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捆女人的手法我有一段时间没用过,居然有一点点生疏,安安不太喜欢龟甲缚,而是喜欢同手同脚捆在一起,然后不能动弹的那一种感觉。

    这种拘束的感觉,我看了之后都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安安甘之如饴。其实这种事情只要她喜欢就够了,我倒是没什么讲究,只要她开心就好。

    因为太久没做过的关系,安安的反应非常强烈,不一会儿就哭着叫主人,过一会又开始叫爸爸了。

    叫爸爸算是我的个人恶趣味,我很喜欢在**的时候让女人叫我爸爸,这样我会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快感,这种快感是心理上的,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征服感吧。

    安安因为被捆起来,所以能用的姿势很有限。

    我先在安安的前面干了很久,安安的腔道里面非常火热,40岁的女人腔道早不如少女那么紧致,安安又生过孩子,更是谈不上紧凑。

    但里面的温度真的很高,插进去的前三秒钟,我居然就有差点要射出来的感觉,还好我强行忍住了,又通过控制节奏真正稳住了局面。

    如果插进去三秒就射在里面也太丢人了,安安被我干得流水潺潺,下面的水一阵一阵的往下流。

    这时候我叫老二退了出来,上面湿漉漉的,有着一层水光。

    接着我对准了安安的后门,安安还回过头来,柔情似水的看着我:“那里刚才已经洗过了,就知道你喜欢。”

    我的老二硬邦邦的,轻易地抵住了安安的后门。然后入侵到了里面,安安发生了比刚才大很多的惊呼声。

    这里面的紧凑程度要比前面强太多了,腔道就像一只小无孔不如的小手时刻不断地挤压着我的老二,没过多久我就要射精的感觉。

    我不喜欢射在后庭里面,而且射在后面如果不及时清理的话,很容易滋生细菌,滋生细菌的后果就是拉肚子。

    这一点是我的个人经验,一般没玩过后庭的人不会知道。

    我将老二把拔出来,想要射在安安的嘴里,这种插过后庭花的老二射在嘴里,然后逼着女人吃掉精液的感觉,感觉特别堕落。不过一般女人都接收不了就是了。

    张小美算玩得很开放了,也接收不了玩过后庭花的老二再放到她的嘴里,哪怕是刚才带过套都不行。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安安能满足我。

    安安用最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我,“射到我的子宫里面好吗?”

    我于是打破了既定的计划,直接刺入安安的前面腔道,几个冲刺之后,将生命的精华全数喷洒在了她的身体里面。

    我和安安同时到达了最后的**,两个人都一起喘息着,安安的身体轻轻的抖动着,不仅身体抖动,里面的腔道也有节奏地收缩着,显然她刚才已经到达了极乐世界一般的**,甚至有一点翻白眼。

    过了两三分钟安安才回过神来,搂着我说:“这下我真的可以帮你生个儿子了,告诉你哦,我今天可是危险期!”

    听到安安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一点古怪的感觉。我们相差这么大的岁数,她做我的妈都够了,难道真的要给我生一个儿子吗?

    不过转念一想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处理好的,肯定不会让我觉得为难,如果说我唯一对一个女人有信心,那就是安安。

    我在安安的侧脸上亲吻了一下:“如果你想生,那就生下来吧,反正我是会负责任的。”

    安安的脸变得很红很红,甚至红过了少女,“你怎么这样嘛?”

    安安大约是想要看我说不让她生孩子的严肃样子,没想到我的反应会是如此的温柔,我在安安的脸上又亲了一下,“傻瓜,我是真的爱你呀。”

    我说的只不过是漂亮话,但安安很吃我这一套。

    脸变得更红了,一双眼睛转向我,甜的好像要滴下蜜来,“你说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大的年龄差距,那该有多好啊!我说什么都不愿意放手把你让给别的女人,我要告诉你,即便你有别的女人,那我也是正宫太太!”

    “这个……”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年龄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

    “我生我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哎……”

    气氛一下子似乎就变得沉重起来,我将安安身体上的绳子慢慢解开,被捆过的地方有红肿的痕迹,我慢慢揉捏起来,这样可以活血,有助于消除那些痕迹。

    安安搂住我的身体,享受着我的抚摸,她轻轻地看着我笑:“我们等下还要做一次才行,不!一次不够,至少还要做三次!这样的话才能确保我能真的怀孕。”

    看着我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安安说:“好吧,其实我有装避孕环,怀孕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你说我要不要去把避孕环拿下来?”

    “随便你啊,你怎么着样我都好。”

    “你这个人真是越来越犯规了,你这样随便哪里还像奴隶和主人?你这样宠我,以后要是不宠我了,我要怎么办?我年纪已经越来越大了……”安安又开始变得焦虑起来。

    我搂着她的身体,“那你今天晚上想要晚上想要几次?”

    “越多越好!”安安露出了一排漂亮的银牙,“如果我真的给你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会不会变成一种纽带,从此你就不会舍得抛弃我了?”

    “拜托,就算搞出小孩了,然后又不愿负责的渣男还少吗?渣男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对吧?但是对那个孩子来说却非常不公平。”

    安安说:“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未必吧,渣男说甜言蜜语哄女人开心,可都是有一套的,你最好自己警惕一点。”

    安安说:“那我可不管!你是主人,主人规定奴隶要给主人生一个儿子,奴隶就必须生一个儿子,如果生出来是一个女儿,那就要继续怀孕,直到生出儿子为止!”

    我亲吻了安安的额头一下,“现在过去多久了?90分钟应该到了吧?”

    安安说:“你放心,我给你的朋友今天开的是包夜,嘻嘻。你今天一整晚都是属于我的,曹先生,你今天注定是跑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