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有两个女人闯了进来。

    一个是陈婉娟,还有是一个更年长的女性。可能就是她刚才出去找的齐阿姨。

    两个女人一进来,看到我和陈婉娟她妈之间的状况,脸上完全就懵了。他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才会搞成这种状况。

    我轻轻清理了一下嗓子,慢慢地说:“事情是这样的,陈婉娟你出去之后呢,阿姨一定要和我一起喝一杯酒,说是要感谢我……然后阿姨她特别豪爽地喝了一大杯威士忌,喝完之后才知道这个酒是五十多度的,所以就搞成这种状况了。”

    这两个女人的脸上都有狐疑的表情,但茶几上的两个杯子里面的确还有残存的酒液。

    陈婉娟先过去扶住了她妈,看样子倒是没有怪罪我的样子。

    而另外那个女人看我的眼神就诡异的多了。

    所以我不得不重新为自己解释一下:“其实我刚才也想出去找一下你的,但是我又不能把阿姨一个人丢下来。”

    另外那个女人问陈婉娟:“他是谁?”

    “齐阿姨,他是我一特好的同学,刚才在这里遇上的,就是他帮我们解的围。”陈婉娟的话让那个齐阿姨总算是略微地放宽了心。不过她对我的信任感还是很脆弱。

    我说:“人已经喝成这样了,先想办法把人送回家吧。”

    齐阿姨对我的这个提议是完全赞同的,不过嘴上还是抱怨说:“她怎么会做这么荒谬的事情?”

    陈婉娟解释说:“我们家一般出来应酬的都是我爸,今天我爸不是走不开吗?”

    我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

    而陈婉娟在师徒把她妈才沙发上扶起来,但她力气不够,随即对我说:“你还傻站着干嘛,快来帮忙呀。”

    我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这才上去帮陈婉娟的忙。

    你说今天晚上都叫什么事儿!

    我和陈婉娟一起把她妈扶到了停车场,这个齐阿姨今天有开一辆保姆车过来。当然了,开车的不是齐阿姨自己,而是齐阿姨家的司机。

    我和陈婉娟是一左一右扶着她妈从酒店出来的。

    出来的时候还好,现在要钻到车里面去未免有一点麻烦。

    于是我先上车,在里面接人,而陈婉娟在外面推。

    这其实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那个齐阿姨一出来酒店之后就在打电话,看样子是帮不上我们的忙了。

    这个保姆车的后座空间真的是很大。但是要硬塞一个人进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和陈婉娟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给弄进来。

    我将她妈在车子的后座上放好,而在我要起身要下车的时候,一副柔软的身子马上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手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而且这里的空间两个人真的很是逼仄。

    我只能又乖乖地躺在了座位上。

    我刚才只喝了一点香槟,我的脑袋里面意识是绝对清醒的。

    而我心底忍不住发生了一声哀嚎:不是吧!还来?

    车门外的陈婉娟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过她应该看得很清楚,不至于认为我在占她妈的便宜才对。

    她妈把我抱的很紧,我一时之间不能动弹,而陈婉娟想上车来帮忙,却被我阻止了,“这里面的空间本来就不大,你还上来干嘛,给我一分钟就解决了。”

    我慢慢地起身,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她的双手松开,然后将后座的一个毛绒玩具塞到了她的怀里。她得到毛绒玩具之后果然不再执着地想要抱住我了。

    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我才轻手轻脚地下了车。

    陈婉娟笑意吟吟地看着我:“还是你厉害。”

    “我厉害个屁。”我其实心里虚得很,但好像陈婉娟并没有往奇怪的方向想这件事。

    陈婉娟对我说:“今天晚上真是辛苦你了,我回去了也要说说我妈,不会喝酒干嘛还要喝烈酒。弄得大家现在都很难受。”

    我擦擦额头的汗水,看了一下不远处。那个齐阿姨还在打电话,我听不清她说的内容,但是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显得心情极好的样子。

    好不容易把人送上车,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我问陈婉娟:“你和这个齐阿姨很熟悉吗?”

    “对啊,她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听了陈婉娟的话之后我这才放心,不过还是说:“你到家之后给我打一个电话。”

    陈婉娟扭捏了几下,才看着我说:“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去。”

    “你不回去你妈怎么办?”我问。

    陈婉娟的意思可以说是很明显,她不回去能怎么办呢,还不就是跟我走,跟我走能做什么?还不就是滚床单。

    不过听我这么说,陈婉娟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对我说:“这不是还有齐阿姨吗?”

    我帮陈婉娟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好啦,别闹。你连亲妈都不要了?而且你跟着我回去,你叫那个齐阿姨怎么想,她在你妈醒来之后又怎么告诉你妈?你闺女跟着男同学回家过夜了?”

    陈婉娟这才嘟起嘴来,闷闷不乐地也上了车,随即还拉住了我的手,“曹立,你送我们回家。”

    我有些无语地看着陈婉娟,今天晚上怎么全是各种破事?

    我懒得再和陈婉娟说话。她的脾气我大约也摸清楚了一点,就是无时不刻都希望我哄着她、宠着她。小女生第一次遇到喜欢的男生,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挺正常的。何况陈婉娟还是在蜜罐里面长大的女孩子。

    问题是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耐心,让我一天到晚宠着一个女孩子,迟早是要厌倦的。

    我亲手送陈婉娟上车,并且帮她关好了车门。在看我变得有一点不高兴之后,她也不敢说一些任性的话了。

    那个齐阿姨还在打电话……我真的很想把她的电话抢过来,丢在地上一脚踩爆。

    今天晚上安安让我帮忙的事情我还一点眉目都没有呢,这要是我亲自送陈婉娟回去了,安安那边我肯定是没办法交差的。

    我不免表情变得有一点苦闷起来,我应该回去找楼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