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已经说了这么多话了,楼茜的态度还是这么玄乎,让我有也一点不爽,原本我以为这件事会很好搞定的。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谁会讨厌别人给自己送钱呢,对不对?

    但好像愿意给楼茜送钱的人太多了,所以即便是这样的事情她都要挑剔一番,还是以骄傲的宫主的姿态。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她们这些官二代或许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和我们平头老百姓不同了。

    我双手按住桌子,看着楼茜说:“你当然应该答应,不然石巧那边我怎么应付,最多你们细节谈不拢来然后一拍两散,我事后请你吃一顿饭!”

    楼茜轻声地笑起来:“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只要你能请我吃饭我什么都答应石巧。”

    我听了之后简直想要吐血,我一顿饭能吃几个钱。石巧那边可是上百亿的大生意,随便分一点出来都是好几千万了。

    可女人的逻辑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楼茜说:“趁着我今天心情好,给你说点好玩的,你看怎么样?”

    “听说你的石巧搞了一个合资公司,连陈飞扬都有参与哟,然后在石巧的主导下一举拿下了这么大的项目,应该是普天同庆的时候对吧?”

    我看着石巧,期待她下面会说什么。

    石巧说:“可是我听说陈飞扬已经在联系别人一起反水你的石巧了,弄得石巧现在很是难受。说不定会被踢出局哦,所以石巧现在需要许多外援,我就是其中之一。”

    “你的消息哪里来的?”我看着楼茜问,刚才石巧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气定神闲,一点都不焦虑,我严重怀疑楼茜的消息是无稽之谈。

    “何况现在现在陈飞扬应该还没回来d市吧?陈飞扬不是和云家一直在合作吗?”

    楼茜说:“小弟弟,陈飞扬不在d市不代表他的影响力不在,派一个代表常住在d市就行了。至于云家,对石巧逼宫他们可能就是幕后主脑,而陈飞扬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云家要的是什么?”

    “把石巧踢出局吧,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股权的问题。项目太大,石巧的本钱又不是太够,所以……在话语权上会受到严重的掣肘。但到现在为止,你的石巧都是最大股东哟。她居然有这么强的压制力,这一点连我也没想到。”

    我其实对股票、基金这些东西不是很了解,我想一般的高中生对这些东西也不了解才对。

    但基本的常识我还是有的,比如说谁的股权多,谁说话的分量就重。董事长往往就是拥有股权最多的人来担任的。

    “可是石巧不是也很有钱吗?”就我知道的而言,石巧在d市就拥有三家五星级酒店,还不算别的七七八八的公司。

    “石巧当然很有钱,但是这可是一个上百亿的项目,石巧哪里来的这么多现金,她就算和别人合作,起码也要投入四十亿以上,石巧自己的身价都未必有四十亿。不管做什么生意都是需要本钱的,我关心的是石巧的本钱从哪里来哟。”楼茜说。

    她这么一说连我也陷入了沉思,如果是我处于石巧这个位置上会怎么做呢,这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位置。可以一步登天,也有可能失去所有。

    “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楼茜说:“当然是从银行借,地产开发商一直都是和银行穿一条裤子的,而且最近央行又要开始放水了,房价肯定又会上涨一波。好像连老天都在帮你的石巧哦。她这个项目十有**是能做成的,如果我也站到她的阵营里面去,那她的胜算又更高了一点,可这真的又是你想要的吗?一个大赢家的石巧?”

    “大赢家石巧有什么不好的?”我想的是石巧如果赚大钱,那么我也能跟着小发一笔。

    可是楼茜说:“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石巧。”

    我和石巧已经搞过许多次了,石巧在我面前真情流露的时候真的不少,所以我不同意楼茜的看法,至少我对石巧的了解要超过楼茜对于石巧的了解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肯定的。

    楼茜说:“看你的眼神似乎很不屑我的说法,所以你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高中生,我问你,安安的场子是不是被人扫过?”

    “你说的是那天那个石处长的事情吗?那天晚上安安的酒吧被缉毒,然后石处长被带走……可谓损失惨重。”

    楼茜说:“对,就是那件事,你还为了这件事来求过我,看来你的记性还不是那么差,你现在还没弄清楚是谁捣的鬼吗?”

    我的反应不算慢,“那件事一直没查出来,等等……你是说石巧?”

    楼茜说:“什么事情想查都是一定能查出结果的,查不出结果只能说明你的段位不够。”

    “你有证据吗?”安安和她是这么好的朋友,我觉得石巧不至于这么不留情面。

    楼茜说:“我没有证据,但不管什么阴谋诡计,你只需要看最后的受益人是谁就行了。玩弄手段不就是为了利益吗?”

    “怎么会……”我的心里无比震惊。这个事情我真是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会有这么一出。

    “那,为了安姨,你还要和石巧穿一条裤子吗?”楼茜问我。

    我当然也想很有逼格地冲到石巧的面前问石巧为什么要玩弄阴谋,然后再狠狠地训斥她一番。但……现实生活不是偶像剧,我这么做只会自讨苦吃。石巧的确搞了安安一回,不管她要对付的对象是谁。

    有怒气都不能向比你强得多的人发,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

    “石巧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你要和她斗的话还是太嫩了。”楼茜说。

    “是吗?”我对这话不以为然,先不说我和石巧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我可是在床上干得石巧心甘情愿叫我爸爸来着,怎么会不是她的对手呢。

    楼茜说:“石巧和陈飞扬这些人这么快达成协议我还真是没想到,他们一旦强强联合……恐怕会赚大钱。”

    “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说,“你难道不想赚大钱吗?”

    楼茜说:“我可要回去好好想一想,世界上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小弟弟,你要出来混,还是太嫩了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