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我从张小美的身上慢慢爬下来,甚至觉得头有一点晕。喝了一杯水之后才有一种魂魄归体的感觉。

    张小美的体力还不如我,躺在床上的状态和一具尸体差不多。从她的下体有乳白色的液体慢慢地流出来,给人一种无比淫糜的感觉。

    我先帮张小美把杯子盖好,然后给自己穿好衣服,接着又摸摸张小美的脸蛋,张小美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得很熟了。但是等我起身之后,张小美马上睁开了眼睛,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你要走了吗?”

    “嗯,我回家睡觉去。”我回答张小美说。

    “就在这里陪陪人家不好吗?”张小美问我。

    刚才是激情时刻,现在激情已经下去,进入贤者模式了,如果我和张小美在这里睡觉她的爹妈回来了怎么办?

    要是被她的爹妈抓奸在床那乐子可就大了!

    张小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好像已经生气的样子。而我走过去,在张小美的侧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张小美的情绪这才恢复:“呜呜,你明天还会来陪人家吗?”

    “姐姐,每天这样搞身体会吃不消的吧?”我看着张小美说。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有一点虚,需要好好地补一补才行。

    张小美的一只手从被窝里面伸出来,拉住了我的手,“那我们一起写寒假作业!”

    哦对!还有寒假作业来着。如果不是张小美提醒,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还有这玩意的存在了。

    我可是才在周娜那里保证过了,寒假作业一定会写完的。要是做不到的话,周娜肯定又要对我说教。

    “嗯,好。”

    在我答应了张小美之后,她又变得高兴起来,连我要回家也无所谓了。说实话她应该也很困,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会儿。

    我回到家里之后倒头就睡,几乎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刚才和张小美的战斗可以说是无比激烈,对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直到下午四点,我被一通电话吵醒。

    打电话给我的是安安,我接了电话之后还是有一点神志不清,刚才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一个噩梦接着一个噩梦,以至于醒来之后比睡着之前还要困顿。

    电话里面传来安安的声音:“这两天你还好吗?”

    “我很好,你不好吗?打电话给我。”

    安安说:“我没有不好,只是今天晚上有一个酒会,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我扶着自己的额头,稍微想了一下,这样的酒会我跟着石巧和陈飞扬去过不少了,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会觉得很高大上,毕竟能出席的都是上层人士,但每一次我去了之后都会发现无比无聊。

    是每一次都很无聊!没有一次能例外的。和在家里睡大觉比起来,我当然是选择睡大觉。

    于是我在电话里问安安:“可以不去吗?”

    “当然不可以!”安安说,“今天晚上楼茜也要去,你帮我把楼茜搞定。因为这个生意如果没有楼茜保驾护航的话会很不好做……”

    安安又说了一大堆的厉害干系,不过我完全没听进去,反而心里有一点反感。

    我在电话里面问:“你也当我是舞男吗?安安。”

    我一直以为我在安安这里和在石巧那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和石巧纯粹只是肉欲和金钱交易而已,我和安安多多少少是有一点感情的。

    但安安的回答意外的很直接:“你本来就是。”

    她这么说反而让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了,我慢悠悠地说:“那我今天不想去,你找别人吧。”

    “好啦,抱抱你,不要耍脾气了。”安安说,“今天晚上的事情真的很重要,你也知道楼茜的脾气很古怪,一般的人都在她那里说不上话的,她又对你另眼相看的样子。”

    我的头在隐隐作痛,“我……我哪里有耍脾气?”

    我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安安问我:“你难道不想赚钱吗?”

    钱?

    听到这个字之后我总算来了一点兴趣。但这样的空头支票还不至于让我马上心动,我问安安:“还是之前云琳也有参加的那个项目吗?”

    “对,就是那个度假村。”

    我有气无力地哦了一声,“我可以试着帮你和楼茜说说,但是成功率我可不敢保证。”

    安安的语气变得高兴起来:“有你这句话就行了!你有西装吗?没有的话我们现在就去买……”

    “我有,你等下来接我就好了。”说完之后我丢了手机,在床上重新躺下来。明明还是很困,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都睡不着了。

    我现在赚钱的套路就是在女人之间周旋,所以很难避免被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因为我没有自己的事业。

    但用这样的要求来要求一个高中生未免有一点太过分了。很多人混到四十岁都没有自己的事业呢。

    不过因为长期跟着这批人混的关系,我差不多已经知道简单的生意逻辑了,无外乎就是拉一批人,打一批人。只要能赢就能赚钱。

    在床上又躺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慢慢地从床上起来,然后脱掉了睡衣,换上了西服,又在镜子前面比了老半天。

    我穿西装其实算一般,因为体型比较瘦,西装还是那种魁梧的人穿起来比较好看,像我这种太瘦的人穿西装总有一种撑不起来的感觉。

    五点半,我准时下楼。安安已经开车在小区的门口等我了。

    上车之前买了两瓶盐汽水,安安喝了一口水之后把车子发动起来,对我说:“今天晚上陈飞扬不在,是一个好机会。”

    “好机会?”

    安安说:“你难道对楼茜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我忍不住笑起来:“我对章子怡也有想法,但你也知道想法归想法,有些东西如果太不现实的话就是幻想了。”

    安安说:“那如果我帮你呢?”

    我摸摸自己的额头:“我们还是谈你的生意吧,不要扯到男女之情,这样事情会变得很复杂,说不定会变得不可收拾。”

    安安笑看着我:“曹立,你好像变得成熟了。”

    “我哪里成熟了……今天晚上的酒会我就是去凑个热闹,你可千万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