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我决定强行找一下话题,因为这样真的是太尴尬了。

    我问秦诗诗:“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秦诗诗看着我:“还行吧,其实也没什么,说不上好说,也说不上差,和以前没什么变化,老样子咯。”

    秦诗诗的话锋一转,对我说:“这么说你还是和张小美在一起喽?”

    “嗯,我和张小美还在一起。”

    秦诗诗看着我突然露出了很愤怒的表情,她着生气的理由让我无从知晓,有时候女孩子生气总是很奇怪的,或许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所以我就不必去猜测原因是什么了。

    或许秦诗诗喜欢我,或许又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女孩子的心思是很复杂的,你猜来猜去只会让自己陷入苦恼之中。

    秦诗诗看着我说:“你和张威有什么矛盾吗?”

    “你说那个死胖子啊,我和他确实闹过矛盾,是他自己不懂事想找人扁我,然后被我叫人反扁回去了,”

    秦诗诗说:“你干嘛!你不知道他家里是混黑道的吗?”

    “混黑道很了不起?你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的身份是什么吗?”我今天tmd用的是楼茜的弟弟的身份,我就不信了,市委书记女儿的弟弟难道会被混黑社会的吓哭?

    黑道很了不起吗?和我党比起来,**毛都算不上一根。

    “到了学校里面,张威肯定会欺负你的,你到时候要怎么办?”秦诗诗问我。秦诗诗可能还不知道我最近的事情,还是用老眼光在看我。

    我没说话,秦诗诗继续说:“以后要是他欺负你的话,你就和我说,我能帮你摆平这件事。”

    我看着秦诗诗:“你对我这么好的吗?”

    秦诗诗说:“我本来对你就不差!是你每次都惹我生气!我好多次都被你气哭了!”

    “呃……”

    秦诗诗看着我说:“你以后也不要总是惹一些麻烦,最后你自己也不好受。”

    “可是这件事是那个死胖子先惹上我的,总不能他一巴掌打到我的左脸上面,又把右脸伸过去给他打一巴掌吧?我没有这么贱。”

    秦诗诗说:“你看看你,每次都喜欢说这么极端的话!”

    “好吧,那我和张威说对不起,以后我见到你绕道走,你满意了吗?”

    “你……”秦诗诗又着急起来,“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秦诗诗有些激动起来,周围的人都传来了好奇的目光,我对秦诗诗作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你先放轻松,我们只是在平常的交流,你可以发表你的意见,我也可以发表我的意见,对不对?可能你是对的,我是错的,但即便是错的,你也应该给我说话然后再改正的机会对不对?不能一开始你说什么我就点头,这样未免也太虚伪了,你觉得呢?”

    秦诗诗被我的话说服,她说:“张威是脾气很臭的,他要是骂你两句你忍住不就好了,你以前不是也这么过来的吗?我以前这么对你的时候你也没有发火呀。”

    “那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呀。”

    秦诗诗瞪大了眼睛看向我,幽幽的说:“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可是你看张威,从头到脚有哪一点不像肥猪?为什么要让他恶心自己呢?”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嘻嘻,总之如果他找你的麻烦,你就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这件事!”秦诗诗笑看着我。

    “好,一定。”

    “嗯嗯!”秦诗诗变得更加高兴了,好像一只快活的小鸟儿。

    等我和秦诗诗说完话之后,赵合才凑了过来,他这个人还是很有自觉性的,也非常懂事,我觉得他这个人日后必成大器,现在和他打好关系以后说不定还有用。

    “你们是认识的吧?”赵合看着我问

    我说:“认识是认识,但是一直关系都不太好。她是我的学妹,我们一个学校的。”

    赵合倒是没追究我和秦诗诗的关系,反而问我:“你说我和她适合吗?”

    “你想听实话吗?”

    赵合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你就直说吧!”

    “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合你,你呢会去美国读书,谈恋爱的话,这个异地恋未免也太远了吧?人家隔一千公里都已经很夸张了,你们这是隔着大半个地球,还有12个小时的时差谈恋爱,这要是都能被你们谈成那还了得?”

    赵合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不过这么可爱温柔的女孩子,我已经很久没见了。”

    我听了赵合的话差点吐血,这真是赵合完全不懂秦诗诗才会下这么个判断。

    秦诗诗你说她长得好看、可爱也就罢了,她和温柔是绝对搭不上边的。

    而我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个阿雪,那个阿雪一直和韩良在一起,两个女孩子好像并蒂双花,各有各的妙趣。大部分男孩子和我一样,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和阿雪搭讪一句话。

    我觉得楼茜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个阿雪怎么看都不像是随便早恋的类型。

    这里也没阿雪钟意的男孩子,更不用说是恋人了,我想如果是恋人的话,至少会有亲密的举动吧。可到现在为止,阿雪都没有表现出和哪个男孩子特别亲密。跳舞的时候我也认真观察了,阿雪虽然也和三个男孩子跳了舞,不过她的注意力都在舞蹈上面,很舞伴没什么关系。

    我想这件事情一定是楼茜产生了什么微妙的误会。

    我早觉得这个无聊的宴会该结束了,我打了一个接一个的哈欠,我平时在家里其实睡得挺晚的,今天这样纯粹是因为这里太过无聊了。

    无聊到我感觉要爆炸的程度。

    我旁边的赵合也是瞌睡连天,巴不得回去睡大觉的样子。

    除了我们,周围的人都在很认真地聊天,很认真地扮演大人的社交游戏。有钱人的世界并不如我想的那么有趣。这种纯粹为了社交而社交的场合,其实是最无聊的地方,就算你再不喜欢一个人,一定要拼命的去表现出他对她的和蔼和善意,而不能直接对他翻白眼,这有什么趣味呢?

    我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已经到22:45了,只需要再坚持15分钟楼茜就会开车来接我们回去了。

    唔……我已经想好怎么向楼茜报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