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我对云琳招招手,原本还在和我对峙的云琳马上就喜滋滋地冲到我的面前来了,并且在我的怀里坐下来,捣鼓起桌子上的性玩具来。

    这画面玛丽看了之后忍不住啧啧称奇。

    但我和云琳都习惯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相处方式。

    我开始给坐在我怀里的云琳讲解各种玩具的使用方式,偶尔也将性玩具放在云琳的胸口轻轻地戳一下。云琳瞪大了好奇的眼睛,一直很认真地听着我的讲解。

    其实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一直在暗中观察玛丽的反应,这个上海小女人其实挺有意思的。

    讲解得差不多了,而云琳也差不多瘫软在了我的怀里。

    云琳穿的是睡裙,我将手直接摸到云琳的裙子里面,下面果然是真空的。双腿之间的毛发是我亲手帮云琳剃掉的,但是云琳的发毛似乎生长很快,这才没几天就能摸到一点毛茬子了。在双腿之间更深的地方,那里已经变得很湿润了。

    被我这么一摸,云琳的身子更加瘫软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云琳肯定已经抱着我说:“爸爸,快操我!”这样的话了。

    但今天有另外一个女人在,云琳明显有一点放不开。而那个玛丽的紧张程度比云琳还要高。

    紧张是好事情,女人一紧张身体的敏感度就会迅速上升,

    为了让大家都能放得开一点,我提议说先喝一点酒吧。

    云琳买了三瓶红酒回来,酒标我看不太懂,但好像是进口酒。

    我先在云琳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把云琳放下来,接着说:“我们不如先喝一点酒吧。”

    开了酒之后画面就很诡异了。

    我和两个漂亮的姑娘每个人都端着一杯红酒,整齐一排地坐在沙发前面看《亮剑》。

    红酒这玩意不仅没有增加我们之间我情趣,反而让情况变得更加诡异了。我也试着讲几个笑话来缓和气氛,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连云琳都不和我拌嘴了,只是喝酒,然后又看着我。

    那个玛丽更不用说,人家本来就和我不熟悉。

    终于,我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了,放下酒杯对云琳说:“要不我先去洗一个澡。”

    云琳和玛丽都没什么表示,不过等我走了之后,似乎背后传来了窃窃私语。

    两个女人刚才关起门在房里的时候很兴奋,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之后就变得这么冷漠了。

    我简单地洗了一个澡,裤子也懒得穿,就穿着一件衬衣和内裤出现在了两个女人的面前。

    果然没了我之后,气氛有被两个女人弄得很热烈,茶几上的性玩具几乎都被动过了,还有不少散落在了沙发上。

    她们倒不至于背着我玩性玩具,肯定是趁着我不在,胡乱地打闹了一阵子。

    我问云琳:“接下来谁去洗澡?”

    云琳将玛丽从沙发上拉起来,绕过我的身边:“我们一起去洗澡,你可要等好了哟。”

    大约云琳是打算我挽留一下她的,不过我洗完澡之后全身都懒洋洋的,所以躺在沙发上面一动不动。而且我也知道就算我动了那也没什么用处。

    因为这些女人都一个吊样,如果你这时候凑上去亲热总是会应付你一下,然后才娇滴滴地对你说人家要洗澡嘛,然后再把你一把推开。

    女人就是喜欢男人看得到却吃不到的煎熬样子。

    两个女人手牵着手去浴室里面洗澡了。水声伴随着两个女孩子欢笑的声音传来,不知道她们在浴室里面有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既然愿意找我玩三人行,她们多少都对同性之爱有一点兴趣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我又端起了酒杯,一点一点慢慢地喝红酒。红酒的味道让我有一点陶醉。

    等一会要展开的激烈战斗也不至于让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在我看完一整集的电视剧之后,两个女孩子终于手牵着手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了。

    云琳的皮肤很白,我一直都很喜欢。

    不过让我有一点意外的是那个玛丽。玛丽的胸前只裹着一件浴巾,穿得少了我才发现她不只是胸部小而已,整体的身材都很纤细。而且脸上的浓妆没有了之后,白白嫩嫩的,看上去还有一点文静,倒不至于多美丽,但至少比刚才的嘻哈造型要入眼得多了。

    其实她的底子不算差,只是打扮得太古怪了,属于银子花了一大把,包装废了很大的心思,反而起了反效果。潮牌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是适合所有人的。你让谢广坤弄一套潮牌,还不是穿出逼人的乡土气息来?

    比起之前的嘻哈风格,我反而喜欢现在的玛丽。

    我将自己的想法完整地告诉了玛丽,玛丽在听我说话的时候很认真。不过唯一的问题是她坐在我身边的姿态太拘谨了。

    红酒让我变得放松了,而她却没有。我不晓得她是不是在心理上有什么负担,不过既然连美国都去过了,现在应该很开放才对。

    我试着去搂住云琳。云琳马上将身体靠了过来,我们毕竟在一起已经做过这么多次了,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

    当我想要搂住玛丽,来一个左拥右抱的时候,玛丽的身体马上变得僵硬了,我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紧张,于是我看了云琳一眼,用眼神问云琳:“你这姐们到底行不行?”

    而另外一边的玛丽去拿桌子上的高脚杯,却一下子没拿稳,装了红酒的高脚杯一下子摔在了我的双腿之间。

    红酒溅射起来,有一大部分落在了我的白衬衣上。

    “喂,我的衣服很贵的,你这么搞我可要生气了。”我说的完全是实话。我能拿出手的衣服本来就不多,被玛丽这么一搞,这件白衬衣基本报废了。她是大小姐,家里有的是钱,我可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

    一件几千块的衬衣就这么被弄坏起码要心疼一个星期。玛丽马上做出了抱歉的表情,但我不等她说道歉的话就已经抓住了她的双手,“做了错事是不是需要受到惩罚?”

    “你要怎么样?”她的表情还是有一点紧张。

    哎,我能怎么办呢,难道打死她吗?

    还不就是亲个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