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我们才出去一个多星期,各种家具居然就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看来有人住和没人住的差别还真的是大。

    明天就是除夕了。

    今天我们正好做辞旧迎新的大扫除。

    刚从外面回来,其实身体还是有一点懒洋洋的,只想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可是如果我不干活的话,谁来干活呢?

    哎,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男人的责任吧。

    家务做得差不了我以为能休息了,嫂子却告诉我要去超市做大采购,年货还没置办呢。

    我有些无语地看着嫂子,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也几乎不可能有亲戚朋友登门拜访,有必要弄得这么麻烦吗?

    我心里虽然有些抱怨,却不敢说出来。如果说出来的话嫂子肯定又有不高兴了,女人不高兴的时候没道理都会变成有道理,何况这本来就是模棱两可的事情。

    虽然我很累,也很不想动,但还是按照嫂子的要求和嫂子一起去了超市。

    或许今次心态真的是不同了,也或许是因为真的我来钱太容易了。嫂子在超市里面买东西的时候根本不看价格,只要喜欢就买。

    回到家里我们把家里大大地布置了一番,然后坐在一起看电视。

    嫂子本来在玩手机,但是手机被我强制地放在了茶几上,这种快要过年的温馨时刻还做低头族的话那也太悲伤了。

    第二天是除夕。

    我早早地起来,先给嫂子做了一顿饭,然后吃了饭才出门。这个安排让嫂子满意了不少。

    各地吃年夜饭的习俗都不一样。我们d市一般是下午四点左右吃年夜饭的。我只要三点左右赶到姑妈的家里就行了。

    在这之前都是我和嫂子的温馨时刻。

    这样一处理,嫂子也就不那么生气了,还亲自送我到了门口,并且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我的小老公真的好帅。”

    其实我也不想和家里那些无聊的亲戚来往,但是不来往又不行。毕竟我已经答应了姑妈。

    我对于血缘亲属的概念很模糊,我小时候成长的时候有很多困难,但是真正帮我的只有姑妈而已。那些亲戚对我嫌恶的眼神我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拼命地告诉自己:曹立,别人可以看不起你,但是你自己一定要看得起自己。

    在去姑妈家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去见张小美。

    我和张小美有十多天没见面了。

    我下楼的时候,张小美已经等在小区的花坛那边了,今天天气不是很好,花坛这边只有张小美一个人。

    张小美穿着橘色的轻薄羽绒服,好像一朵冬日里面的娇花。

    只是十几天不见,我看到了张小美居然有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张小美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或许变得更漂亮了一点。

    “欢迎回来。”张小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神无比治愈。我感觉内心的阴郁完全被张小美的这个笑容融化了。

    我觉得张小美的身上似乎都有阳光的味道,不过转念一想我就觉得是错觉,以前和张小美一起做的荒唐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不管是我还是张小美,都和阳光这个词搭不上边吧。

    拥抱之后,张小美朝着我摊开手,“说好的礼物呢?”

    我摊开了双手,“你已经得到我了,还想要什么礼物?”

    “讨厌!”张小美一下子抱住了我,“人家明明想要礼物的!”

    “如果没有礼物你会生气吗?”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朝着我继续展露可爱的笑容:“没有礼物我也不会生气啦!因为能看到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张小美的笑容纯真自然,让我无比受用,我将藏在裤兜里面的礼物拿了出来,是一条小小的项链。这一条项链花了我八千块,上面镶嵌有水钻。我当时在金店里面看到这条项链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张小美。张小美的气质和美貌正好需要这么一条钻石项链来衬托。

    得到了礼物之后,张小美没有欣喜若狂的表现,反而有一点平静。

    “喂,你表现得高兴一点好不好?这项链我可是大出血才买到的。”我对着张小美说。

    “哦,是吗?我还是觉得看到你比看到项链更值得高兴。”

    我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把项链还给我吧!”

    “那怎么行,你送给我的礼物我绝不退还!”张小美直接将项链挂在了脖子上。和张小美雪白的肌肤比起来,这条项链居然有黯然失色的感觉。

    看来这个价码的项链还是衬不上张小美的漂亮。

    张小美戴上项链之后说:“项链我不是太喜欢,你说这要是带钻石的项圈那该有多好呀,我在老公你的面前跪着学狗叫肯定特别带感!”

    张小美的话差点让我吐血,看来十来天的分别什么都没有改变,张小美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热衷于sm调教的张小美。

    我摸了张小美的屁股一把:“别告诉你下面还带着跳蛋出的门。”

    张小美在我的怀里娇嗔着说:“老公你又没有命令人家,人家哪里敢自作主张啦,人家的身体可是每一寸的所有权都是老公的,老公你不下命令人家没有这个胆子啦!”

    我慢慢撩动张小美的发丝,对于张小美来说,这恐怕就是最动人的情话了吧。和一般人嘴里的我爱你差不多是一个性质。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有什么办法呢,张小美一直都沉迷于这种sm的调教游戏,现在连身心都沦陷在我的手里了。

    张小美一直舍不得我离开,一直跟着我走了好长一段路。

    我倒是想带张小美去姑妈家里,但是一听说要见长辈张小美马上就慌了神。红着脸就跑开了。

    我去的时候姑妈家里已经有很多亲戚在了,看到我之后姑妈显得很激动的样子。不过我冷着一张脸和谁也不亲热。

    今年的年夜饭也没什么温情的感觉,例行公事地吃过饭我就找姑妈告辞了。

    亲戚家其实也有两个和我差不多同龄的小孩,虽然大家都姓曹,不过我根本没和他们交流的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