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林小雨的年纪比我要大,她应该能明白我现在的感受,她对我的回应是:“抱着我就好,不用说话。”

    我们就这么抱在一起十几分钟,肌肤贴着肌肤,我能听到林小雨心脏跳动的声音。

    接着林小雨慢慢地从我身上起来,自己用湿巾处理了泥泞的下体,然后是我的下面。

    林小雨扶住我的老二,用舌头开始温柔地舔舐起来。

    我们才刚做过,老二上面都是湿滑的液体,这种做完之后用舌头来进行清理的服务我已经很久没享受过了。以前的时候张小美为了讨好我一直喜欢这么做,后来我心疼张小美就不让她这么做了。

    让林小雨这样一个超级富二代大小姐做这种事后的清洁工作当然会非常有成就感,尤其是林小雨还是主动的。

    林小雨扶着我的老二,很温柔也很认真地舔着。她连一点地方都不放过,认认真真地舔完之后才对我说:“现在你满足了吧,快把裤子穿上吧?”

    我们刚才是在沙发上做的,而不是在床上。这个房间里面没什么变化,如果不是特别细心的人,应该不知道我和林小雨在这里做过了什么好事情。

    我穿好衣服和裤子,看着林小雨:“你来找我真的就只是为了和我**而已?”

    我觉得林小雨这个女人应该没这么肤浅。前两天和我发生关系也是因为她深爱的前男友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情绪失控而已。现在林小雨的情绪应该是正常的,思维也应该是清晰的。

    那她应该不至于做这么荒诞的事情吧。而且她刚才气势汹汹地杀过来,连陈飞扬也被她奚落了一番,应该是有备而来才对。

    应该是生意场上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这是我个人的基本判断,然而事实是我的判断出了很大的问题。

    林小雨红着脸对我说:“对啊,我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就特别想要,止不住地想要,我试了冥想和瑜伽,可是满脑子都是和你做的时候的画面。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心神不宁,我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用手来解决吧,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刚才做过一次我觉得特别满足,所以我觉得过来找你是一个无比英明的决定。”

    听了林小雨的话,我真的是差点吐血。现在的女人都tmd喜欢不按套路出牌是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我做的把柄会落在别人的手里?”

    林小雨看着我:“这算什么把柄?你的想法真的已经落伍了,我和你都没结婚,最多算行为不检而已,这种事情最多在道德层面构成问题而已。不过你觉得今天这个别墅里面的人有谁能在道德层面抨击我吗?”

    林小雨的话很有道理,判断也很清醒,我确定我是说不过她的。

    林小雨已经穿好了衣服,对我说:“你跟着我走。”

    “为什么?”

    “不然你留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吗?我可不喜欢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

    我额头有一点冒汗地看着林小雨:“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我离开海南了你怎么办?”

    林小雨奇怪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离开海南,你大可以不帮陈飞扬做事来我这边呀。”

    林小雨可能还不知道我是一个高中生的事实,我只是叹息一声:“我还是一个学生,而且寒假马上就要完了。”

    “你少胡扯,离除夕都还有好几天呢,寒假哪有这么容易结束。”林小雨舔了一下嘴唇,“就算你要离开海南,也必须要让我先满足才行。”

    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起来,让林小雨的**觉醒的是我,现在轮到我对这件事负责了。

    我等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也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林小雨既然已经发话了,我又刚刚射在了林小雨的体内。所以我打算听林小雨的话和她一起回去看看。

    至于嫂子那边,就指望陈飞扬帮我应付了。

    我真是头疼,真希望自己有类似分身术之类的法术才好。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我越来越疲于应付了。我其实挺羡慕陈飞扬的,他身边没有固定女友,更没有需要他负责的女人。

    虽然时常在外面买春,但只要是交易,感情上面就不会有什么负担。

    这样不是挺好吗?

    我跟着林小雨上了车。上车之前我看到了陈飞扬严肃的表情,他严阵以待的样子,估计和我之前对林小雨的看法是一样的:林小雨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为之,而是大有深意的行为。

    估计陈飞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林小雨的目的,林小雨的目的就是找我上床这么简单。

    商海的尔虞我诈已经让陈飞扬习惯从更复杂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连我也受到了陈飞扬的影响,从各方角力的角度去思考林小雨的动向。哪里想得到林小雨就是欠操这么简单。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在车上林小雨一直依偎在我的怀里,旁边的助理表情十分怪异,是那种很震惊却要苦苦忍住的表情。我想我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在车内正襟危坐,脸上的表情恐怕一样也很怪异。

    大家都各怀心事,上了车我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小雨,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林小雨说:“带你去我住的地方,刚才玩得不是很尽兴,我想和你多玩一会儿。”

    林小雨的助理根本不知道林小雨说的这个“玩”字是什么意思,我的头上有一点冒汗。

    从听从了陈飞扬的话开始勾搭林小雨开始,我这频率是不是也太勤快了一点,说是夜夜笙歌也不为过吧。

    我看着林小雨:“那个……小雨……”

    车内都是自己人,林小雨倒不用扮作冷酷的样子,林小雨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我:“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看了助理和司机,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有些话我和林小雨私下里说没问题,但是在人前说就有一点微妙了。

    我要是在这里劝林小雨节制一点,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性能力不怎么样吧……

    这种八卦如果流传出去总是让人头疼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