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萧月宸冷眼看着我,说:“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说:“能不激动吗?!这多变态呀!”

    “那你看这些变态的东西下面硬了没有?”萧月宸的问题让我很是无语,而且很不好回答。

    我只好说:“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萧月宸你这个人我知道没有什么道德感,但你至少应该有做人的良知吧?发现这种事情你还不报警?”

    萧月宸说:“我们这次玩的游戏正好就是警察抓坏人,我和你扮演警察,把这几个变态找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不是……我们把这种喜欢儿童色情的变态找出来之后又能做什么呢?难道代表月亮去消灭他?拜托,这种事情就应该交给警察去做!”

    萧月宸认真的看着,突然托起了我的下巴。

    这个调戏的举动让我有一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萧月宸到底想干嘛。

    萧月宸看着我说:’曹立,我发现你。还不是那么坏,至少有基本的良知。”

    “我本来就不是坏人好吗?”

    萧月宸说:“那你有种和张小美、和陈婉娟、和黄薇薇说这样的话吗?”

    萧月宸才这么一说,我马上就怂了。她手上掌握我太多的秘密了,我不从都不行。我的确不敢在这几个女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哎,说到底,游戏主动权还是在萧月宸的手上。

    只要萧月宸觉得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就必须去做;而我觉得有意思,萧月宸觉得没意思的事情,那就不必去做。

    我只用负责执行萧月宸异想天开出来的计划就行。

    萧月宸又打开了一个帖子,里面有很多幼女的图片,她问我:“你真的不喜欢吗?”

    我真的很想扇萧月宸一巴掌:“你没看网上那个说法吗,是说喜欢什么萝莉的男人,其实就是对自己的性功能不自信,就是变相嫌弃自己jb小而已,jb大的男人没几个喜欢萝莉的。”

    “这么说你是觉得自己的那个很大咯?”萧月宸问。

    “大不大?要女人说了算,要不你试试看?”

    萧月宸白了我一眼,挥了挥手,然后就开始整理桌子上的资料了,她告诉我:“这个论坛里面目前有34个用户,比较活跃的只有三个,这三个人,一个叫老李,一个叫贝贝。还有一个叫井中月。”

    老李和贝贝的名字,我没什么感觉,可是井中月让我想起了《传奇》里面的一把武器,这个人肯定是《传奇》玩家,那么年纪一定不小了,现在的传奇玩家一般年纪都30岁往上走。

    萧月宸补充说:“至少25岁。我觉得这三个人的年龄应该都在25到35这个区间之内,我仔细研究过他们的发帖,他们的帖子虽然不多,但是网络语言的使用上面和00后、和九五后都有明显的差别。”

    这我倒是来了兴趣:“差别在什么地方?”

    “现在的小朋友都喜欢用表情包,而不喜欢打字,只有他们喜欢打字,不仅喜欢打字,说话的时候标点符号都用得非常规范,只有老一辈的网名才会把逗号、顿号、引号、双引号,这些用得明明白白,说不定他们也是文字工作者。”

    我听了萧月宸的一顿分析,然后说:“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我真的不觉得这是依靠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就能解决的事情。”

    萧月宸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放心,我肯定会这么做的,但至少等我将这个游戏玩腻之后……”

    “玩腻是什么意思?”我问萧月宸。

    “就是说我找到另外的兴趣了,比如说上学的时候又遇见那个祁老师,祁老师又能带给我一种惊喜,比如说你和祁老师上床的视频弄到我的手机里面,我可以每天放学上学的时候,欣赏你那飒爽的英姿。”

    我听了萧月宸的话之后,脑袋上面一排黑线,我居然幻想满足这样的萧月宸的饥渴,我大概比萧月宸还要疯的厉害。

    萧月宸在键盘上按的速度很快,很快就侵入到了那个论坛的底层,所有的数据都呈现在她的面前,除了那些让人觉得不堪入目的照片之外,还有一些小视频,那都是需要积分才能获取的。

    除此之外,在底层的代码里面,萧月宸又找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翻译过来是这么一句话:世界侵害过我,所以我现在要反过来侵害世界。

    萧月宸对我说:“儿童性暴力的施暴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本身都是童年有过被施暴经历的,也就是说从受害者转变成了加害者。”

    我问萧月宸:“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到萧月宸朝着我说:“人心是非常复杂的东西,你指望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吗?曹立,我也很想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但是你觉得自己做得到吗?”

    我的的确确做不到。

    首先我们调查的那个人叫老李,老李是他的论坛名字,他的头像十分之恶心,是一个幼女的性器官图片。

    老李发了不少关于幼女的图片,有一些是网上找的,有一些拍摄的很模糊。

    萧月宸怀疑这些拍摄模糊的照片是老李在进行侵害的时候自己用手机拍的。

    我说:“现在的人都这么大胆吗?做坏事的时候还自己用手机拍下来留作证据?这些人渣虽然心理变态,觉得还不至于这么蠢吧?”

    萧月宸说:“这种心理变态,说不定要留下来自己慢慢欣赏呢?你如果能搞懂这些人的想法,就说明你也和他们是一样的人了。所以曹立我希望你不要总是用自己的行到逻辑来推断这些变态。”

    “好吧。”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几乎是一饮而尽,但是即便这样,也不能掩饰我内心的慌乱和紧张,我觉得自己正在和萧月宸一起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打开魔盒的后果说不定就是跌入深渊,有许多精神病人,是由精神病医师转变而来的,我可不希望自己常年接触那些阴暗的东西,以至于自己也变成一个阴暗的人。

    我看了看萧月宸,萧月宸的脸上依然是认真无比的表情,对她来说,有趣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