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听到我这么说,安安脸上的表情马上回暖。

    她对我说:“我就知道你最厉害!把事情交给你做准没错。”

    我看着安安说:“你也不要太抬举我了,今天这个事情我没有主动和楼茜说,是楼茜主动和我说可以的。”

    “楼茜主动和你说可以?”安安露出吃惊的表情。

    “对啊,楼茜知道我是你的说客,然后连条件都没有听就答应我了。”

    “楼茜这么看重你吗?”安安吃惊的说。

    “我觉得她不是看重我,是看重你,楼茜一直对你有一种莫名的憧憬情绪。”我说。

    “对我?”

    “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件事我一直以为安安都是知道,原来她不知道吗?

    “楼茜以前一直把你当做她憧憬的对象,想要长大以后变成你。”

    听我这么说安安露出苦笑:“那恐怕现在好的印象已经完全幻灭了。”

    我摸摸安安的大腿:“幻灭的理由估计就是因为我。”

    “晚上我们庆祝一下吧!”安安说的庆祝当然是做快乐的事情,她这时候又说:“呵呵,你今天晚上和那个小女孩手牵手,以为我没看到吗?你可别忘记你是跟我一起去酒会的,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哦。”

    “还有这种说法吗?”我企图蒙混过关,但没能昏过去,安安问我:“那个小女孩是谁?怎么没见过?”

    “是我班上的女同学,算是喜欢我的女孩子。”

    “喜欢你,你就牵人家手?”

    “好啦,你不要对我说教了!”只要想到陈婉娟,我的脑袋就有一点疼。

    我跟着安安一起回到家里。

    **一刻值千金,在等她洗澡回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电话响了起来。

    我还在想到底是谁会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拿起电话看到手机上屏幕上面的名字,我就不想接这个电话。

    电话是萧月宸打过来的!

    萧月宸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干嘛呢?

    我有一点不理解,但我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有事情找我吗?”

    萧月宸在电话里面用苦闷无比的语气说:“我现在很饥渴,曹立。”

    我在接萧月宸电话的时候,另一只手在撸自己的老二。萧月宸这么一说,我的老二马上就站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呢?”我很奇怪萧月宸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一晚上没吃饭对吧?”

    可萧月宸说:“不是没吃饭,我现在非常饥渴!”

    她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现在晚上11点多打电话给我说你很饥渴,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想要找一个男人陪你上床?”

    萧月宸说:“上床这么无聊的事情,怎么可能让我觉得饥渴呢?我需要的是更刺激的事情,曹立,你应该知道我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萧月宸最大的爱好就是偷窥各种阴暗的事情,包括**,偷情,调教等等,又不仅仅只限于这些。

    听到萧月宸说这样的话,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关我屁事,然后我也在电话里面对她这么说了。

    可萧月宸没有生气,还是用刚才的语气对我说:‘你说曹立,我们如果搞出一点有趣的事情,会不会比较好?因为这个寒假已经快要把我逼的发疯了。”

    我想了半天,还是没理解萧月宸说的好玩的事情是什么?

    不过有一种危险的感觉扑面而来,我在电话里面对萧月宸说:“不管你喜欢弄什么好玩的事情,就是麻烦你一件事,千万不要算上我这一份,你做什么都好,反正和我没关系就行。”

    安安总算是洗完澡出来了。她的身上仅仅裹着一层白色的浴巾,洁白的肌肤上面还有一些没有擦干的水珠。

    我把电话直接挂掉,然后丢到了一边,呈现大字躺在床上,安安马上来到床边坐下来,一直素白的手已经很自然的握住了我的老二,然后开始套弄起来。

    安安的脸上有妩媚的笑容,用愉悦的语气对我说:“我今天后面也洗干净了,你要试试么。”

    “哦,是吗?”

    安安在床上趴好,屁股翘起来对着我,我才发现她的屁股里面有一个塞子,连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看来今天不玩就是对不起她了。

    安安起身之后搂住我的脖子,那个塞子被我握住之后马上露出苦闷的表情,“不要那么心急好吗?”

    我当然不心急,这个夜晚还长着呢。

    我和安安愉快地接吻起来,她的口腔里面有一股清新的味道,就在我贪婪地吸吮安安的唾液的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萧月宸打过来的。

    我觉得安安简直烦死人了,不管她要做什么样的诡异的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不是吗?

    我干嘛要接她电话?我又不欠她什么!

    我把电话直接关机,心里愤恨的想:这样看你怎么骚扰我。

    安安咬着我的耳朵问:“是今天晚上那个小女孩打电话过来的吗?”

    “不是那个小女孩,早和她妈一起回家了。”安安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陈婉娟没有打电话给我报平安,那么她究竟是平安到家了呢?还是忘记给我打电话了?

    我的头有一点疼,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去确认这一点了,眼前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就是和安安做快乐的事情。

    我将肛塞从后庭里面拔了出来,因为戴了十来分钟,后庭被撑的很开,翘起屁股之后一直在慢慢的蠕动着,有一股强烈的淫糜的感觉。

    一般女人愿意把老二放在嘴里,却不愿意用这个地方来**。

    女人普遍认为这个地方很脏,当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奉献出这个地方的时候,那她绝对是真心爱你的。

    我从臀部一直沿着脊背的线条吻到了脖子,这里是她的敏感区。

    在被我亲吻的时候,她忍不住发出喘息声。安安亲切的问我:“你爱我吗?”

    “我爱你!”

    在听到这三个字之后,她的身体无比动情,主动扶住我的老二,进入了她的后庭。

    在我们结合为一体之后,她发出了满足的呻吟:“你说我们要永远这样,那该有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