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我其实就一个想法: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我对于上学基本就是这么一个态度。一个人如果十年只做一件事,而且还是被强迫的,难免会变得懈怠起来。

    我想不仅是我,天朝的大部分学生都会有懈怠的时候吧。

    东西既然已经写出来了,我就已经打算好了承受后果。毕竟这东西是我自己亲手写出来的。我已经做好了周娜发怒的准备。

    周娜一发怒,当然会训斥我。

    但是周娜根本就我们训斥我,反而把本子慢慢地放了下来,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声我继续去做饭,就离开书房了。

    我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被周娜说教三个小时半。但周娜这么做简直让我有一种一脚踏空的感觉,总之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难道我耳濡目染,也变成一个抖m了吗?

    我觉得今天的周娜有一点不对劲,于是我慢慢悠悠地潜入到了厨房里面。

    灶台上面正煮着一锅汤,周娜系着围裙是背对着我的。

    我慢慢地靠了过去,我还没接近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周娜的肩膀慢慢地耸动着,好像在抽泣……

    等我从背后抱住了周娜,果然看见周娜哭得眼睛都红了。豆大的泪珠还在不断地落入滚烫的汤锅里面。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我一边帮周娜擦眼泪一边问。

    周娜抽泣了一下,并不理会我,面对我的拥抱也不躲闪,只是自己哭自己的。

    “是因为我写的周记吗?”我说,“我写的不好,我等下重新写好不好?”

    周娜还是没表示,看来我这次真的把周娜气得不行,“可不就是两篇周记而已吗?你再哭下去就真的不漂亮了。”

    我的话放周娜终于有了反应:“你说只是两篇周记而已,那我对你来说是不是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你这是怎么了,我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哦。”我听着周娜的话就知道她打算和我闹一场了。女人一般打算无理取闹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如出一辙的语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主动地引申到她自己的身上去。

    “你一定觉得我特别讨厌,特别啰嗦对吧?曹立,你放开我。”

    周娜越是这么说,我越是不敢放开她,我先主动把错误给承认了:“那个……我真的错了,我写得不认真,我以后一定认真,你给一个改过的机会好不好?”

    “是呀,不过是两篇周记而已,我凭什么要求你呢。你写或者不写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曹立你知道吗?我是真的想要你好,可是你每次都是无所谓的态度。我能带给你的是什么呢?张小美可以陪着你一起玩,可以哄你开心。我呢?我年纪比你大这么多,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你一定很烦我吧,年纪大、甩不掉、还啰嗦……”

    “我绝对没有!”

    周娜的声音哽咽了,“可是,曹立……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呀!除此之外我在你身边还有什么价值呢?”

    我的头被周娜弄得很疼,“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吗?感情这种东西又不是靠使用价值来衡量的,你是语文老师,这种事情不用我来教你吧。”

    今天的事情虽然是由两篇周记引起的,但其实是周娜长期焦虑心理的一个发泄。

    她毕竟是我的女人,偶尔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我也要承受住了。看来周娜比我想象的要脆弱得多。或者说成人比我想象的要脆弱得多。

    我一直以为张小美的软弱和对我的依赖是因为没有成年,现在看来绝对不是。

    我将周娜的身子扳过来,然后紧紧地抱住她:“你能不能不要胡思乱想。我真的没你说的那么多负面的想法,我这不是没长大有时候会有一点调皮吗?如果没有你管着我,我指不定会堕落成什么样子呢。周老师,你可不仅仅是我的语文老师,还是我人生的导师,还是我生理知识的老师,是你教我认识了什么是女人!”

    周娜听了我的话之后总算是破涕为笑,轻轻地捶打了一下我的胸口:“还不是因为你流氓……”

    我轻轻地抚摸着周娜的头发。周娜抬起头问我:“那我是你最重要的女人吗?”

    我看着泪眼婆娑的周娜,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你当然是。”

    “那好,你最重要的女人既然是我,那我要你和张小美分手你愿意吗?”周娜看着我,“我每次看到你和张小美在课间的时候说话简直嫉妒得快要发疯了!曹立!”

    周娜的话让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她提及的是一个我现在不想面对,但始终要面对的问题。这问题是一个选择题,或许还是一个单选题。

    我的沉默被周娜看在眼里,她在我的怀里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所以你根本就是骗我的对不对?那好,请你出去,你去找更年轻的张小美,反正你们都是最美好的年纪,而我已经人老珠黄了……”

    周娜的挣扎让我感到十分痛苦,但我又不愿意放手。

    最后我只能想出来一个最坏的主意,我将周娜推在墙边,按住了墙壁,恶狠狠地说:“周娜,你可不要忘记了,你还有很多艳照在我的手里,你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淫荡的女教师吗?”

    说到这里,我托起周娜的下巴:“你不过是我的玩具罢了,你忘记我们是怎么开始的了,是不是对你稍微温柔一点,你就不知所以,你以为能骑到我的头上来了?你现在是我的玩具,以后也会是我的玩具!”

    周娜没有顶嘴,只是用一种很桀骜、不屈服的眼神看着我。

    我关掉了打火灶上的火,然后拉着周娜去了卧室。

    我将周娜狠狠地摔在床上,在她的反抗之中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意志想要反抗,但是长期接受我调教的身体却反应诚实。我刺入的腔道是那样的温暖和泥泞。

    周娜又嘤嘤嘤地哭起来,但很快变成了欢乐的喘息声。

    我将生命的种子全播撒在了周娜的体内。

    周娜喜极而泣,在小声地啜泣之后,周娜小声在我的耳边说:“曹立,就算我能容忍和张小美分享你,她又受得了吗?你迟早是要做选择的。”

    周娜的话就像是一根刺,钉入了我的心里,让我遍体生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