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我笑起来,揉了揉安安的头发:“你这未免算计的也太好了吧?”

    安安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我的老二,老二在安安的手里慢慢变得坚实。

    安安说;“你好不容易来才来看人家一次,人家怎么能轻易的放你走?你那个朋友叫我给他安排的可是我们这里技术最好的小姐。”

    “你这样不好吧,我那个朋友可是处男,你安排一个技术特别好的,那他不是三秒缴枪?”

    安安冲着我笑起来:“我就是这么坏,怎么样,有种你休了我呀!”

    “这种事我承认自己是做不到的,但是惩罚你还是可以的,把屁股翘起来哈。”

    安安高兴地在床上把屁股翘了起来,然后将鞭子用嘴巴衔起来递到了我的手里,就像一条求欢的母狗。

    “主人终于要打人家的屁股了吗?呜呜。”

    我其实挺喜欢和安安上床的,她很懂事,也很懂得取悦男人,和她在一起不会有尴尬的时候。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很开心。

    但是我也知道,如果长久在一起的话,那就不完全不一样了。

    做这种露水情人,只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示给了对方,如果真的整天在一起,那不好的地方也会暴露。生活中有磕磕碰碰,那也在所难免。

    我和安安的感情就像是在云端的棉花糖,如果跌落到了地面难免会沾染上泥土,呵呵,到时候会变得怎么样呢?

    谁也不知道。

    我几乎一整个晚上我都在辛苦奋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10点了,还是赵旭东的电话把我吵醒的。

    赵旭东问我:“你醒来没有?醒来的话我们可以回去了。”

    我摸了摸身边的安安,安安还在安睡,看到我好像要起来又搂着我的身子,说:“不嘛,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儿。”

    我说:“可是我的朋友一直在大厅等我了,如果不下去怎么应付?”

    “好吧……”安安松开了我的脖颈,很撒娇地哼了一声。显得很不甘心的样子。

    我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我先把我朋友送回家,然后再来找你好吗?”

    安安这才转嗔为笑,”那人家下午等你,其实我早就醒了,就是舍不得你嘛,就喜欢抱着你年轻的身体,好像自己也回到年轻时代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后整理了一下衣装,又在洗手间里面随便刷了个牙洗了一把脸,然后才出现在大堂里面。

    赵旭东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玩手机游戏,看到我了之后表情也很平常,“哦,你来了。让我们回去吧。”

    才经历过一个令人激动的夜晚,赵旭东从处男毕业成了男人,怎么会反应这么平淡呢?

    我觉得这有一点不对劲。

    赵旭东至少应该反应的更加激烈一点才对。我和赵旭东一起走出了大堂,我问:“昨天晚上怎么样?”

    赵旭东憋了很久才说了两个字:“还行。”

    “老兄,你这种态度我们就没法交流了,对吧?你昨天遇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长头发、大概1米7。”

    “除此之外呢?”我问。

    “长的也挺好看的,人也挺好的。”赵旭东的回答还是言简意赅。

    “喂,你就和我说这些吗?你们具体是怎么玩的。“

    赵旭东看着我:“这是我属于我个人**好不好?”

    “你这不是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赵旭东看着我,露出无奈的表情:“那你想我和你说什么呢?”

    “昨天晚上你们玩的什么招数?”

    赵旭东奇怪地说:“不就是你帮我点的27项服务吗?什么冰火、什么毒龙钻,每一个都来了一个遍……”

    听赵旭东这么说,我都有一点羡慕了,真的有这么多花样吗?

    “那个小姐姐温柔吗?”

    “是挺温柔的,但我一开始的表现不是太好。”赵旭东露出苦闷的表情,“一开始怎么都硬不了。”

    我安慰说:“这也没什么吧,第一次很多人紧张突然硬不起来。”

    赵旭东接着说:“我和那个小姐姐聊了一会天,总算是硬起来了,然后各种服务怎么冰火、毒龙钻,弄得我是欲罢不能……”

    “还有呢?”我听得兴致勃勃。

    这种男人之间的交流其实是最有意思的了。

    “我最厉害的事情还没说呢,最厉害的你知道是什么?昨天那里的一张床上面有一个铁栏杆,你发现了没有?”

    床的两侧的确有个铁架子,就像一个单双杠造型一样,我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赵旭东说:“那个小姐姐用,一条绸缎缠住了铁架子,然后坐在那个绸缎上面荡秋千,然后又玩了一手倒立,倒立之后把我的老二吞了进去……简直像玩杂技一样!”

    赵旭东说的这花活我还没试过呢,马上就有了浓厚的兴趣。

    赵旭东说:“小姐姐玩到**的地方,那一块绸缎又开始旋转起来,简直是螺旋升天!爽到爆炸!”

    赵旭东说的这种招式我还没有玩过,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什么冰火、毒龙这些我早就试过了,至于这个好像杂技一般的招式螺旋升天,好像很带感的样子。

    赵旭东说:“我总算知道男人为什么要出来嫖了,如果是家里的女朋友,谁会跟你玩这么带劲的招式?女朋友恐怕毒龙都不会给你玩!”“

    “你觉得毒龙很有意思吗?”我问。

    一旦打开了话匣子,赵旭东又变回那个我熟悉的赵旭东了。

    赵旭东说:“那当然有意思啊!我总算体验到了那些基佬的快乐,小姐姐的舌头插进菊花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升天了!”

    说到这里赵旭东拍着我的肩膀一下说:“这种招式以后千万不要随便用,搞不好性取向就会发生问题!”

    他的样子反而像一个老司机,赵旭东又看着我说:“你昨天晚上遇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小姐姐呢?”

    “就是那个安经理啊,你不是看过了吗?”我说。

    “你少鬼扯了,人家那一套衣服是gucci的,一套衣服至少2万起步!怎么可能做这种勾当。”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你说的是实话却要被人怀疑是在扯淡;而你明明在扯淡的时候,他们又会当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