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我从黄薇薇的嘴里还能闻到一点精液的味道,后面的电影食之无味。

    我其实很想脱了衣服,和黄薇薇真刀实枪地干上一场。但是我并没有黄薇薇的胆量,只因为周娜坐在前面我就变得顾虑重重。

    从电影院里面出来之后,我觉得自己都快要炸裂了。

    黄薇薇倒是看不出和之前有任何的不同,只是脸色更加红润了一点。

    “唔……薇薇。”

    “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以前那样是不行的,我要让你记得住我,就必须和别的女孩不同。”黄薇薇说,“如果以张小美和萧月宸做敌人的话,我就不得不另辟蹊径。如果再和以前一样被你压在桌子上像个傻瓜一样那你一定不能体会到我的价值。”

    黄薇薇认真地说着话,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专注,但对我来说要点完全不在这里,而在于黄薇薇的思想。

    “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黄薇薇指着我说:“我人生里面受到的最大刺激基本都是从你这里得来的,你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我的确没考虑过黄薇薇的想法,在进电影院之前我还在想萧月宸的话,觉得黄薇薇是一个特别好摆平的女生。

    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这天底下的女人,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但我还不至于为了忘记萧月宸说的话,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摆平黄薇薇,至少要把我的钥匙插入她的锁孔,将她的锁打开之后,才能说这样的话。

    我相信萧月宸的判断,她的判断总归是不会错的,我霸道地牵起了黄薇薇的手,黄薇薇的脸色明显变得兴奋了起来,大概是认为自己的努力终于收到回报了。

    其实只是我只是因为萧月宸的话而做出了相应的对策而已。

    这么想其实黄薇薇也挺可悲的,我对这个女孩到底有感情吗?我自己也说不准,我对她可能有喜欢的感情,但是绝对说不上爱。

    黄薇薇对我来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炮友。

    我拉着黄薇薇来到了小旅店开了一个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黄薇薇马上就抱住了我,和我热烈的亲吻起来。

    黄薇薇刚才吃过我的精液,我对这件事还是有一点抵触的。我想一般正常的男性都不会喜欢吃自己射出来的玩意儿。我总觉得黄薇薇的嘴里还有残留,虽然多半是我的心理作用。

    以至于接吻的时候我有一点心不在焉。

    黄薇薇笑起来:“你是不是嫌弃我刚才吃过你射出来的东西?”

    “嗯?我没有!”我死皮赖脸的不承认。

    “有就有,我不会介意的好吗?”黄薇薇她在我面前蹲下来,又将我的老二解放了出来,然后把我的老二含了进去。

    黄薇薇她的长相,非常幼稚,看着她蹲在我面前吞吐老二的时候,我有种在干初中生的感觉,这感觉就像是在犯罪一样,不过也有一股另类的刺激感觉就是了。

    黄薇薇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用含糊的声音问:“这样舒服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在床上坐了下来,然后黄薇薇继续激烈的在我的老二那里吞吐着。

    黄薇薇卖力的想要让我觉得快乐。

    她的努力很快就收到了回报,我的老二变得硬如坚铁,我将她压在床上,黄薇薇愉快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甚至比我还要主动。

    在我的老二刺入她的身体之后,黄薇薇长舒了一口气,说了一声:“真好,好怀念这样的感觉!”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单纯的需要和被需要,我是被黄薇薇需要的存在。

    我动起来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多好,黄薇薇说:“你不用太顾忌我,只要你高兴就好了,我都承受的住。”

    如果我太快了黄薇薇肯定会有痛感。

    但痛未必是一件坏事,有的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这种痛苦混合快乐的感觉。

    我其实有很多话想对黄薇薇说,但是话到了嘴边就说不出口了,有些话实在太高高在上了,黄薇薇现在被我压在身下,和我做这种原始的事情,实在没办法对她进行说教。

    毕竟我又不是周娜。

    黄薇薇喘息着对我说:“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被你按住的感觉。”

    我握住黄薇薇的胸部,一次一次顶在了她身体的深处。黄薇薇突然笑起来,而且笑的越来越大声,这笑声后来甚至有一点疯癫。

    黄薇薇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吧?

    我问黄薇薇:“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因为痛呀!”

    “痛,你不应该叫出声来吗?为什么要笑?”

    黄薇薇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痛的时候就掉眼泪,等着你帮我吻干眼泪的话,你是不是还会一样瞧不起我?”

    “你这话真是无从说起,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瞧不起你!”我真心实意地说。

    “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只是够不上爱的程度。”

    “至少不如对张小美那么喜欢,对吗?”黄薇薇问。

    我沉默了,不想在这样的问题上骗她。

    “你看你现在不说话了,我果然还是比不上张小美对吗?所以我想明白了,哭的话你还是会很痛,所以我宁愿选择笑!你知道吗?面具戴在脸上,久了就摘不下来了,如果我一直在痛的时候笑,那说不定痛也会变成奇妙的快感!”

    黄薇薇说的话让我有一些心疼。

    黄薇薇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肯定想过很多关于我的事情,只是都没对我说过。

    这么看来,我一直是自己觉得自己很聪明,实际上那个最蠢的就是我曹立。

    我射在黄薇薇的身体里面之后,和她一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

    黄薇薇又主动趴在了我的身体上,将我的老二含进嘴里。

    老二上面还有一些残留的体液,但是她完全不在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讨好我。

    黄薇薇对我说:“我还想再开怀大笑一次,可以吗?”

    听黄薇薇这么说,我心疼的感觉更加剧烈,就像有一把刀,一刀一刀割在我的心脏上面。

    可是我又能为黄薇薇做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