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我们当时的确是签过一个契约,连石巧也一起有份,但我从来没把这个契约当一回事。

    听安安的语气她好像是认了真。我在安安白皙的脖子上慢慢的亲吻起来,她再也无暇顾及那些散落的sm道具,被我直接推倒在床上,和我肆无忌惮的亲吻起来。

    她的胸部很大,在我的手掌揉捏下被挤压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安安咬着我的耳朵说:“老板,能让我先洗个澡吗?洗完澡再为您服务。”

    我从安安的身上起来,看来今天角色扮演的游戏是要进行到底了。

    安安去洗澡的时候,我独自躺在床上,下面是一柱擎天,我偶尔也撸一下,心想赵旭东不知道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这会是赵旭东人生中第一个女人,事后一定要和赵旭东好好交流一下做大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安安洗澡的速度不是很快,简直可以说是慢条斯理,我等了15分钟安安才从浴室里面出来,出来之后身上只裹着一层浴巾。

    那一条繁重的礼裙已经扔掉了,她将头发简单的盘起来,然后来到了床上,四脚并用的爬到了我的面前,有些哀怨的说:“你最近怎么都不来看我?”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最近去了一趟海南,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在那边也遇到了一些事情……”

    我想了想决定在这个女人面前不用有什么保留,我说:“在那边还遇到了陈飞扬。“

    “陈飞扬去海南做什么?”安安惊奇地问。

    “谈生意吧?顺便避难。那个被抓的石处长不是和陈飞扬有什么关系吗?陈飞扬肯定给了石处长不少钱,然后石处长这边被查陈飞扬就正好离开去避风头。”

    “这样啊……”

    “在那边陈飞扬又弄了一个很大的项目。”

    “有多大?”安安好奇地问。

    “填海造岛,七八百个亿的项目吧,陈氏集团集团和另外一家争夺这个项目的合作机会,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大概知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反正商业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

    安安皱眉头说:“那这可是真的很大的生意了,这么大的数额应该是国家级别的生意吧?”

    “谁知道呢?陈飞扬在那边,得也是风生水起,带我去玩了不少女人……”

    听到这里安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在我胸口捶打了好几下,“你这个人真讨厌,不说这个事情就不行吗?人家会吃醋的啦!”

    这个40岁的女人在我怀中展现出了惊人的媚态,简直比张小美撒娇的时候还要柔媚,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女人味吗?

    安安是我上过的女人里面最有女人味的一个,毫无疑问,甚至没有之一。

    “我这不是对你坦白,把什么都告诉你吗?”

    安安听了我的话之后,表情缓和了不少:“那你在海南和多少个女人上过床?”

    “3到4个吧?都是陈飞扬找来的模特,我跟着陈飞扬一起出去,你说如果我什么都不干,也太不合群了吧?陈飞扬在那边见了不少老板,还谈了不少事情,不过最重要的就是这个项目,陈飞扬对这个项目很热心的样子。”

    安安说:”陈飞扬家真的有这么多钱吗?这个项目可不是一般的小数目。”“

    “云琳对我说过陈飞扬家是官商勾结的典型,钱的事情根本就是小事情,就算手中拿不出这么多钱,也可以去银行借。银行基本都会为这些二代们大开绿灯,想做什么都简单无比。最搞的是陈飞扬让我去勾引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这个负责任是女的?”

    “对啊,才20多岁,姓林。”

    安安这次到没生气:“你说的应该是广东林家的女儿吧。”

    “哎,你听过?”

    “林家很有名的,她们家是开国元勋,在港澳台地区拥有的能量都难以计量,更不用说内地了。这种女人,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她比较好。”

    “你这话可说晚了。因为我已经招惹过了。”

    安安这下有些紧张的起来,“你是笨蛋吗?陈飞扬让你去你就去?”

    “不是……我跟你说,这件事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人家可能就把我当做解决**的玩具了,那个女孩子喜欢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所以要找我发泄一下,就这么简单。”

    “曹立!你怎么还不懂得上过床之后,男女之间的关系就不一样了呢?可能之前对你没什么感觉,和你上过几次之后对你就有莫名的情愫了呢!”

    安安刚才说的话,我对赵旭东也说过。

    男女之间只要上过床,那关系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这是确确实实的。

    我在安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好啦,这种事情我自有分寸的。”

    “哼,你有分寸,还和陈飞扬那种人搅在一起整天在外面玩嫩模吗?不是觉得人家老了?”

    我摸摸安安的肚子,”你不是说还要给我生个儿子吗?什么时候生?”

    “讨厌!我才不给你生,你要生找石巧生去!”

    “哦,今天的态度这么娇蛮吗?”

    “我才没有娇蛮呢。”安安转过身去,将后背留给我,我的手指在安安的后背上划过,感受着她脊背清晰的走向,她的肌肤十分嫩滑,根本就不像40岁的女人。

    “话说你最近没有遇到什么不顺的事情吗?”我问。

    “就是遇到了也不告诉你哦!”

    “今天特别会顶嘴呢。”

    安安继续顶嘴说:“那又怎么样!”

    “自己选怎么惩罚你吧,居然敢这么和主人说话。”

    安安这时候愉快的转过头来,脸上全是高兴的表情:“我想被主人捆起来,然后戴上眼罩,还有口球,接着被主人打屁股,然后狠狠地插入身体,最好是一点润滑都没有,就这样直接干进去,痛死我这个顶嘴的贱**才最好!”

    我摸了摸安安的双腿之间:“喂,你明明已经洪水泛滥了,现在告诉我说没有润滑不太好吧?”

    安安说:“我不管呢!我就是喜欢主人,嘻嘻。主人快把我捆起来操。”

    安安现在说话淫骚入骨,和刚才在外面的高贵典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就算又骚又贱,她也只在我的面前才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