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我和云琳先后一起回来,大家都没注意到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依然在张小美的身边坐下来,而云琳也回到了陈飞扬的身边。

    饭局依然在继续,陈飞扬请来的几个官二代都很能喝酒,陈飞扬被灌得很厉害,最后还是陈漫撒娇说:“你要是敢喝醉今天就不让你进门!”

    他们才算是勉强地放过了陈飞扬一马。

    我看看张小美,张小美今天晚上表现得很是乖乖女,因为我在的关系,也没人找张小美搭什么话。大家都是经常出来混的人,说话多少都是知道一点分寸的,只是让我也介绍几个漂亮的女高中生给他们认识。

    我很自然地说:“下次带个超漂亮的姑娘给你们认识,比我女朋友还要漂亮,名字也好听,姓萧,叫萧月宸。”

    张小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个玩笑我马上就不敢开下去了。

    但几个老哥显得很是期待的样子,这也难怪了。作为男人的话,大家的口味各有千秋。但只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对高中女生的喜爱。

    我完全可以负责任地说,全年龄段的男人都会喜欢高中女生!

    如果是漂亮的高中女生那简直可以说是男女通杀了!

    不过,我一直觉得云琳看张小美的眼神不是太友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接下来的饭局很没有意思,大家按部就班。因为陈飞扬的妹妹在的缘故,也理所当然不可能有下一场了。对此大家都很是了解。陈飞扬是欢场上的老手,基本这里的人都要叫他一声老哥,老哥今天晚上不是太方便大家都能见谅。

    我牵着张小美的手从饭店里面走出来,陈飞扬本来还想要司机送送我们的,但是被我拒绝了。

    我脑子里面全是云琳刚才说的话,如果我要去和云琳还有云琳的闺蜜玩三人行,就必须先把张小美送回家里。

    但我如果这么做的话,似乎又要对不起张小美。人生真是处处都的矛盾。

    不过我已经对不起张小美很多次了,应该也不多这一回吧?

    云琳那个什么闺蜜应该也是富二代吧……富二代只能和富二代做闺蜜,这算是常识了。

    我和张小美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的情侣不少,张小美亲密地挽着我的手臂,一脸幸福的笑容。这笑容看得我有强烈的负罪感,只好偷偷地转过头去。

    “小美,今天晚上的饭局你一定觉得很无聊吧?”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慢慢地摇摇头:“不会呀,我觉得还算有趣。”

    “你难道不关心我怎么认识这些朋友的吗?”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又一次摇摇头:“你是男人嘛,在外面总要做事然后认识一些人的,我要是什么都管,那以后日子要不要过了。”

    张小美这话大智若愚,让我觉得很有道理,人生嘛,最难得的就是糊涂。

    “可是……小美,我听你这么说怎么感觉我们是老夫老妻了?”

    “我们本来就老夫老妻了呀。”张小美理所当然的说。

    我先把张小美送回了家里,本来张小美还要和我多温存一会儿的,但丈母娘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过来,催她早一点回家。弄得张小美是心烦意乱不已。

    经过生病事件之后,丈母娘把张小美看得很重要,连工作上的事情都放到一边去了,整天在家里陪着张小美。后天他们就要去北京复诊,这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张小美就算再舍不得也只能和我默默分别了。

    看张小美无语凝噎的样子,我笑着说:“又不是生离死别,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张小美重重地对我点点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不过是普通的分别,张小美弄得很生离死别一样,弄得我也很是受不住,主动地抱住了张小美,在张小美的耳边说:“这你这么多愁善感其实就是闲的发慌,这几天不是不方便吗,等丈母娘的情况好转之后,你让我弄一次,把你干的死去活来你就没这么多无聊的感情了。”

    “那好呀!哼!指不定是谁死去活来呢!”

    “哎哟,还学会挑衅了?”

    我还想要和张小美说话,但是发现张小美的妈,我的准丈母娘已经站在不远处盯着我们了。

    吓了我一大跳!

    我赶紧松开张小美,而张小美也显得很慌乱的样子。不过她妈倒是没对我说什么,领着张小美就回家去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丈母娘对张小美的高压监视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回到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还来不及喝,云琳的电话就好像催命符一般地打过来了。

    “你搞定你女朋友没有?”

    “嗯,搞定了,晚上你怎么安排的?”

    云琳兴致冲冲地说:“当然已经安排好了,还是在我的家里。我那姐们刚从飞机上面下来,可是从上海来的名媛哦。你小子晚上有福气了。”

    “哦,是啊?”我虽然没看见云琳,但是已经能感受到她语气里面的兴奋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有一点疲惫。

    云琳继续兴高采烈地说:“我都和我的好姐们说了,你的能力很强,我一个人搞不定你,所以今天晚上要和她齐心协力把你榨干!看你拿什么去满足的你想高中生小女朋友。”

    “还有呢?”

    “你有可能不知道,我们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就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玩,还一起去过那种party,你知道的吧?”

    “你说**party吗?”

    “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但确确实实有人看对眼了就凑在一起乱搞的。参加那种party的可不是一般人,都是学霸,我就亲眼见过一个哈佛的学姐,去厕所连续搞了五个外国男人。”

    云琳的话让我很是无语:“是被五个人轮着上吧。真是搞不定你们这些女人怎么想的,难怪会被外国人称呼为easygirl。”

    云琳说:“你怎么这么直男癌呀,**长在我的身上,我想给谁搞就给谁搞。我可和你说好了,你今天晚上一定要表现好,吃药也要表现好,不然我面子没地方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