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过了三分钟,那个齐阿姨的电话终于算是打完了。

    真是谢天谢地。

    我换了一副礼貌的面孔送她们离开,等到车子开走之后,我马上朝着酒店里面赶。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酒会十点半结束,留给我的搞定楼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就在我转过身之后,却看见楼茜正站在我的对面,她的身上披着雪白的貂皮大衣,下面还是一条裙子。现在毕竟是是冬天,室外的温度依然很不友好。

    这一身雪白的貂皮大衣和酒店的灯光将楼茜打扮得好像梦幻中走出来的女人。

    楼茜主动对我开腔:“你发什么呆?”

    “你今天真的是太好看了!我敢发誓,我说的绝对是实话,不是恭维讨好你的话。”我看着楼茜说。

    楼茜笑起来,“你就想和我说这些吗?”

    她这么说算是提醒了我,“对了,今天我是来做说客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是安姨的生意对吧?”

    我看着楼茜,“你真是料事如神。”

    而楼茜已经朝着酒店里面走去了,我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一进入酒店的大堂,马上就有了一点暖意。

    我和楼茜一起进入电梯,准备回去那个酒会的会场。

    电梯的门很快就合上了。我在心里想,既然楼茜对我要说什么都了如指掌,应该能省不少力气。

    但先开口的还是楼茜。

    “我问你呀,母女双收是不是特别带感呀?”楼茜笑意吟吟地看着我。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知道楼茜说的是陈婉娟母女。我的确和陈婉娟有一点不清不白,但是我和她妈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楼茜说:“就算是我误会了好吧,你难道没有这方面邪恶的想法吗?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淫人妻女吗?”

    楼茜说的对,男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样潜在的**。但把这种阴暗的东西来到台面上来说,还安插在我的头上是很失礼的事情。

    “大家熟归熟,你乱说我一样告你诽谤!”我对着楼茜说。

    我现在这么说其实内心里面依然很慌张,我刚才真的是只差一点就被陈婉娟她妈推倒了。如果刚才的地点不是在那个门没锁的休息室,我想我一定会把持不住的。

    把持不住的后果说不定会很糟糕。

    楼茜说:“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律师的电话号码?”

    楼茜肆无忌惮地看着我,“你不觉得自己这样会对不起安姨吗?你们在休息室的时候你真的老实吗?”

    “不管你猜到了什么,反正刚才的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我才是被推倒的那个,幸亏我力气大,不然现在就见不到你了。”我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

    楼茜看着我:“那么丰满的女人,居然要主动推倒你?而且你这样的人居然会拒绝?我不信,你这个人一直都没什么自控能力,只要是稍微看得过去的女人,你都不会拒绝的吧?”

    “你真的很了解我……不对!楼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摆出义正辞严的样子来。其实我心里也没什么底气,我只是看着楼茜,用无比认真的眼神。

    但只是用眼神当然是无法让楼茜屈服的,楼茜说:“我过几天可能有用得到你的地方,麻烦你这几天稍微节制一下。”

    “什么意思?”

    楼茜直接地说:“就是让你陪我的女客户上床。欧洲来的熟女,白种女人一定会对你的胃口吧?”

    “对。”我很想对楼茜说不,但是却说不出口。楼茜的话明明让我不爽,但是我却很难对她发火。好像我已经被她完全掌握了一样。我只好将隐忍的理由丢在了安安的身上。

    “安安让我和你说一件事。”我说。

    “我答应你。”楼茜出乎我意料的爽快。

    “可是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我看着楼茜。

    楼茜摆出无所谓的表情:“不过是什么样的生意,安姨她都不会想要骗我的钱对吧?不仅不是骗钱,她还要想方设法给我送钱对不对?”

    “这倒也是。毕竟你家里有这么一层关系。”我觉得楼茜的话是有道理的。和她合作做生意,要利用的当然是她的身份和背后的关系。一般人想要给楼茜送钱,楼茜还未必能看得上。

    电梯这时候差不多要到了,楼茜对我说:“你觉得柳杉怎么样?”

    “柳杉?漂亮!”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

    “那和我比呢?”

    我觉得楼茜今天有一点怪异,但是又说不上具体是什么地方怪异,反正和我平时接触的楼茜都完全不同就对了。不过我还是很快地说:“当然是你更加漂亮。”

    楼茜再一次被我逗笑:“你都不用思考一下的吗?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能在这么多女人的身边周旋来周旋去了,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要脸。”

    “我不要脸?”

    这时候电梯停了下来,楼茜对我说:“柳杉其实是一个很寂寞的女人。”

    说完之后楼茜头也不回地朝着酒会的中央走去,这之后的时间我和楼茜再也没有交流过。其实也没有交流的空间。

    楼茜一直处于众星捧月的状态之中。

    其实我连和安安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漂亮女人的身边永远不缺少的就是狂蜂浪蝶。

    直到离开的时候,安安才有一点生气地对我说:“你忘记今天晚上我带你来是做正事的了?”

    “嗯。”我靠着车窗有一点神思不属,脑子里面一会儿出现楼茜的样子,一会儿又出现那个柳杉的样子。楼茜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是在鼓励我爬上柳杉的床吗?如果是的话楼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喂,你还在想刚刚的小女孩吗?”安安看上去已经变得很不高兴了。

    她平时脾气很好的,一般不会对我发火。今天吃醋地嘟起嘴,已经算是我见识过的最生气的状态了。

    我摸摸安安的大腿,她没什么表示,我只好温言说:“楼茜那边我早就已经搞定了,不然我怎么有心思去逗别的女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