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我这么说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一开始是针刺,然后是乳环,接下来就是阴环了,然后阴环的数量增加,最后身体被彻底地玩坏。变得和肉便器一样。

    这种重口味的调教对身体的改造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玩坏之后是没修好的可能性的。

    现代的整容医学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你要想回到以前那只能指望投胎。

    我一点都不想把张小美玩坏,就是每次玩过捆绑之后我都会主动帮忙揉搓张小美的四肢,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活血。

    张小美被我掌握了玉兔之后已经开始呻吟起来,然后更加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老公,人家要嘛……”

    看来今天老二又要加班了。

    我都想好好弄一点东西给它补一补,但是赵旭东又对我说所有的中药你都需要肾脏去吸收的,你要是盲目吃药反而会增加肾脏负担的。到时候越吃越是肾亏,越是肾亏就越是离不开药物。

    赵旭东说的吓人,但仔细想一想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所以我听了赵旭东的话,没病不要吃药,多喝水多运动比什么保健品都强。

    我和张小美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彼此身体的敏感点都很清楚,做起爱来也有一种驾轻就熟的感觉。

    这感觉是一把双刃剑,有好有坏。

    因为太过熟悉,有时候会缺乏一点激情,但大家真的做起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其实有一点担心丈母娘会杀回来,所以抱着张小美在她的书桌前狠狠地操了一顿之后就没有第二发了。张小美被我操得服服帖帖,做完之后主动躺在床上用唇舌帮我清理老二。

    张小美弄完之后又继续对我撒娇起来,理由是刚才做得还不够过瘾,但是被我严肃地教育了一顿,我们现在还这么年轻,来日方长。怎么可以这么贪图这种事情呢?

    张小美被我说得可怜兮兮的,我以前就很吃她这一套,一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都会轻易地满足她。

    但现在我对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差不多已经快要免疫了,而且我也发现张小美的心智对比我的话严重不成熟,有许多时候都需要我来教育她。所以她这一声爸爸可不是白叫的。

    做过之后,我的身份也顺理成章地从老公升级成了爸爸。

    一般来说,在我刺入张小美的身体之前,她是不愿意教我爸爸的,但一旦刺入了她的身体里面,哪怕只有一丁点儿,她都愿意主动地叫我爸爸。

    我们一般会在做完之后讨论许多事情,比如学校班上的事情,也有一点关于未来的规划。

    张小美对未来完全没什么规划,她对于未来的想法几乎都是基于那些电视剧和小说而产生的,几乎和现实没什么关联。或者说是多半现实里面不会发生的事情。

    不只是张小美这样,现在许多小女生都是这个鸟样——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我一直都很喜欢张小美的屁股,现在我也不吝惜表达对她屁股的喜欢。

    张小美的屁股又白又圆,有一种妇人的感觉,每次看她慢悠悠地扭动小屁股我都会产生强烈的冲动。

    张小美一开始对自己的屁股很苦恼,因为牛仔裤越来越紧绷。但是发现我是真的特别钟爱她的屁股之后,也就由他去了。

    但女孩子总很容易有减肥的想法,我认识的女孩子里面每一个都会说减肥这两个字,不管自己的身材如何。

    这一点张小美当然也不例外,我的手慢慢地在她的屁股上摸来摸去,张小美抬起头:“爸爸,你变态!”

    “我怎么变态了?你要是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小心我弄死你。”

    “那你弄呀!”张小美兴奋地说,“快点惩罚我吧!”

    我古怪地看着张小美:“你这么性奋,还叫惩罚吗?我现在不给你满足就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怎么这样!”张小美嘟起嘴来,在我的手臂上咬了一下,然后身子在我的怀里扭来扭去,被子也被她弄得乱七八糟,洁白的肌肤大半暴露在空气里面。

    “别闹了!担心感冒!”

    听了我的训斥之后张小美马上老实下来,“可是爸爸就是变态呀!”

    我问:“为什么?”

    “从我妈走开始,你都摸了两个小时屁股了,这么喜欢屁股还敢说自己不是变态吗?”

    “我当然是有理由的嘛。”

    “什么理由?”

    “摸着舒服呀。什么道理能大的过舒服这两个字?你都不知道,上体育课的时候,几个班的男生都在盯着你的屁股看,这么美不胜收的屁股哪个男人不喜欢的?”

    “讨厌!我是校花好吗!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变态喜欢看屁股不喜欢看脸吗?”

    “我可没说你脸不好看,你不要诬陷人!”

    张小美的一只手又握住了我的老二,慢慢地揉捏起来,其实不止张小美,我上过床的年轻女孩子几乎都喜欢把老二当玩具玩。硬了觉得很凶、很可怕,软下来之后又觉得qq弹弹的,很是可爱。女孩子几乎都是这么说的。

    “小美,我们今天到此为止不好吗?你的身体……还有心理我觉得都没有缓过来。”其实是我自己没有缓过来。

    张小美闷闷不乐地说:“好吧!不过我今天可是危险期,又忘记吃药了。你说要是怀孕了怎么办?你会对我负责任吗?”

    听了张小美的话之后我差点如吐血,刚才周舟和我玩这一出也就罢了,张小美这么懂事的女孩子也要和我演这种戏吗?

    在我配合张小美演恩爱戏码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我和张小美都吓了一大跳,我们现在的状态可是在张小美的床上还一丝不挂。

    还好不是张小美的妈我的丈母娘,而是石巧打过来的电话。

    接到石巧的这个电话我有一点没回过神来,感觉我们好像有半年没联系过了,能体会到一股明显的距离感。

    其实我们也就一个星期没说话而已。

    上个星期的时候我没炮打,哦不对,是找不到钱。于是主动联系过石巧,想要出卖一下自己的**,顺便在石巧那里赚一点小钱什么的。

    但是那个时候石巧去爱琴海度假了,现在总算是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