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这样的话我心里不会有什么负担。安安曾经对我说过一个词叫做风流债,我当时不以为意,现在我已经体会到这个债是什么意思了,欠下的债都是要还的,如果不还就会一直堆积在你的心里,形成强烈的负罪感,我已经不想再被这种感觉折磨了!

    我情愿让安安找年轻女孩来陪我。如果只是交易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负罪感,不会有负罪感的话,就会很轻松!

    陈婉娟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对我说:“就当今天晚上是最后一页,过了这一夜我们在没有瓜葛好吗?你毕竟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我想记住你,记住你的身体。”

    我觉得陈婉娟的样子真的是有够夸张的,跟着周舟她们一起玩的高三的女混混很多早就不是处女了,当初也就纯粹是为了好奇,就会和不那么喜欢的男朋友或者小混混上床。

    上过床之后,也不会像陈婉娟来这么一套。

    陈婉娟也太琼瑶了一点!

    果然这种富豪大小姐没有一个是好摆平的,就算性格好不怎么发火,你会让你吃不消!

    性就是纯粹搞而已,处女膜也不过是一层结缔组织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但我说这些也没用,关键是陈婉娟要看开这些才好。

    我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陈婉娟已经凑了过来,想要和我接吻。

    我躲闪了一下,陈婉娟的脸上马上出现了泪痕。

    我轻轻擦干她的眼泪,问她:“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你可以确定吗?”

    陈婉娟很重地点头。

    我沉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将她的眼泪慢慢吻干,抱着她开始接吻起来。

    在这个包厢里没有人打扰我,但我还不至于和陈婉娟在这里发生关系,如果被人发现什么不对劲了那大家都会很困扰的。

    从包厢里面出来之后,我带着陈婉娟直奔常去的小旅店。

    小旅店的女收银员看到我又带了一个新鲜的女孩过来,睁大了眼睛,不过她的职业素养很好,最终还没有对我说多余的话,只是很公事公办的给我开了一间房。

    我带陈婉娟到了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很是狭窄,本来就是120块钱的钟点房,能好到哪里去呢?

    到了这个房间以后,陈婉娟就开始默默的脱衣服。

    “我觉得气氛有点压抑,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手机里面有什么欢快的歌曲吗?放一首歌曲来听,不要搞得好像要办丧事一样。”

    陈婉娟的心情没有因为我的话而变得高涨起来,“你不是说做过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理我了吗?”

    “我没有说过不理你,你怎么就不能明白我的意思呢?如果我觉得我真的觉得你无所谓,那么我肯定会答应和你维持炮友的关系啊,没事找你打一炮,反正我又不会吃亏,对不对!我只是,单纯想要你过得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

    我已经彻底无力了。

    陈婉娟破涕为笑,认真的看着我;“你心里到底还是有一点在乎我的,对吗?”

    “你这么说也没错,我承认我是有一点在乎你的,但是这种在乎还是比不上我对别的女孩的在乎,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明白吗?”

    “你早这么说我就不会这么伤心了,我还以为你对我一点都不在乎,纯粹只是想和我打炮而已!”

    “纯粹只是想和你打炮的话,我早就约你出来了,你下面那么紧,干起来不知道多爽啊!”

    “真的吗?是不是比张小美还要爽?”

    “女人的攀比心,哎……”我叹息了一声,然后将陈婉娟丢到了床上。

    我到床上之后在她的脖子上亲吻起来,陈婉娟笑得很开心,一直说好痒。

    刚才的阴霾表情已经完全不见了,她长相、身材各方面确实是比不上张小美,但也有她自己的优势,她的胸部就很大,而且身材也很好,算是我喜欢的肉感类型。

    我随便摸了一摸,下面的水就已经开始泛滥了。

    但是老二才插进去,她就开始叫起来,一个劲的喊痛,让我不要动了。

    我只好威胁她说:“你再这样我就穿裤子走人了。”

    陈婉娟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大不了我忍住痛就好了。”

    我搂住陈婉娟和她接吻起来,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同时一只手按在她的豆蔻上面开始撩拨起来。

    我用了七八分钟才把老二完全插入她的身体里面,她里面确实很紧,和第一次做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一层处女膜而已。

    和这样的女孩子**,说实话我很兴奋。

    稍微一动陈婉娟就会喊痛,早知道我就去买一点润滑油了。

    为了避免陈婉娟一直叫痛,我只好在另外的地方做功夫,各种各样的手段都用了出来,陈婉娟对我的爱抚显得很兴奋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候老二一动,她就开始叫痛,不让我动了。

    “让摸不让搞怎么行!”我对陈婉娟说,“你先忍住一点。我要来了。”

    陈婉娟对我点点头:“嗯,其实你的东西在我里面弄的我很舒服的,只要不动得太快的话。”

    我用上了九浅一深的花招,这种招数对付陈婉娟这种刚破瓜的女孩子很有效用,她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而且开始叫我老公,我也顺应了叫她来几声老婆,听到我叫她老婆,陈婉娟更加用力的抱住我。

    我们缠绵到了晚上10点,直到张小梅打来电话,我应付了张小美的电话。陈婉娟才惊觉:“已经这么晚了,我要回家了,如果不回去的话,我妈会打死我的!”

    这就是乖乖女最大的烦恼了。

    我摸摸陈婉娟的头,然后把她穿起内衣、内裤,然后又帮她穿袜子、衣服起来,帮她穿好全身衣服又系好了鞋带之后,陈婉娟突然又哭了出来:“要是以后我都……没有你帮我系鞋带,那我该怎么办?”

    她这个烦恼,让我觉得有一点无厘头,“之前十八年也没有我给你系鞋带,你不是一样过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