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我认真地看着萧月宸。

    萧月宸说:“我让你做的当然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是你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也不会找你,这一点分寸我还是有的,请你放心。”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不用拐弯抹角,直接说不就让我帮你做什么吧。”

    萧月宸从手里拿出来一个看起来很精密的仪器,就像是从耳机里面拆出来的零件组合在一起的集合物。

    我正心里想这是什么东西,萧月宸说:“这是我自己做的窃听器,有效范围在3000米之内。这个窃听器用的电池我可是大花了一番周折,这么小的电池不好买,我看了很久才在淘宝上找到相关的电池,可以连续工作120个小时。”

    萧月宸将这个东西交给我,“你能想办法把这个东西放到祁老师的家里去吗?”

    我觉得萧月宸简直是在和我开玩笑,“我和那个祁老师又不熟,怎么能把这个东西放到她家里去?”

    而且萧月宸做的这个东西,简直就是间谍级别的窃听器了。

    真不知道她一个高中生怎么做出这么精密的东西出来的!

    萧月宸认真的看着我,“我只有这么一点小小的请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还是说,曹立你真的是这么的没用?”

    “你就把我当做一个没用的东西吧!”我看着萧月宸,“一旦你觉得我有用,那就是我陷入危险的时候,王校长和单柔的事情可都还历历在目呢,现在你又想把我卷入这种奇怪的事情里面,你多少也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你的感受?”萧月宸稍微挑了一下眉,“我觉得一点都不重要,你自己觉得呢?”

    我看着萧月宸说:“你这样未免情商太低了一点,就算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也不应该嘴上说出来呀,这样让我怎么做人?所以现在我生气了,这个事情我不能答应你,如果答应你了,我一定就是在害你!”

    “害我?”萧月宸露出疑惑的表情,“你知道吗?如果不能做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我就会特别抑郁,有的时候会想伤害自己,有的时候会想伤害别人,比如曹立你。”

    “我现在可以理解为萧月宸小姐你正在威胁我吗?”

    “对呀,没错,我就是再威胁你,你要怎么办呢?”萧月宸这么说我还真是拿她没什么办法。

    “我不管了,反正这件事我是不会做的,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底线。”

    听我这么说,那个窃听器又被萧月宸装回自己的口袋,萧月宸很平静的看着我,“你连这么一点微小的忙都不帮我?我原本还以为我们是朋友的。”

    “朋友?我们哪一点志同道合?明明每一次都是你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萧月宸没要否定我的话,也没有肯定我的话,只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被她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于是干脆转身就走,到了书店门口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萧月宸还在原地,还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萧月宸这样的人肯定会特别执着,得罪了这样的人,一定会很难受。

    我这人一向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我的心这时候咯噔了一下,心想要不成全一下萧月宸?

    于是我又走到了萧月宸的面前,看着我走回来,萧月宸的脸上依然不悲不喜,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会发生一样。

    “喂,我和祁老师都不认识,你让我怎么把这东西装她家里去?”

    “你可以和周娜一起去。”萧月宸说。

    “那用什么样的原因呢?难道用周娜的男朋友的由头?你不要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好吗?我根本就没有去祁老师家里的正当目的。”

    萧月宸说:“只要你答应我,这一切我都会帮你安排好,你愿意答应我吗?我在后方帮你运筹帷幄,你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狗屁!上次偷窥王校长我就差一点就被发现了,你不是一样说安全来着!”我说。

    “不是没有发现吗?”

    “那是我机智,千钧一发,你懂不懂?”

    “我只在乎结果是什么,你没有被发现就是没有被发现,不管怎么说都是没有被发现!”

    我发现萧月宸这人说话真的有点轴,有一点杠精的意味。

    “这个事情我要先回去考虑三天,考虑好了再告诉你结果。”

    萧月宸就吐出一个字,这个字很清晰:“好!”

    回到家里之后,我只能借酒浇愁,萧月宸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压力,如果不上她的贼船,那萧月宸肯定就会转过头来针对我。尤其是我有这么多把柄在她手上的情况。

    我觉得很烦,于是给张小美打了一个电话,想在张小美的身上发泄一番,可是张小美又在麻将桌上,连周舟也在她的家里打麻将。

    她们家过年的时候没有别的什么娱乐项目,就是麻将麻将再麻将,如果打麻将打到想吐了,那也可以玩扑克,简直可以说是赌博世家。

    张小美这边不行,我又将手机拿了起来,刚准备给安安发两条微信,好友列表里有一个头像闪了起来,我点开一看,原来是陈婉娟给我发来的消息。

    自从拿了她的一血之后,我就再也没和人家联系过了,这样显得有些冷酷无情,但我已经有了黄薇薇的前车之鉴,这次已经打算冷酷到底,并且把渣男的形象扮演到最后了。

    不管怎么样,最多我被她打一顿就是了。

    反正我就不想和她再有任何感情上的纠葛和牵扯。这种事情只会让我觉得更加烦恼而已。

    陈婉娟给我发来的消息是:“在吗?”

    这一条“在吗?”的消息让我想起了赵旭东。

    赵旭东每次追女孩子的时候都会先加上微信,然后一遍又一遍的问在吗?

    女孩子们的回应基本都如出一辙,一是假装看不到,二是我要去洗澡了,其实就是不想和赵旭东说话,然后找一个借口而已。

    我没想到也会有轮到我来找借口的这么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