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陈婉娟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那现在不一样了吗?我都享受过你的温柔了,以后再没有这股温柔,我该怎么办?”

    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心软,而且没什么抵抗力,我明明应该和陈婉娟划清界限,装出冷酷无情、铁面无私的样子来的,现在却和她滚在一张床上。

    我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到时候张小美要拿刀砍人就让她砍我好了。”

    “不行!错也有我的一半。”陈婉娟争辩说。

    “好了,这种奸夫淫妇的罪名,你就不用争了,我送你回去吧。”陈婉娟对着我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她故意走的很慢,我牵着她的手走过街道,她纯情得就像是初中生一样,这也难怪,她涉世未深,家庭条件又这么优越,并且将她保护得很好。

    她对爱情的向往完全是琼瑶那一种的,我和琼瑶剧里面的男主角相去甚远,不高不帅,还没钱。不过我身上倒是有一种东西,很吸引陈婉娟这样的乖宝宝。

    ——那就是叛逆,

    我虽然不是什么小混混,但是在学校里面的作风一向是我行我素,比一般人要叛逆的多。

    我把陈婉娟送到家里,然后一个人返回,回来的路上陈婉娟给我发了许多条微信,又是让我路上小心,又是让我多喝热水的,弄得我哭笑不得。

    不过至少感情是真挚的。

    而赵旭东又遇到了麻烦。赵旭东女的朋友要和他分手。理由是发现了赵旭东的精神出轨。

    赵旭东没别的爱好,就是在网上喜欢玩游戏,撩妹子。

    赵旭东在游戏里面经常花钱大手大脚的,也真被他撩到了不少妹子,不过这些网络上的恋情都不怎么长久,赵旭东也不会当一回事。

    但偏偏就是这种赵旭东不当一回事的网络撩妹惹出了大祸。

    为此,我不得不去见赵旭东。

    一般来说,我是绝对不会参与到别人的是非里面去的。但赵旭东几乎可以说是我唯一的朋友,他的事情我不能置身事外。

    赵旭东看到我之后,无助地问:“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去认错呀,还能怎么办?”我说。

    “认错没用啊,电话不接,她现在也不见我。我能怎么办?我现在超级绝望的好吗!”

    “哦,那你没戏了。”我随便地说。

    赵旭东说:“你怎么知道她不会鱼死网破?”

    “这倒也是……你可以等死了。”

    赵旭东的表情很憔悴,看着我虚弱地说:“要不我再去道个歉吧?”

    “你不是已经道歉过了吗?如果道歉有用的话,她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我看着赵旭东。女人一旦在气头上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他现在去找他那个女朋友毫无疑问是去送命。

    偏偏赵旭东还有一股强烈的负罪感,天知道事情后面会发展成什么极端的样子。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赵旭东要比我强,我这个人整天胡搞居然没什么道德上的亏欠感。

    那到底要怎么办呢?

    “不如从她的好朋友入手吧,你女朋友肯定有什么闺蜜吧,你先把她的闺蜜约出来,只要能拿下她的闺蜜后面的事情就能水到渠成了。”

    听完了我的话之后,赵旭东变得激动起来,“曹立,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办!我觉得这样绝对是有搞头的。”

    我拍拍赵旭东的肩膀,“我们先商量一下流程。”

    赵旭东倒是有一点茫然:“什么流程?”

    “老兄,你想一下呀,你女朋友的闺蜜肯定站在她那边呀,我们现在要扭转她的立场,你觉得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所以我们需要套路。如果这一步都搞不定的话,你女朋友那边那就更加搞不定了!”

    “曹立,你真的是天才!”赵旭东激动地说。

    我们略微商量了一下事情的流程,第一步当然是把赵旭东女朋友的闺蜜约出来。

    只是这个第一步就已经很艰难了。

    赵旭东的头上现在戴着一顶渣男的帽子,想要把这一顶帽子摘下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赵旭东约了三次才算约成功。

    赵旭东女友的闺蜜叫做白兰,是周舟的同班同学。为了攻略这个白兰我还给周舟打电话询问了情况。周舟在电话里面十分警觉,出于女性的怀疑本能她以为我想要和白兰上床,如果不是我让赵旭东接了电话解释,周舟差点破口大骂。

    等见了这个白兰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周舟这么警觉。

    白兰,人如其名,皮肤白白的,长相也很有气质。更关键的是身高,我目测至少有一米七五。一双大长腿简直美不胜收。可惜现在是冬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要是到了夏天,我估计我肯定会把持不住要流口水。

    白兰来到了咖啡厅之后,首先看到的是赵旭东憔悴的面容,还有红肿的眼睛,眼睛里面还有眼泪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刚才哭过了。

    赵旭东刚才的确哭过,这一点不假。只是他哭的原因是因为我把芥末弄到了他的眼睛里面,赵旭东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白兰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看到这样的赵旭东之后表情十分诧异地坐了下来。我看着白兰板着一张脸走进来,现在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幻,这说明白兰对赵旭东的观感已经在见面之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我和赵旭东这一次的确是赌对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有基本的母性,只要激起女人的母性,不知不觉就会变得同情赵旭东了。

    白兰坐下来之后,赵旭东用低沉的语音问:“你要喝一点什么吗?”

    面对赵旭东的问题,白兰反而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我几乎能猜到白兰的心思,她一开始是抱着兴师问罪的态度来赴会的,谁知道看到这样可怜兮兮的赵旭东。这种预期落空的感觉让白兰有一点慌乱无措,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又没见过多少世面。

    现在的情况是不用她厉声斥责,赵旭东就已经痛哭流涕了。那白兰要做什么呢?

    我其实心里也挺好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