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我叹息一声:“小美,我也不知道我们这样的关系是对是错。但是有一点绝对是真的,那就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是真挚的。”

    张小美被我说的有一点感动,眼睛里面居然都有泪花,然后她抬起头问我:“老公,能把跳蛋打到二挡吗?”

    我听了之后差点吐血,跳蛋的遥控器确实在我的手里,而且上面一共有四个档位,现在都在一档。

    如果真的娶张小美这么一个老婆,我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不管是张小美还是嫂子,还是周娜或者安安,她们都有自己可爱的地方,我和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相处的时候都有与她白头偕老的**,换了一个女人之后,我又会产生同样的想法,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贪心吧。

    我跟着张小美一起逛街,张小美的脸上脸色很红润,逛街的时候还算正常,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没有穿衣服,而且下面还塞着两个打开的跳蛋。

    张小美偶尔也靠着我的肩膀,用一种迷蒙的眼神看着我,我问她:”是不是要到了?”

    张小美说:“快了,还差一点点。”

    我听了张小美的话,反而将跳蛋关掉了,我要的就是让张小美永远处于差一点点的状态中,等张小美差不多从**中解脱出来的时候,我又将跳蛋打开,如此反复,对张小美的身心都是一种强烈的折磨。

    折磨她,是为了之后索取最强烈的**。

    没有这个过程也就无所谓后面的大**了。

    我和张小美在街上溜达了一大圈,然后去了公园里面。

    公园里面老头老太太挺多的,或者都是晨练结束之后准备回家的人,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其实很少。

    我牵着张小美的手走过公园,张小美对我说:“那边有个小树林,要不我们去那边,老公你先干我一炮?”

    “怎么忍不住了?”

    张小美对我点点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人家真的忍不住了好吗?你一会关一会开的,人家哪里受得了这种折磨,下面早就已经流了好多水了哦。”

    “是吗?你现在又是在教我做事吗?”我看着张小美说,“你从早上就一直在教我做事,现在是你在调教我,还是我在调教你?”

    张小美靠在我的身上:“人家不敢啦!”

    又在我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我其实早上没吃早餐只喝了一杯牛奶,这个时候肚子又有点饿的咕咕叫,然后将跳蛋直接开到了四档,我倒是想看看如果开到四挡二十五分钟,张小美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况。

    我们两个人坐在公园的亭子里面,来来往往都有人。

    张小美靠在我的身上,脸色也是越来越红,我看到张小美渐渐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一只手按住我的手,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很明显她在苦苦的忍耐着,不才不至于发出喘息的声音。

    我问张小美:“到底是跳蛋舒服,还是我的东西舒服?”

    “当然是老公的东西舒服!这种机器的东西是没有灵魂,只是**的刺激而已,我自己用的话一点味道都没有,只有老公你用的时候才会特别有感觉!”

    “哦,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呢,因为我的身体本来就是为了给老公你玩弄才被创造出来的!”

    我认真的看着张小美:“你每次对我说这样的话,总有一天我会真的成为你的俘虏,除了你,还有哪个女人会这样对我?”

    张小美说:“我就是想要对你好,对你好都不行吗?”

    “可是……如果以后你不对我好了,我该怎么办?”

    张小美说:“老公你今天真的是特别奇怪,一直在说一些有的没得的话啊……”

    张小美又开始呻吟起来,眼睛也闭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赶紧将跳蛋的开关关掉了,张小美又一次一脚踏空,好像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就差纵身一跃,却又被警察按在了地上。

    张小美在我的耳边说:“老公,你真的是太坏了!”

    “我本来就是坏蛋来着。”

    这时候来了一个老先生老先生,还提着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之后是一架小提琴,老先生在我们的面前将曲谱取了出来,然后开始练琴。

    曲子都很好听,张小美也在优美的曲子里面慢慢的喘息着。

    曲子成了最好的掩护,在曲子中,张小美的喘息声只有我能听得见。

    我感觉到张小美在苦苦的忍耐。

    张小美跟我说:“我不行了,我要去上厕所了。”

    “好吧,去上厕所可不许自摸哟。”

    张小美柔情似水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去厕所,亭子里面还有两个小孩子在追逐嬉戏,其中一个小孩子不小心撞在了张小美的身上,张小美一下子就被撞得坐到了地上,这个姿势非常危险,很容易暴露出张小美下面什么都没穿的事实。

    张小美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那个孩子的妈妈也赶紧过来道歉,张小美连忙说没事,然后紧张的看着我,刚才有不少人在这边路过,也不知道张小美身体有没有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我想到这里却有一点生气的感觉。可这种暴露玩的其实就是这种刺激的感觉,但这种刺激的感觉并不能让我觉得很爽,反而很生气,可能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占有**特别强烈的那种人吧。

    张小美去上过厕所之后,回到我的怀里,依然坐在我的身边,紧紧的依靠着我的身体。

    老先生还在练琴,公园里面大家都悠哉悠哉的。

    我对张小美说:“不如找个地方,我们先来一发。”

    张小美冲着我点了点头,从出门开始她就已经浑身欲火焚身。

    我问张小美:“在被人看着的时候,会不会有异样的快感?”

    张小美说:“会,而且里面什么都不穿,就这么走在大街上,还会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就是觉得特别舒服,也特别有快感。”

    这种快感恐怕是我不能理解的,只有周娜才能理解这种快感,因为周娜也是一个暴露狂。这种心理其实说白了就是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