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我和周舟做了两次,一次在沙发上,还有一次在床上。做完之后,我们躺在一起,周舟的脸色很红润,全是得到满足之后的幸福表情,我其实也很满足,看她能这么多次**,心里的成就感无与伦比,心想要是每一个女人都像周舟这么好搞定的话,那我的日子不要太轻松。

    “那个……你觉得我这个人是不是很坏?”我问周舟,“背着小美还和你勾搭在一起?”

    “你?你也没你自己想的那么坏了,我们只是炮友而已,又不涉及感情。何况小美不是不知道吗?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周舟说。

    “可是张小美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周舟看着我:“我以前怎么都没发现你这个男人婆婆妈妈的?”

    周舟从沙发上慢慢地起来,看着我们用过的两个套子,说:“你放心,曹立。我是永远都不会叫你对我负责的。你只用给我爽就行了,如果你不能给我爽,那你才是真的死定了!”

    我知道周舟心里未必真的是这么想的,她这么说和她所有的虚张声势一样,都是不想我有压力而已。

    说真的,我很感激。

    从云琳那里得到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

    而陈飞扬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陈飞扬在电话里面苦笑着说:“老弟,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海南真的是独木难支。”

    “嗯?”我也笑起来,“老哥你玉树临风,还有你搞不定的事情吗?我绝对不信。”

    陈飞扬的语气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老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过来帮我?我觉得你特别厉害,给你八十万一年怎么样?”

    陈飞扬上次给我开的价码是四十万一年,现在直接翻倍。可见陈飞扬对我的看重。

    “老哥你这样的话我会觉得自己的奇货可居的,你一下子翻一倍,那我肯定不答应你呀,我总希望你再给我翻倍对不对?”

    我没想到陈飞扬居然说:“一百六十万我咬一咬牙也能答应,只要你答应过来帮我。我这个人最重感情的,和老弟你特别合得来。”

    陈飞扬的话这下子算是把我逼到悬崖边上了,我也不能用开玩笑的口吻来回应他了,“这个……我还是学生,要不等我高中毕业了再说吧。”

    云琳那件事我已经明白了,陈飞扬是摆了我一道。如果我真的挺他的去勾引云琳,那肯定会死的很惨。陈飞扬这个人跟着他一起吃喝嫖赌没什么,但是交心就不必了。

    我们注定只能做酒肉朋友。

    陈飞扬在电话里面迟疑了片刻,“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只好尊重你。”

    “老哥你什么时候回来d市?我请你吃饭。”我不是在说客套话,我和陈飞扬出去玩过这么多次,都是陈飞扬出钱的,我心里早就已经过意不去了。就像是我和赵旭东去网吧打游戏,每一次都是赵旭东出钱一样。何况我和陈飞扬的关系还没好到这种程度。我虽然没陈飞扬有钱,但是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陈飞扬说:“海南这边的项目也得谈,我恐怕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能回来。”

    “那可真是遗憾。”

    接下来我又和陈飞扬客套了一阵子才挂了电话。我觉得我和陈飞扬都很虚伪,但大人的世界里面,这种虚伪是维持和气的必要事物。

    陈飞扬的钱我不想拿,有句话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如果我拿了陈飞扬的钱,那一定要帮他做事,说不定还要返回海南呢。

    海南就是一个大的泥潭,有真龙,也有泥鳅。是真正意义上的龙蛇混杂之地。

    搞不好陈飞扬又逼着我和哪个女人上床……如果是美女那还好说,如果是一个五十岁、两百斤的肥婆呢?

    我难道也要捏着鼻子去上?

    我的人生理念是及时行乐,有得爽就赶快爽。什么奋斗、拼搏这样的词汇都和我什么关系。

    至于牺牲这样的词汇,我一点都不想扯上关系。

    海南那边唯一让我觉得烦恼和记挂的只有林小雨而已。其实我的心里也有这么一个疑问: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林小雨其实又联系了我一次,知道我已经回到d市之后,林小雨显得很无力的样子,连和我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淡漠起来,很明显在不高兴。

    但我和林小雨本来就没未来可言的,就算我去海南这一点也不会改变。我在石巧那里曾经听过一个段子,说的是有一个小流氓碰巧搞上了省委副书记的女儿,还搞到怀孕了。

    小流氓以为只要稳住女方就飞黄腾达了……

    实际呢,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还给扔在了街上,第二天就消失在这个城市了,五年都不敢回自己的老家,他要敢回来可就不是打断一条腿这么简单的了。

    圈子和圈子之间的鸿沟并非不可逾越,但至少你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行。而且这世上也少有电视剧里面那么真挚、牢不可破的爱情。

    我不去海南,陈飞扬也应该快要回来d市了,海南那边的项目不过是陈飞扬无心插柳的时候发现的,实际上他的主要战场还是在d市。

    安安已经和我说过了,陈飞扬最多一个星期之内就要回来d市了。石处长那边的法律程序已经快要走完了,陈飞扬一点都没有受到波及,可以说是安然无恙。现在他居然还对我说不知道归期,可见陈飞扬他这个人嘴巴里真的没几句实话。或许只是针对我吧,他一直对我的防备心都很深。

    我其实也差不多,我对陈飞扬也同样有强烈的防备心。比起陈飞扬,我更喜欢和云琳打交道,云琳至少有一点好:那就是爱恨分明。喜欢或者讨厌都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不用费尽心思去猜云琳高不高兴,有没有什么微妙的想法之类的。

    我和陈飞扬相处很累,和云琳相处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不过也很头疼就是了。

    总之,这个圈子里面混的人,没有一盏省油的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真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