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石巧说的那一块地,陈飞扬争了很久。

    可以说陈飞扬在d市活动的核心就是为了那一块地,现在那一块地落入了石巧的手里。那陈飞扬花的那些钱和精力不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吗?

    一直以来陈飞扬的主要竞争对手都是几家国企。国企和政府的土地买卖,属于把左手的钱成右手的土地。说起来很玄幻,但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的。

    石巧是怎么蛰伏着从斜地里杀出来拨得头筹的,我想肯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但在这之前石巧连我也没透露一点口风,如果不是她主动和我说这件事,我甚至都不可能知道她是大赢家。

    这个女人果然和安安说的一样可怕。

    石巧露出烦恼的表情:“地虽然拿到手了,但各种证件还没下来,虽然说翻车的可能性不是很高,但如果没几个厉害的官二代出来站台的话,项目肯定很不好做。”

    “楼茜那边我会帮你说说的,既然是赚钱的生意我想她一定会有兴趣。”我也是做个顺手推舟的人情罢了。何况这个城建规划出自楼茜父亲的手笔,楼茜比其余的官二代更加有拿钱的资格。

    得到了我的答复之后,石巧很是开心,“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一定会给你报酬的。”

    石巧会给的报酬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同时一只手已经摸在了石巧的大腿上面,“我现在想要一些利息行不行呢?”

    石巧主动地分开双腿,方便我的探索,嘴上却说:“今天恐怕不行,等下还有三个应酬。”

    真是典型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老实。

    我发现我身边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特质。周娜每次对我说教人生的道理,还有在学校怎么和同学相处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拉下我裤子的拉链,然后慢慢地套弄我的老二。

    石巧又问我晚上的应酬有没有兴趣和她一起参加。

    这种无聊的应酬劳心劳力,我可不想把自己的人生浪费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寒假已经没剩下几天了,这几天的时间对我来说格外宝贵。

    我和石巧在一起喝了一个咖啡,她的时间真的很紧,喝咖啡在需要掐着时间。

    喝完一杯咖啡之后,楼茜来了。

    楼茜今天穿着职业套裙,看到我和石巧在这里喝咖啡略有一点意外的样子,不过很快就变得沉静下来了。

    石巧刚才已经和我说过了,我要帮她搞定楼茜,请楼茜也入局。

    楼茜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和石巧聊起天来。她们聊的都是服装品牌的问题,生意的事情一点都不谈。搞得很有格调的样子。

    对服装这东西我一点都不懂,所以就很老实地闭嘴不说话了,省得献丑。

    没过多久,石巧就告辞要离开了,楼茜也跟着站了起来,却被石巧按住了肩膀,神神秘秘地笑看着楼茜和我:“你们年轻人聊,我有事先走了。”

    等石巧走了之后,楼茜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她是不是以为我们上过床了?”

    “没吧,我和她说过了,我们之间没有**关系。最多我算是你的派遣员工。”

    刚才还说要走了,等石巧真的走了之后,她反而安稳地坐在我的对面了,连咖啡都叫了续杯。

    楼茜说:“你今天应该算是石巧的派遣员工吧。怎么,她派你来勾引我吗?”

    “当然不是。”我说,“你可不要小瞧了石巧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你对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就这么称呼的?”

    “楼茜,你今天不是来挑刺的吧?”我对楼茜说,“石巧安排我给你送钱。”

    “送钱?你知道有多少人想给我送钱我都不要吗?”楼茜说,“不过你说石巧不可以小瞧我是同意的。她做人和做生意的手腕都太厉害了。”

    石巧的厉害我不在商场上混所以看不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要么正在上床,要么就在奔向上床的路上。我接触的石巧用一个词语就可以形容,那就是欲求不满。

    以前安安和我这么说的时候我还有一点不以为然,现在事实说话,石巧真的挺厉害的,这个项目如果一做成,那么石巧的身价肯定百亿往上走。v

    这么有钱的石巧对我来说肯定算得上是粗壮的大腿了,如果能抱上石巧的大腿,那我说不定也能发一点小财。我这个人没石巧、陈飞扬那么大的野心,不需要几百亿的身价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满足自己的野心。我只需要小富即安就够了。

    我对楼茜说:“石巧想要你入局那个地产项目。”

    楼茜笑着说:“石巧是想要我给她站台对吧?这样一来各个衙门的人吃相也不敢太难看。”

    “确实有这个意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我问楼茜。

    “我当然没有兴趣,我可不喜欢被人当做枪来使。”楼茜看着我说。

    “小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商场上的事情本来不久是利用来利用去的吗?你能被人利用说明你有价值。”我努力地说服楼茜,“我就不信你对赚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对钱当然有兴趣。”楼茜说,“那石巧愿意给我多少钱呢?”

    “钱的事情你们可以自己谈,我只负责拉拢你入伙。”我摊摊手对楼茜说。

    “哦?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看来你的石巧对你依然不是很信任哟,你要不要考虑跟着我混。”

    我苦笑起来:“还是别了吧,你和陈飞扬一样,都把我当做男公关,整天构思的都是我怎么陪你的女客户上床,这种工作还是免了吧。我怕身体吃不消。”

    “你这种人原来还会有这种担心?”楼茜说,“我还以为你是一个种马来着,满脑子都是交配。”

    “好了,不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了,石巧让你入局你答应吗?”我说,“至于合作细节的问题你们可以自己谈,你如果有意向我这边就大功告成了。”

    楼茜拿起咖啡,小小地抿了一口,“你说我应该答应吗?曹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