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安安打电话给我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欠操。

    安安在电话里面对我撒娇,让我去找她。

    安安说她现在在家里,一个人空虚寂寞冷,身体急需我火热的老二来抚慰一下。

    然后她还说特别希望我射在她的身体里面,给我生个儿子。

    听到她这么说呀,我就笑了起来,这是我们之间最喜欢玩的一个梗。

    我说:“我现在在楼茜的家里啊,怎么去找你?”

    “你居然和楼茜搞在一起,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哎,不是你想的那样,楼茜有事请托我办。”

    安安问:“你在政府大院里面吗?”

    安安有一套房子也在政府大院里我是知道的。

    我说:“我在楼茜的公寓里面。”

    安安说:“那正好我也在这边,要不我开车来接你吧?”

    “接我去干嘛?晚上我还要帮楼茜办事呢,现在没有时间,不如我们改明天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你马上出来!身体空虚的不得了,如果没有你的解药,我估计马上就要死了!”

    我问安安说:“你说的解药是什么啊?”

    “就是你射出来的白白的、好吃的东西呀。”

    “好吃吗?”我问。

    “当然好吃啦!主人射出来的东西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安安用愉悦的语气说。

    “喂,你这样说话我会受不了的!”说实话,安安在电话里面撒娇的语气特别娇媚。

    一想到安安还是有老公的,我的老二已经变得硬邦邦,简直快要受不了了。

    安安说:“要不我过来来找你?你向楼茜请假两个小时,估计两个小时我们就能完事了。”

    “你这付出看不起我吗?我金枪不倒,随随便便就能玩四个小时的!”我说。

    “你玩四个小时,那人家也受不了嘛,你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人家嘛。好不好嘛,主人。”

    楼茜撒娇的语气特别好玩,我说实话实在忍不住了,说:“你现在来接我吗?”

    “行,那我找楼茜请假!”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下午四点,晚上的聚会最早也要六点才开始吧。

    于是我跑到楼茜的房间里面,楼茜正在安慰叶霜,叶霜的表情比刚才好看了许多,不过看到我之后,马上就转换成那苦大仇深的表情,好像我强奸过她一样。

    不就是亲了一下嘛,还不是亲嘴,至于吗?

    我对楼茜说:“楼小姐,不好意思。我大概要请假两个小时出去一趟。”

    “你现在出去?我刚才和你说的话白费了吗?”

    我对楼茜保证:“两个小时之后我绝对准时回来!给我两个小时见好吗?”

    “不行,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就要出发了,今天晚上聚会的地方在市外,开车去就至少要一个小时,我还要帮你选一套衣服呢,你以为这件事情这么简单吗?”

    “但是我那边……”我对楼茜说:“要不我们去旁边谈一谈这个问题吧?”

    楼茜说:“不必了,我已经知道你在想要干什么了,刚刚是你的小女朋友打电话过来了吗?”

    “不是女朋友。但也差不多……”

    楼茜轻蔑的笑了一声:“我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你发泄完精力,一定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很生气。至少比叶霜生气你明白吗?”

    叶霜迷茫地看着楼茜:“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叶霜也没那么生气,就是要摆出一副生气的架势而已,架势摆出来之后,就算想要转换心情,自己却有一点下不来台。

    现在我走了,也正好给叶霜一点调剂时间,趁着这一个小时调整一下心情,不要再哭哭啼啼的了。

    我来到楼下,焦急的等了十分钟,才看到安安的车开来,我迫不及待的上了安安的车,对她说:“去最近的旅馆快点,我们只有一个小时办事情,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还要算回程的时间。”

    安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刚才那个电话里面风骚入骨的安安到了我的面前反而变得端庄、典雅起来了。

    我将手就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是你先勾引我的,你想要不付出代价吗?”

    安安说:“我们现在去钟点房,恐怕有一点来不及,不如就在车里……”

    “在车里?”

    车子停在楼茜的公寓附近,这里虽然是市中心,但是人流并不怎么密集,属于闹中取静的环境,而且现在正是过年期间,街上的人也很少。

    “可就在车里我们**?”

    安安看着我说:“你不敢吗?”

    “嘿嘿,敢不敢是一回事,这不是勇气的问题,如果人发现了,你要怎么做人?”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安安说这样的话,让我有些心动起来,就在楼茜的楼底下开始做实在有一点太刺激了。要是有个人过来怎么办?

    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安安已经把车子发动起来,“不在这里做也可以,我们可以去个更安全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

    我的手分开了安安的双腿,然后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那柔软的秘处。

    我问她:“是不是开车来的路上就已经洪水泛滥了?”

    “来的路上我还好好的,就是见到你之后马上就开始激动起来,一激动下面就控制不住,越来越湿,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你天生就是我的克星,本来好好的在上班,一接到你的电话就会想入非非,想被你压在桌子上,然后什么都不想,一直被你干,一直干到天荒地老才好……”

    “今天是你主动联系我的才对吧?”我嘿嘿的笑了笑。安安说的毫无疑问是最动听的情话,对于我这种人,比什么我爱你要有效的多。

    一个女人只要见到我就想要被干,这才是最喜欢的状态。我慢慢的抠弄着安安的下面,她脸上的颜色变得越来越艳丽,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安安用娇媚的声音说:“讨厌!人家正在开车呢,你想要造成交通事故吗?”

    我笑着回答:“就算被车撞我也认了,因为能玩弄这么舒服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