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这是我在上床的时候第一次被女人蒙住眼睛。

    被蒙住了眼睛之后,身体其余的感官会变得十分敏感,而我感受到了一段绳子慢慢地缠绕住了我的手腕。不应该是手铐吗?

    我心里有一点奇怪。

    两个女孩子试图绑住我,但她们都是新手,对于捆绑这种专业性要求很高的活计完全不了解。弄得我十分不舒服。

    虽然云琳已经说过了我只需要把身心交给她就好。

    但我这个人还讨厌被束缚的感觉,不然的话我叫张小美把我捆绑起来不就好了?

    我开始挣扎起来。

    两个女孩子的力气都没我大,被我轻易地挣脱了。

    “你怎么这么不配合?”云琳在一边抱怨说,而玛丽也是拿着绳子无可奈何地看着我。

    我将眼罩揭开,狠狠地盯着云琳:“你是不是没被我教育好,现在这么膨胀,居然想要用绳子捆住你的爸爸。”

    手铐果然已经丢到一边去了,大概是她们觉得手铐还不够过瘾吧。

    “滚蛋!你才不是我的爸爸呢!”云琳瞪着我说,又开始耍脾气了。

    我伸出手将玛丽手里的绳子拿了过来,红绳入手之后,云琳惊恐地看着我:“你想要干嘛!”

    “还有问,当然是干你咯,好女儿。”

    “我……我不要!要不,你先把玛丽捆起来吧……”云琳的强硬都是虚张声势,至少在床上是这样的。她就算表现得很强硬也不能掩盖她是一个小受的事实。

    我犯不着和她客气什么,只需要粗暴地对待就能让她感到快乐了。

    很多时候,人的身体都比自己预想的要老实得多。

    “玛丽,你帮我按住她。”

    听到我的话之后,玛丽变得跃跃欲试起来,连她也对云琳张牙舞爪地说:“准备好了吗?琳达。绳子、皮鞭、小蜡烛可是都要用在你的身上的。”

    “这……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云琳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惊恐的成分,却让玛丽的眼神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最后云琳委屈地嘟起嘴看着我。

    在一起搞过这么多次了,就算是不说话我也清楚云琳是个什么意思,我先过去和云琳激烈地亲吻起来,这一吻我根本不给云琳喘息的空间,弄得我自己都觉得天旋地转、晕晕乎乎的。云琳就更加不堪了。

    亲过之后,云琳马上老实下来了。云琳你不能单纯地用粗暴,还要用一点温柔的手段,双管齐下她的身体马上就比泥鳅还软了。

    这不,云琳刚才的张狂全都看不见了,反而怯生生地对我说:“爸爸,你等下要轻一点,我怕疼。”

    玛丽在旁边看着我们上演“父慈子孝”的戏码,嘲笑地说:“琳达,你刚才不是还很张狂,说要怎么样怎么样吗?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哟。”

    云琳紧紧地抱住我,撒娇地说:“那他是我爸爸,和别人不一样!”

    “你爸爸年纪比你还小呢。”玛丽提醒说。

    “那也是我的小爸爸。”云琳得意起来,“玛丽,你嫉妒吗?你可没有爸爸。”

    玛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云琳平时还挺精明的,但在床上的时候基本和小孩子差不多,好像心智水平一下子回到了五岁。

    我不管云琳和玛丽的对话,用绳子在云琳的身体上慢慢地捆绑起来。

    我的动作很是轻柔,毕竟云琳算是最初级的玩家,属于刚降落到新手村的粉嫩萌新,上来就用猛药的话说不定会吓到云琳的。

    当我用绳子慢慢地勾勒出云琳饱满的玉兔的形状,就算她已经算情场老手了,也还是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样好羞耻啊!”

    我根本不理会云琳的话,只专心做自己的工作。而云琳的身体也软绵绵的,对我的捆绑算得上很配合。不一会儿我就将云琳绑好,绳子多出来的一截在云琳的脖子上绕一个圈,然后递到了玛丽的手里。

    玛丽有一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她大约也是新手玩家,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已经怎么做了。

    “现在这条小母狗是你的了。”我对玛丽说。

    “我……我才不是小母狗呢!都是你怪我变成这样!”云琳说。但她身体被红绳紧紧地束缚住,说这种话真是没什么说服力。

    我在云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要是再敢顶嘴可就要打屁股咯!”

    云琳把嘴巴翘起来:“我不要!而且爸爸你偏心,你怎么不把玛丽也捆起来?”

    我搂住云琳的身子,一只手在她的身体上顺着绳子的路线慢慢地划过,云琳的肌肤马上变成了腻红色,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你看看你,嘴上说不要,身体的反应却这么诚实。”

    云琳被我的话弄得急躁起来:“我……我不是!还不是怪你,把人家捆绑成这么奇怪的样子了!”

    我对玛丽说:“让我们一起来愉快地折磨云琳小姐吧。”

    玛丽虽然也接过了我手中的缰绳,可是却问了我一个我没想到的问题:“我也可以叫你爸爸吗?”

    云琳一开始可是不愿意这么叫我的,那是被我干的喘不过气之后屈服的叫法。就算在平时云琳也不会这么叫我的,因为这样真的特别羞耻。

    玛丽或许是受到了我和云琳之间奇怪气氛的感染,已经完全地融入到了这样的气氛里面。

    “他是我的爸爸,不许你抢!”云琳的表现真的好像小女孩,生怕自己的爸爸被抢走了。如果不是现在身体被完全地束缚住了,我想云琳应该还会有其它更加激烈的举动,而不仅仅只是嘴上抗议而已。

    我挑起云琳的下巴:“那你自己选吧,是要多一个姐姐呢,还是多一个妈妈?”

    云琳抱怨说:“明明是我先来的,我要做姐姐!”

    “哦,我们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了算了?还是说你想要惩罚吗?”

    云琳的抗议无效,随后我紧紧地抱住了玛丽,玛丽也紧紧地抱住我,“啊,被爸爸抱着的感觉真好……好温暖的感觉……”

    玛丽的这两句感叹里面似乎有故事,因为我也是出身支离破碎家庭的小孩,玛丽的语气让我都有一点感动。或许玛丽也有什么故事吧……

    但现在不是问这些故事的时候,玛丽随后又在我的耳边轻轻地问:“爸爸也可以把我捆起来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