到陈飞扬退了出去,也赶紧跟着陈飞扬走出了花店。我如果继续留在花店里面指不定陈漫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为了这种事情得罪陈飞扬就太不划算了。

    毕竟我和陈漫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如果我们在一起睡过,我背这个黑锅还是情有可原。

    陈漫看到我和陈飞扬站在了一起,气得快要哭出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势力!陈飞扬有钱你就站在陈飞扬一边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我看着陈漫说。

    我的态度真的是太诚恳了,一点都不虚伪,也完全出乎了陈漫的预料。

    陈漫为之气结,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看着陈漫气到一张脸通红,还是陈飞扬这个亲哥心疼妹妹,他对我说:“你就不要和小漫斗气了。”

    我摊摊手,“我出来就是买花的,这家服务态度不好,我换一家去买花了。”

    陈漫听了我的话之后为之大怒,从花店里面冲出来,双手拽住了我的胳膊:“不行,你今天一定要在我这里买花。”

    我觉得陈漫的性格真的是有一点太任性了,这种优渥家庭出来的女孩子要是不任性那就是虚伪。如果陈漫真的和她说的一样自力更生,现在就不应该拉住我强买强卖。

    因为就算我买了花,那也是给陈飞扬面子。她到底还是利用了哥哥的影响力。

    我无奈地看了陈飞扬一眼,陈飞扬的意思很明显:你顺着我妹妹的意思来就行了。

    我夹在这一对兄妹的中间真是不好做人,没得奈何,买了十一株蓝色妖姬。陈漫帮我把花打包装在精致的盒子里面,然后气鼓鼓地递给我,我老老实实地付了钱,接下来就和这一对兄妹告别了。

    陈飞扬似乎还想继续和陈漫交流的样子,但是陈漫的脸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陈飞扬最后只能叹息一声,然后上车离开。

    我心里有一点奇怪,第一次见她们兄妹的时候只是觉得他们兄妹的关系不算太和睦,想不到那一天看到的只是表面和睦而已,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已经剑拔弩张到这种程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