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我在去张小美家的路上遇到了萧月宸,萧月宸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

    如果是平时的话,我或许还会多嘴问一句萧月宸怎么了,但今天我可还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我和萧月宸错身而过,萧月宸只是看了我一眼,居然连和我打招呼的**都没有。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她正在做的事情一定很不顺利。

    等我们错身而过之后,萧月宸这才在我的背后慢悠悠地说:“曹立,张小美那边好像出状况了。”

    “等等,你不是说你再也不会监视张小美了吗?你怎么知道的?”我转过身去,追上了萧月宸。

    萧月宸无力地看着我:“你没看她qq上面发表的说说吗?”

    qq这种软件,除非是为了作业,一般我是不上的。我可没有赵旭东那么好的精力,可以一整天都在网上和小妹子聊天打屁。

    “我还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萧月宸白了我我一眼,“张小美又不是我的女朋友,这关我屁事啦,我还有事情你别烦我。”

    “喂!是你主动和我说话的吧?”我盯着萧月宸。

    萧月宸很严肃地对我说:“我还有正经事,你的私生活我就不参与了。”

    她的说的正经事难道和之前发现的那几个变态恋童癖有关系吗?我追问了几句,但萧月宸根本就不打算搭理我。

    算了,先不去理会她。还是正经事要紧,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正经事就是去看张小美。

    除此之外别的什么事情很真的不重要。

    所谓人生的大事,无外乎生老病死。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需要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张小美,劝慰的话我有些说不出口,但除此之外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的心里很忐忑。

    周舟说张小美的脑子里面有一个肿瘤,这肿瘤九成是恶性的。恶性意味着人生的游戏随时可能结束。

    我不知道张小美做错了什么,这种倒霉的事情居然会找上她来。

    我突然之间身体有一点发冷,好像十年前我就有差不多一样的想法。那是在父母过世的时候,我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或许天上的神明就是一个变态,喜欢玩随机杀人的游戏。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张小美家的门口。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开始敲门。

    开门的是张小美的妈,我的准丈母。

    张小美的妈是认识我的,大约也知道一点我和张小美的关系,所以对我的态度很是微妙。她妈对早恋不是一棍子打死的态度,反而是一种不赞成也不反对的微妙态度。

    当然了,这种微妙的态度是建立在不知道我和张小美在床上玩的那些花样的基础上。要是她知道了我和张小美玩的那些变态游戏,说不得又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阿姨好。”

    丈母娘很热情地把我请了进去,还很主动地帮我拿了拖鞋,在这件事上和张小美差不多。

    张小美正在房间里面,看到我来了之后有一点惊讶。因为一般我来找她都会提前联系她,然后避开她的父母好和她独处的。

    当然了,张小美也犯不着因为这点小事就和我生气闹别扭,她只是很好奇地看着我,不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那个……阿姨、小美,我都听说了,还有我也看了小美你新的qq签名了。”我说,“小美你不愿意告诉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张小美如遭电击,很懵地看着我。

    张小美的qq说说写的是这样的句子:“如果我就这样死去,他还会记得我吗?哪怕只是半年。”

    丈母娘也有一点懵,然后脸上出现了僵硬的笑容,“现在情况有一点小小的变化,小美,你自己和你的同学说吧。”

    “变化?”我的心里开始忍不住祈祷起来,我希望是好的变化。

    张小美对我点点头,然后在沙发上坐下来问我:“你喝什么饮料?”

    听到这个问题我真的是差点吐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我饮料的事情!”

    因为在丈母娘在这里的关系,不然我的言辞肯定还会更加激烈一点。

    “哦,你说生病的事情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小美的脸上变得忧心忡忡起来,“医生说不幸中的万幸是肿瘤是良性的。不过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接下来张小美说了许多关于病情的话,有许多专业名词,我听得不是太懂,但总体上张小美的意思我还是听懂了。

    她的病很不幸,但是不幸中的万幸是不会有生命危险,至少暂时是这样。

    可能以后还是要做开颅手术以绝后患。

    听到开颅这两个字我就有一点怕,因为人的头脑是很精密的器官,这手术的风险一定很高。但不做的话,脑袋里面又等于放下了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这个事情……真的对不起。”张小美脸很红,“我也是刚才和我妈一起去复查之后才知道是这么回事的,因为一开始检查的结果很不乐观。过几天我们打算去北京的医院再看一遍,不过医生说结果应该就是这样不会有错的。”

    过几天应该要开学了,不过和这样的大事比起来开学倒显得无关紧要了。

    丈母娘看着我和张小美,感慨道:“还是年轻最好呀。”

    然后又对张小美说:“我出去一趟,下午回来接你去吃饭,你和你同学在家里好好玩,别怠慢了人家。”

    说完丈母娘就走了,我将丈母娘送到门口。丈母娘长得挺漂亮的,张小美和丈母娘有七八分的相似,现在我的心神开始放松了下来,看着丈母娘的脸突然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丈母娘是不是也和张小美一样是被虐体质呢?

    啊,不!我说反了,应该是张小美的被虐体质是不是从丈母娘那里遗传而来的呢?

    我将丈母娘送到门外,然后关好了门。还来不及回到沙发那边,张小美已经等不及扑到了我的身上,我也紧紧地搂住了张小美,真的是一点都不敢松开她,就好像稍微一松手她就会从我的身边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