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云琳的嚣张在五分钟之后变成了求饶。

    和云琳这种女人相干,什么前戏和套路都不用讲,就是要拳拳到肉,怎么猛烈怎么来。

    我现在公狗腰已经初见雏形,动起来就和打桩机差不多。云琳被我这么一弄,很快就泄了第一次,但我下面还一柱擎天呢。

    根本就不嘲笑云琳,反而继续在她的身上嘿咻嘿咻,丝毫不给云琳喘息的机会。

    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构造不同,女人在一场**里面是可以有多次快乐顶点的,而男人最爽的就是最后喷射那一下。

    不过三分钟,云琳又开始大叫起来,又到了第二次。

    我狠狠地在云琳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留下了红色的掌印,我对云琳说:“你就不能小点声?隔壁邻居还以为我在杀猪呢?”

    云琳抱住我的身子,屁股更加挺送,“我还要!我还要!我要你干死我!把我干到不能呼吸,不能思考!快!曹立!很刚才一样操我!”

    云琳其实不是那种特别难搞定的女人,似她这样喜欢逞强的女人可是很少。

    有云琳这句话,我也没什么保留,又在云琳的身体里面冲刺起来,每一次都确保能顶在云琳的子宫颈上,也就是女人所谓的花心。

    云琳的**声一声高过一声,最后她的身体变得无比僵直,腔道里面也变得无比火热,我一下子保持不住,全都射在了云琳的身体深处。

    射完之后,云琳的小屁股一抖一抖的,眼睛还是半闭半睁,显得享受极了。

    我们侧身睡在一起,我的老二还是放在云琳的身体里面。

    “好久没这么舒服过啦,你还是有一点厉害的。”云琳感慨说。在**差不多满足之后,云琳对我说话的语气也和缓了不少,完全不像刚才那么带刺了。

    我说:“可是我还没满足呢。”

    说话之间我的老二又一次硬了起来,云琳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表情,但是我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我和大多数男人一样,第二次的时候敏感度会下降,持久力会上升。

    云琳想要逃走,却被我死死地按住了小屁股,我在云琳的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是你先挑衅我的,这是给你的惩罚。”

    这一次云琳被我骑在身上,好像变成了我胯下的一匹母马,连呻吟娇喘的声音都不像那么有穿透力了。但我这次可是用上了全力,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征服这个女人。

    云琳虽然没了什么力气,但是很快还是到了一个接一个的**。人的身体是绝对不会骗人的,这一次我射在了云琳的嘴里。还逼迫着云琳把那些乳白色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

    云琳已经被我干得有一点神志不清了,对我的要求照单全收,一点反抗的精神都没有。

    这么做了两场,我也是觉得很累。而且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还觉得肚子很饿。好在云琳的家里也不少零食,我吃了一点零食之后,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

    而云琳也算是恢复过来了,“我们上次做的时候你可没这么厉害呀!”

    “那是因为在打野战,野战能和在床上的正式回合一样吗?”我看着云琳,心想她以后估计都不敢惹我了,今天算是把她给干服了。

    我的想法挺美好的,实际又是另外一回事。不如说我大大地低估了云琳。

    云琳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老二,随后不等我吩咐,就把我的老二吸入了嘴里。云琳的口活还算不错,我的老二在她的嘴里迅速地壮大。

    然后云琳愉快地将我的老二吐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并且撸动起来。

    她居然还想要吗?

    看来这个女人的欲念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

    平常被我这么搞上两次,就是石巧也会非常满足。云琳居然还敢继续挑衅我。

    撸动着我硬邦邦的老二,云琳说:“你还能干吗?”

    我对云琳的话嗤之以鼻:“刚才是谁一直在求饶来着。”

    “我……我才没有呢。”云琳这下子不认账了,不过也没关系,我对云琳说:“等下我会干得你叫爸爸。”

    “爸爸……爸爸……”云琳娇媚地叫起来。

    “欸?怎么突然这么听话?”我问云琳,一时之间也才不到云琳的葫芦里面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我将云琳拉到自己的怀里来,云琳靠着我的身体,手还是不愿意松开我的老二,在我的耳边小声说:“人家刚才都差点被爸爸操死过去了,等下爸爸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嘛。”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既想要被操,但是太激烈了又受不了是吗?”

    云琳在我的怀里没说话,但手上对我老二的套弄依然没停。

    “原来你就这么一点能耐吗?刚才不是很厉害吗?还敢打我一巴掌?”我看着云琳。

    “人家下次不敢了嘛,爸爸大人有大量……”云琳用无比娇媚地语气说。这是女人的优势所在,尤其是是漂亮女人,一旦在床上服软认输,不管男人有多大的怒气都马上烟消云散了。

    “那太温柔了你不过瘾怎么办?”我问云琳。

    “会过瘾的!人家里面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呢,呜呜,就是爸爸刚才干的太猛了……”云琳对我的称呼已经完全变了。我的心里顿时有一股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成就感。

    我问云琳:“你等下想在哪里被干?”

    云琳说:“我想在窗户前面被干……会特别刺激。”

    这里是三十七楼,在窗户前面被干也不太用担心走光的问题。而且这种暴露的感觉一定会很刺激。

    是不是每个有钱的女人内心里面都会潜藏被虐待的**呢?我突然有了调教云琳的想法,如果把这一副身体调教得更加淫荡会怎么样呢?

    像云琳这样的大小姐,刚才还不可一世来着,现在居然一口一个“爸爸”,简直骚媚入骨。

    我拍拍云琳的屁股,她愉快地从床上下去,来到了落地窗前,趴在窗户上,同时将屁股翘了起来,她用两只手分开花瓣,谄媚地说:“爸爸骑着我看外面的风景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