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在历经了十六分钟二十四秒的煎熬之后,云琳的车子总算靠边停了下来。

    她刚才一定超速了,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你这样不怕自己的驾照被吊销吗?”我问。

    “驾照?我什么时候说过赞成有那种东西了?”云琳反问我。

    弄得我是一身冷汗,而云琳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疯狂了,我觉得以我的本事,肯定是驾驭不住她的。

    还好他喜欢的是陈飞扬,让陈飞扬把她这个盘接了最好,也可以算是为这个社会除去一个大的祸害了。

    我跟着云琳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想干嘛?”这是我最想问云琳的问题。

    但这个问题云琳自己都未必知道答案。她这个人一直都是率性而为的性格。也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

    这种人往往都很善变,前一刻喜欢你喜欢得要死要活,下一刻已经觉得你的存在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强烈侮辱了。总是在一个极端和另一个极端之间徘徊。

    云琳说:“想干你,你把菊花洗干净了吗?”

    “你在挑衅我,你以为我好欺负吗?”我看着云琳,“你的家世的确很了不起,但是我真的生气的话,是不会管你什么家世的。你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我绝对可以把你干到翻白眼。”

    云琳笑起来,露出一口好看的银牙:“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你对楼茜敢这样说话吗?”

    “我在楼茜的面前还动手打过架,在你面前我可是尽量地克制住自己了。”我说。

    云琳这个人你决不能太顺着她,我话里带刺反而更对她的胃口,“哦,那我不是还有受宠若惊?”

    “你本来就该这样。”我淡定地说。我觉得云琳来找我就两个原因,一是欠操,二是想操我。根本不可能有第三种可能性。

    我直接将云琳抵在了电梯上面,她不仅不生气,反而很兴奋地踮起脚尖咬住了我的下唇。然后双手也勾住了我的脖子。我们就在电梯里面激烈地舌吻起来。

    这个小妖精也不知道多久没找过男人了,一开始接吻就热烈得不得了,好像要把身体融化入我的身体里面一样。

    电梯突然打开了,进来一个牵着小朋友的女人。

    这女人看着我和云琳的样子之后,迟疑了一下还是牵着小朋友走到了电梯里面。

    一般人这种时候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然后不再做过分的行为。但云琳是什么样的人,她只看那女人轻蔑的眼神就生出了强烈的逆反心理,反而更加动情地吻住了我。

    我们两个人在电梯里面激烈地接吻着。而那个女人厌恶地叹息一声,将手盖在了小朋友的眼睛上面,还说不准看,这是很不要脸的事情。

    这样的话语更加刺激了我和云琳,我的一只手攀上了云琳的酥胸,云琳被我揉捏得全身发软,嘴巴里面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

    那个小朋友虽然看不见电梯里面的画面,但是听声音就足够变得面红耳赤了。

    这次电梯门再次打开,我和云琳到了。

    出来电梯之后,云琳对我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容。说实话我们刚才在电梯里面做的事情有一点过分。但大家都很爽就是了。

    云琳打开了自己公寓的大门。

    然后迫不及待地扑到了我的怀里。她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抛了出去,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我几乎被云琳扑倒在地。

    连大门都顾不上关,我们就开始激烈地接吻起来……

    云琳很着急。这么急色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迫不及待地将云琳的皮衣打开,而云琳配合着我的行为,同时她用脚趾头轻轻一勾,大门便被带上了。

    这房子里面只有我和云琳两个人,算是正是进入为所欲为的环节了。

    我的心里有暴戾的**在奔腾着。虽然安安也是喜欢手虐待的体质,但是自从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之后,我总是下不去真正的重手。但云琳可不一样,她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可以插进去的肉壶而已,根本就用不着怜香惜玉。

    我抓住了云琳的头发,将她往卧室里面拖行。云琳虽然痛,但是却一直在笑。

    在这一刻我觉得我和云琳都很变态。

    我将云琳抱起来,重重地仍在床上。而云琳的皮衣的拉链已经解开一大半了,露出里面那挺拔的酥胸。我直接埋首在云琳的双峰之间。我看到云琳半闭着眼睛,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这个刚才给了我一巴掌的女人,我可不想她立刻就爽到升天。于是我咬住了她的蓓蕾,鲜红的蓓蕾十分敏感,在被我用力咬住之后,云琳的脸上出现了苦闷的表情,而随着我嘴上力道的加重,云琳开始用力地想要将我推开,但是却被我按住了双手。

    “啊……好痛……”云琳一边叫痛,一边在我的身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我慢慢地松开云琳的蓓蕾,也不再按住云琳的双手。

    没想到云琳却用一股无比热烈的眼神看着我:“强奸我好不好?”

    “好个屁!”我说什么都不想让云琳称心如意,但她如果是被虐狂的体质的话,不管我做什么她都有得爽,这就比较让我有挫败感了。

    或许有别的方法?

    我问云琳:“你这里有什么性玩具吗?”

    “性玩具?”

    “就是跳蛋、绳子、口球什么的,你这里有吗?”我问云琳,如果有这样的性玩具的话,我就可以折磨云琳了,让她每次在将要抵达快乐顶点的时候不能得到满足,以我对女人身体的了解程度,我完全可以玩这样的游戏。

    云琳对我摇摇头,“你是这么没本事的男人吗?因为本事不够所以用借用外力来帮忙吗?”

    她总是喜欢说挑衅的话,弄得我一肚子都是邪火。

    我懒得和云琳争辩什么,直接去脱她的裤子。她穿的皮裤很是紧身,要脱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用了不少功夫,并且在云琳的帮助下才勉强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

    云琳的脸上都是期待的表情:“我已经好久没做过了,喂,你等下可不要让我失望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