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我有略微的迟疑。

    嫂子马上说:“你果然不敢打陈飞扬的电话是不是!”

    “不是,陈飞扬的钱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赚,他总是要我和一个女人上床,让我去陪他的生意伙伴上床,那你让我怎么办。”

    “啊?陈飞扬就让你干这种事,那我们不能答应他!你又不是鸭子!”嫂子说,“真是看不出来,他那么道貌岸然,暗地里居然喜欢做这种勾当!他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他把你当做什么了?”

    对比嫂子的生气,我反而显得很平静,因为我对陈飞扬这个人早就有预期了,“陈飞扬这个人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的,和女客户上床算什么?你不知道他做的那个项目有多大,和这个项目比起来,上床只是一件小事。”

    嫂子看着我:“以后都不许你和那个陈飞扬联系了!你的三观我感觉都被他那个人带歪了。”

    说到这里我乖乖的闭上嘴,搂住了嫂子的腰肢,嫂子的呼吸慢慢变得沉重起来,今天晚上看来也要加班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姑妈打过来的,这个电话打破了我和嫂子之间旖旎的气氛,我接了电话,姑妈在电话里问我为什么刚才不在家,然后又和我说了一大通人生的道理,接着让我搬到她家里去住,说有时间照顾我,而且我在她家可以认真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什么的。

    说得我是一阵一阵的无语,我直接说不想去,姑妈问我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我想了半天,连一个像样的理由也找不出来,只好说这个问题我会继续考虑的。

    等我回过头来,嫂子已经上了床,我马上跑到床上去,在嫂子光滑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结果嫂子的脚踹了过来,踹着我的肚子上,嫂子重重地哼了一声:“你姑妈要烦我们到什么时候?”

    嫂子的话有着分明的怨气。

    “那我有什么办法呢?姑妈她是为了我好,还算是我为数不多的血亲之一了,我总不能抽姑妈一巴掌说你不要管我了对吧?这样做未免也太不识抬举了。”我躺在床上捂住自己的小腹说,“啊,我已经被女侠你弄得受了内伤,恐怕下辈子都要瘫痪了,女侠,你要负起照顾我的责任!”

    嫂子转过身去:“你瘫痪了,我干嘛还要你?我要去找我的大帅哥了。”

    “居然敢说这种话,是我对你的调教变少了吗?”

    听到调教两个字,嫂子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兴奋了起来。

    “在海南的时候,什么玩具都没有,今天回来了,我们要不要试试那个吧。”

    在桌子上放着一串珍珠,这珍珠是后庭拉伸专用的情趣用品。

    ……

    第二天才早上7点半,张小美就给我打个电话,约我去晨跑。

    我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后将电话关机,一直睡到中午12点半才醒来。

    嫂子比我醒来得更晚,醒来之后脸色无比憔悴,没睡好的样子,嫂子说自己的腰没力气走路,上厕所都是我抱着去的。

    我做了两份简单的午餐,吃饭的时候和嫂子也坐在我的腿上,象婴儿一样每一口饭都是我喂食的。

    吃过饭之后,我终于想起张小美了。

    而嫂子和她的闺蜜之间还有一个下午茶,出门之前嫂子花了一个小时来化妆,我心里有一点奇怪,既然是闺蜜之间的约会,也没有什么外人,为什么还要如此认真的化妆呢?

    嫂子说你不懂。我太不懂女人的攀比心。

    嫂子化妆的时候我给张小美打了一个电话,张小美在电话里面极度生气,告诉我,至少有三天不想理我了,因为我不仅挂电话,还关手机。

    我只好说:“我睡迷糊了,现在想要给张小美小姐道歉认错。”

    我这么诚恳的道歉态度,张小美也不好耍什么脾气,只是说:“你这个人每次道歉都特别诚恳,但是事后又犯同样的错误,知错不改那有什么用?我不管今天反正不想见你了!”

    我在张小美那边听到隆隆的声音,“你该不会在打麻将吧?”

    “呵呵,过年打一打麻将有什么问题?”说完张小美就挂了电话,大约是想让我也体会一下被人随便挂电话的感觉。

    我今天的计划原本是和张小美约会的,既然张小美去打麻将,那么剩下的时间我就自己支配罗。

    我在家里看了一会电视,只觉得百无聊赖,然后又打了一会手游,更加觉得无聊,于是我试探性的跟赵旭东打了个电话:“赵总,你现在在干嘛?”

    赵旭东说:“我现在无聊着呢,你找我有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也同样的无聊,想和赵总您汇报一下。”

    “好了,你不要和我耍嘴皮子了,找个地方,我们哥俩出来喝喝酒、聚一聚。”赵旭东爽快地说。

    “不是吧,昨天你才喝得差不多了,今天又要喝酒?”

    “酒量这个东西都是练出来的?我爸对我说过,他以前一沾白酒就醉,现在还不是能喝一斤半,我们以后出去后如果不能喝酒,岂不是被别人要看扁吗?”赵旭东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他以后肯定会继承家里的生意,练一练酒量对他来说是没有任何坏处的。

    但我为什么要喝酒呢?

    我没训练酒量的计划,也没有值得喝酒的悲伤事情。

    赵旭东说:“我其实有一点苦恼……”

    “什么苦恼?”我问。

    赵旭东在电话里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愿意说具体是什么苦恼,弄得我有一些冒火:“你怎么扭扭捏捏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赵旭东这才勉强地开了口:“我这不是……还是处男吗?就想请你支一点招……”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这个年纪说不想女人的身体那肯定是太监,赵旭东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现在的高中生在外面乱玩的也有不少。莫非是赵旭东有想法,而他的那个女朋友却对他严防死守吗?

    “这我也没什么办法,不如去嫖吧。”我回复赵旭东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