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云琳那边传来得意的笑声,而她也不再用那种骚媚入骨的语气说话了,换成了平时那正常的语气:“其实石处长和陈飞扬的关系很好,石处长现在被双规了,陈飞扬去海南就是躲一段时间的,等风头过了我估计他还会回来d市。他之前那么巴结楼茜还不是因为楼茜家里的关系厉害。”

    云琳倒是把什么都看得通透。

    不过我倒是有一点怀疑起来,陈飞扬在d市想和云家一起拿百亿的项目,来到海南之后又想要和林家联合做人工岛屿。这两个项目加起来,现金的投入少说就要上百亿了吧,陈飞扬真的这么有钱吗?

    能随便拿出百亿的人或者公司,应该在福布斯财富榜上随便就能查到吧。

    一般来说身价和能拿出来的现金是根本不可能对等的。身价五十亿的富商,能一口气拿出五亿的现金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我还有一个怀疑就是从来没看过陈飞扬管理过公司,他基本在各地都是胡吃海喝玩女人。石巧我还经常看她忙于公事,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一般来说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我有时候真的吃不准陈飞扬是一个只知道胡吃海喝的富二代,亦或是其他。

    我的这个疑惑在电话里面得到了云琳的解答:“你什么时候看过王思聪亲自上阵管理公司的?现在国内的顶层圈子自己赤膊上阵的人都很少,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情请职业ceo不就好了吗?公司的管理可以下放,定期找专业的会计事务所做审计,也不怕别人黑你的钱什么的,然后自己只用做大方向的决策不是更好吗?”

    “还可以这样吗?”云琳的话就像是在我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你真是天真呢,小弟弟,我们这个圈子玩法和花样可以远远地超过你的想象。”云琳不客气地说。

    云琳又说道:“你的石巧姐姐最近可是风头正劲呢,连我老爸都说她后生可畏,你什么时候把她干怀孕呀,她要是怀孕了亿万家产还不是你一个人的。”

    “那我还不如搞你,至少你还年轻漂亮呢。”

    一般女人听到我这么说的话肯定会生气,就算是假装生气也要做一下样子,云琳不仅不生气,反而很开心的样子:“你的意思是我比石巧更有搞头对吗?”

    “欸……也可以这么说啦。”

    云琳说:“石巧又吃下了一家酒店……据说她和xx银行的行长上过床才拿到的资金哦。”

    “这种事情你也说是据说了,这种谣言有什么意思?”

    “咦?你不高兴了?那我不说好了。”云琳说,“等你回来还会发现你的楼茜姐姐也大变了样子。”

    听云琳这么说,现在的d市还真是精彩,可惜我现在不在d市。

    但我已经做好了返回d市的打算。

    林小雨这边我已经说清楚了……林小雨也勉强同意了我的离开。

    不过她不同意也没用,反正我还是要回去的。所以我才被林小雨狠狠地压榨了四发。算是分手炮。

    没想到我和林小雨才刚认识就要打分手炮了,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陈飞扬对我的离开当然是无可奈何,他的挽留一点用处都没有。陈飞扬主动表示要给我一笔钱作为谢礼。我自觉没帮到陈飞扬什么事情,反而跟着他蹭吃蹭喝,还白上了不少漂亮姑娘。凭良心说的话,我占了陈飞扬不少便宜。现在怎么好意思还要陈飞扬的钱?

    不过陈飞扬还是让司机把我和嫂子送到机场。

    上了飞机之后我有一点唏嘘,说实话在海南的这十几天真的意犹未尽,如果我不是学生的话,说不定要长留在这里和陈飞扬、林小雨周旋。

    这边的圈子不管享受还是商业项目都玩的很大,格局是小小的d市没办法比拟的。

    ……

    历经2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终于在d市降落。

    下了飞机之后,我感觉到空气都透露着一股阴冷的感觉。这一股阴冷的感觉让我觉得熟悉又陌生。

    在我已经过去的十七年人生里面,冬天几乎都是这样的。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大,也很精彩。

    我已经见识了太多,心里也有了许多自己的想法。

    我和嫂子坐车回到了家里。

    在车上的时候,姑妈一直在和嫂子讲电话,还有一天就是除夕了。姑妈希望我和嫂子去他们家过年。

    我其实觉得有一点烦闷,但是不好表现出来,因为毕竟我也姓曹。站在姓曹这个立场上,姑妈做的事情是完全没错的。嫂子的态度很好,不过还是推辞,但是姑妈的耐力真的是很好,嫂子后面实在推辞不过了就把电话交给了我,让我来应付姑妈。

    姑妈说话真是很有技巧,上来也不和我说主题,而是和我说小时候的事情,说到动情处简直是声泪俱下。我旁边的嫂子表情无比严肃,连前面开车的司机都不断地通过后视镜有奇怪的表情看我。

    结果到了后面基本是我单方面对姑妈的安慰,然后姑妈问我过不过去吃年夜饭,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姑妈会过去。

    姑妈那边果然传来了很欣喜的声音。

    我挂了电话,嫂子对我说:“要去你自己去,我跟着你去算什么?没名没分的。”

    我看着嫂子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倒是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叽叽歪歪了几句,但文不对题,我和嫂子也没什么心情去理这个陌生人。

    没想到从从海南回来d市还不到一个小时就马上搞坏了心情,早知道还不如在海南渡过整个寒假。

    从车上下来之后,我负责提行李上楼。

    进了电梯之后,嫂子的情绪还没变好的样子,我和气地说:“明天我吃一个饭就回来,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姑妈她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好拒绝,你也知道我家里去亲戚已经不多了……”

    我和嫂子讲了一大堆道理,好像已经变成了《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但是依然没什么用处,嫂子依然很不高兴。反正她只是认定了一点:原本和我一起吃团年饭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

    这事我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等它过去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