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人的心里一旦有了牵挂,就会变得软弱。

    我的步伐果然不如一开始那么坚定了,我将餐刀轻轻地放下,然后对秦诗诗说:“好吧,这一次你是对的。”

    说实话我应该感谢秦诗诗,不然真不知道我还会做出如何冲动的事情来。

    经过这么一闹,大家终于也注意到我了,从一开始就一直坐在角落的不起眼的我。

    我对着张威说:“不管你还有什么套路,我都接着了。”

    放完了狠话我觉得舒服了许多,而秦诗诗这时候突然冲过来抱住了我。秦诗诗这下抱的很紧,我也试探地拍了几下秦诗诗的后背来表示安慰。

    而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

    弄得我有一点不好意思,我说:“能帮他先止血吗?”

    那个被我用餐刀划伤的人,手掌一直还在流血,不过秦诗诗和我这么一抱,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我们这边了。

    有了我的提醒之后,马上就有人行动了起来,帮他进行止血的工作。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起来,这个聚会前面都很顺利,没想到在收尾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出。

    这件事不是我的错,但是指责我的声音不少,不过我也懒得辩解什么。这种事情本来先要看立场,然后才能看是非。我是一个闯入的外人,大多数人都站在他们朋友的一边。

    倒是秦诗诗很生气一直帮我辩解着,这种辩解其实很无力,你把一个事情说通了,他们的目标又会转向另外一个事情,这样无穷无尽,几乎变成折磨体力的游戏。

    更微妙的是,秦诗诗拦着我,还和我抱在一起,弄得大家都以为我们有什么奇特的关系。

    而在这个时候楼茜终于来了,楼茜首先看到了和秦诗诗抱在一起的我,她的眼神马上就意识到了大事不妙。随后楼茜又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张威,问:“怎么回事?”

    具体怎么回事当然有人告诉楼茜。

    楼茜听完了之后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虽然我一开始就答应了她绝对会安安分分。

    我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都很尊重楼茜。楼茜很快就给这个事情定了性:小孩子打架,不小心失手弄出了血。

    楼茜有息事宁人的打算,其余人就算想追究也过不去楼茜这一关,更绝妙的是楼茜表明了我是她的弟弟。那么觉得我好欺负的人不免要仔细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

    “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楼茜处理完了所有事情之后马上抛出问题来问我。

    我这才意识到我和秦诗诗在一起已经抱了很久了,如果不是楼茜提醒我们估计还要抱下去。

    听到楼茜的话之后,秦诗诗就像是触电了一般地离开了我的身体,脸红的好像猴子屁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秦诗诗这么害羞的样子。

    “今天晚上谢谢你了。”我对秦诗诗说。我这一声感谢发自真心,绝不是虚伪的应付刚才冲动的时候另当别论,现在冷静下来了想一想我刚才的样子真的是有够可怕的。如果不是秦诗诗拦着我,不知道要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来。

    秦诗诗对我露出了笑颜。

    楼茜在这个圈子里面的能量很大,她的话几乎没人敢反驳。接下来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舞会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上了楼茜的车子,还多了一个阿雪,后排三个人未免有一点拥挤。不过赵合没有被两个女孩子夹在中间,反而是被挤在最里面,我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面有一点遗憾的表情。

    楼茜将车子发动起来:“曹立,你今天太冲动了,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你了。”

    我打好安全带之后对楼茜说:“那是因为我在陈飞扬的身边想明白了一件事,有时候你神机妙算还不如就当一个纯粹的莽夫,干净利落。”

    “哦?你还在自鸣得意?你知道你今天弄伤的那个小孩家里是做什么的吗?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今天晚上就得在警察局过夜了。”楼茜说。

    赵合在后排说:“那也是他们欺人太甚!”

    我反而没说话,我今天的确借了楼茜的势,因为我是楼茜送来这里的,如果我杀人犯火楼茜也要连带着负责任。

    赵合在后排说了不少话,都是站在我的角度说的。很明显赵合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楼茜听了之后表情略有一点缓和:可是那也不能随便动刀子呀?”

    “那只是一把餐刀!”

    “餐刀难道不是刀吗?”

    我不敢再继续辩解下去了,我要是继续辩解,楼茜肯定要对我说教一顿。

    而后排的叶霜突然开口说:“看来曹立你这个人也不是全然一无是处,你今天晚上还挺有男子气概的。”

    我没想到叶霜也站在我这一边。

    楼茜说:“你们这帮小孩是没见过警察局里面什么情况是吧?要这么为人处世,以后有你们哭的时候。”

    “可是我们学的语文课文里面,许多古代的名士就是像曹立这么做的呀。我觉得这样很有男子气概,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那这个人一定是一个懦夫,活该被人看不起。”连阿雪也帮我说话起来。

    楼茜这下子可好,一个人寡不敌众了,“算了,你们现在的小孩一个个伶牙俐齿的,我说不过你们,但不管什么情况,你们动刀子都是不对的,动刀子等于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你觉得值得吗?曹立。”

    “不值得。”我想也不想回答楼茜说。

    “你怎么这样!我们可是都在帮你说话!你怎么就自己叛变了!”叶霜又对我不满起来。

    我看着后视镜说:“我这么说真的不是叛变,而是说实话。如果我真的把那个死胖子给怎么了,我同样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个死胖子烂命一条,我的命多金贵呀,他凭什么和我对等?所以我很谢谢秦诗诗。”

    叶霜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你和秦诗诗到处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敢拦着你,还有你们为什么会抱在一起那么久!你的女朋友不是张小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