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我搂着张小美,而张小美在我的耳边吹气说:“老公,真的很对不起。”

    “你又没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要道歉?”我问张小美。

    “可是我让你为我担心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没事就好。”我轻轻拍张小美的事情,“经过这个事情我也算明白了,张小美你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真的和你没完!”

    “嘻嘻,人家知道了啦。”

    张小美这时候突然回过神来,“你怎么突然知道这件事的?”

    “是……萧月宸,她告诉我你的qq说说有古怪,不然我还真的不能发现你的事情。”我选择了出卖萧月宸,如果说周舟的话恐怕会有其余的麻烦。

    “那也不关她的事情!”张小美气呼呼地告诉我,“我就是真的要死了也不需要她姓萧的来可怜。”

    “你这……”

    其实我说的话是有漏洞的,张小美的qq上只是写了自己的心情而已,并没有写具体的事件。但张小美一生气,脑袋一晕,也就不追究这些细节了。

    “你又去看萧月宸了?是不是想等着我死了之后你马上去追求她?”张小美狠狠地瞪着我,“你要是敢和姓萧的在一起,我张小美就算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在你们**的时候,我就变成鬼附体在你们的身上,吸取你们的阳气……”

    “喂……你这已经不算是恐怖故事,算是修真故事的范畴了吧?”

    张小美重重地哼了一声,又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下,这一下很重,我虽然穿着衣服,但还是疼得呲牙咧嘴的。不过张小美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许多。

    “其实我是真的怕失去你,小美。”我说对着张小美说。

    张小美的脸又一次变红,“你就知道哄人家开心!”

    “不是,我经历的失去已经太多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不然我觉得自己真的会发疯。”我说。

    听了我的话之后,张小美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原来我对你和父母一样重要吗?”

    我没有迟疑:“我们一起做了那么多好事情,你以为谁还离得开谁吗?”

    张小美听了我的话之后开始满意地笑,但我是真的笑不出来。生离死别这种东西我真的是已经受够了。我以前觉得自己够坚强,但是经过张小美这个事情之后我才惊觉我的心早就已经变得四分五裂、伤痕累累了,只是时间一长我就对伤痕感到麻木了。并不是伤痕已经愈合消失了。

    今天这个事情可以算是劫后余生,理所当然应该和张小美做一次爱来庆祝的。

    但是我真的不是很有心情,连老二也很平静。虽然张小美换上了性感无比的睡衣。我刚才在周舟那里虽然做过两次,但我一直年轻气盛,一天来个五六次的时候并不算少。如果真的有兴致的话,身体这方面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少女的身体已经渐渐有了丰腴的感觉,但该瘦的地方还是瘦,这绝对是我最爱的身材类型。但我看着这身材居然没气生理反应。连张小美都有些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我想大概是因为审美疲劳吧。张小美是很漂亮,如果出道娱乐圈都不用整容。但再漂亮的女人也有看腻的时候。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每一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上她上到想吐、操她操到恶心的男人。

    这话有些恶搞,但一定程度上还是有道理的。

    或许,伟大爱情的最强敌人不是生离死别,只是时间而已。

    人飞天性就是喜新厌旧,这一点谁也没办法否认。

    张小美的心思很敏感,她抬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你是不是嫌我烦了?还是厌倦我的身体了?”

    “怎么会!我只是……”我的心里有一种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心情,这一股心情让我没那方面的兴致。

    “好像是亲情的感觉……”我对着张小美说。张小美一直都对我很好,而我也很享受张小美对我的好。

    “我不要!”张小美在我的怀里撒娇起来,“我们还没结婚呢!明明在一起都没有一年,你现在就和说亲情!还不就是嫌弃和我没有激情了!你肯定是被那个姓萧的狐狸精勾走魂魄了!”

    张小美极度吃醋的时候显得很可爱,可能她自己都没发现这一点。平时在学校的她高高在上,对谁都是愣着一张脸。以至于曹立他们以前都在背地里叫她冰冰,一是说明性格,二也是说明相貌,张小美的确有和那个女明星相提并论的容貌资本。

    我轻轻地拍张小美的后背,张小美在我的抚摸之下表现在出了享受的表情。

    “要是你妈突然杀回来了怎么办?”我问张小美。

    “我妈说的是吃晚饭的时候回来接我,这还有好几个小时呢,够我们愉快地玩耍了。”

    我看着张小美胸前的丰满,“那丈母娘也有可能杀个回马枪呀,如果丈母娘看到你已经穿成这样了,会不会要我的命?”

    “当然不会!你是我的男人,她要是把你怎么样了我怎么办?”

    我主动地伸出手握住了这一对玉兔,不管从弹性还是形状,以及皮肤各方面来看,都可以说是上乘的艺术品。怎么把玩都嫌不够。

    但张小美居然和我说过她想要玩穿刺。

    所谓的穿刺就是用东西刺穿**……一开始是用针,后来东西越来越大,直到能戴上乳环,乳环才是张小美喜欢的奴隶的象征。

    但这地方是人体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如果用针刺的话肯定会很痛。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真的要玩,我要把张小美紧紧地捆起来,然后最好还是吊起来,这样张小美就不能挣扎了,或者说她就算挣扎也影响不到我了。

    吊起来需要专业的器材,我们没这种器材。倒不是买不起,而是买来了不知道放在哪里。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我觉得这种玩法真的变态。

    我一直都很抵触会在身体上留下不可磨灭印记的玩法,只因为女人这样很容易被玩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