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和楼茜谈完了这么一回之后,我的心里始终有一点疙瘩。

    感觉石巧这个人有一点太过功利了,为了达到目标可以说是不折手段。和这样的人交往毫无疑问是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为了利益出卖你。

    但石巧对我一直很大方,或许在她看来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床伴吧。

    这样其实也挺好,我只要不和石巧站到对立面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我要怎么才能站到石巧的对立面呢?

    我想了许久都没想出来,我只是一个小杂鱼,想要做石巧的敌人肯定会被嫌弃分量不够。

    而陈飞扬也在这个关键的节点回来d市了。

    陈飞扬回来的第一天就要请我吃饭,还不是陈飞扬主动联系我的。

    而是陈飞扬的老妹陈漫给我打的电话,她也跟着陈飞扬一起来了d市。她的意思是和我一见如故,今天正好陈飞扬做东,所以想请我一起出来吃个饭。

    陈漫问我是否愿意赏脸。

    我答复说:“我要稍微考虑一下。”

    陈漫的语气马上就变了:“如果是陈飞扬的话你一定不敢拒绝吧。”

    不是不敢,而是不会。我对陈漫有一点抗拒,本能地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难搞,而且她的哥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并不想过分地参与进去。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很容易搞得里外都不是人。

    马上又换了陈飞扬接电话,陈飞扬在电话里面直接对我说:“老弟,在整个华东的商圈里面我要请谁吃饭,没有不给我面子的,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要考虑的。”

    陈飞扬说完自己都笑起来,“怎么样,晚上要不要过来一起玩一玩?”

    我正躺在嫂子的膝盖上,全身懒洋洋的,“出去玩还是别了,晚上我带我女朋友过去。”

    嫂子正在看电视,听完了我和陈飞扬的对话也没什么表示,但既然是陈漫请我吃饭,我觉得还是带一个女人在身边比较安全。

    毕竟陈飞扬对他妹妹的事情表现得就像是控制狂一样,我可不想引起陈飞扬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但没想到嫂子居然拒绝了我,说他们公司今天部门聚会,还让我早一点回来,不要和那个陈飞扬学坏了。

    既然嫂子不愿意去,那我就找张小美吧。

    反正我身边绝对不缺愿意陪我去参加饭局的女孩子。

    张小美听到我要她陪着吃去吃饭的时候没什么表示,只是奇怪地问我什么时候背着她认识了这个姓陈的朋友。

    我特别换了一身西装。张小美在看见了我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穿得这么正式干什么?不就是朋友之间简单地吃个饭吗?你见我妈也没这么正经吧?你个笨蛋!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姓陈的了?”

    “喂!陈飞扬是男的好吧!张小美请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自重一点。”

    “我才不管呢!曹立,你快说是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了?

    “滚蛋!”

    张小美可不管这些,过来之后亲密地搂住了我的手臂。我对张小美有一点无可奈何,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等她到了那种场合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穿西装了。

    陈飞扬请客的馆子很有名气,消费当然也很夸张,不过我也差不多习惯了,跟着陈飞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一顿饭吃一万块钱那是常有的事情。

    张小美进门的时候就一直很好奇地看着我,大约是想问你的朋友怎么会在这里请客之类的话。

    但前面一直有一个礼仪小姐带路,张小美就不好发问了。

    从包厢能看到华灯初上的夜景。

    陈飞扬已经来了,今天依然穿着西装,只是没打领带,显得很是随意的样子。

    但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陈飞扬,他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这一点我真是无比佩服他,先不说他肚子里面有没有货,至少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绝对是丈母娘最喜欢的女婿类型。

    看到我身边又换了女伴,陈飞扬没说什么,只是对我笑了笑。

    看着陈飞扬暧昧的笑容,我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除了陈飞扬之外,还有几个官二代,名字我叫不出来,但脸还是熟悉的。d市台面上的人也就这么多,来来去去差不多就脸熟了。

    他们看张小美的眼神都无比惊艳,张小美正处于最好的年纪,也是最好的容颜,让男人感到惊艳实在是太正常了。

    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次连陈飞扬都忍不住多问了张小美几句话,张小美对答都很得体,只是一直靠在我的身边,看来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气氛。

    冷菜马上上了上来,陈飞扬招呼我们都坐下来,坐下来之后我才问:“怎么没看到陈漫?”

    陈飞扬笑着回答我:“她呀?和别人逛街去了。算算时间应该也马上过来了吧。”

    陈飞扬说的是“别人”,这个“别人”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云琳。

    当云琳和陈漫推开门一起开心地走进来的时候,我马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云琳和陈漫应该从去血拼过了,手里大包小包都是各种衣服。

    妹妹对于陈飞扬是最重要的人,云琳如果能哄好陈漫,说不定真的能和陈飞扬在男女关系上有质的飞跃。

    但云琳才和我上过床,而且是很激烈、很疯狂的方式,现在看到云琳我不免有一点尴尬。云琳和我打了一个招呼,连带着也夸了张小美长得漂亮,然后又和陈漫愉快地说话去了。

    倒是陈漫盯着我看了许久,先是看看我,然后又看看我身边的张小美。

    我这时候才意识到带张小美出来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这时候我真的怕陈漫把海南的一些事情说出来。张小美知道了非马上跟我翻脸不可。

    但陈漫看了我们许久,终于只对张小美说了一句这样似是而非的话:“你要小心这个姓曹的,他不是什么好鸟。”

    这句话没头没尾,更没充实的语境来支撑,张小美多半只当做了我和陈漫的关系不好,只是冲着陈漫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我算是简单地逃过了一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