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我为什么要背着云琳来调教玛丽呢?

    因为我发现云琳在的时候玛丽会有一点害羞和放不开,如果是和我独处那就好多了。

    “那要不要现在就来?”玛丽笑看着我,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样子了。

    我苦笑着摇头:“云琳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她回来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端倪,肯定又会大闹一场的。”

    玛丽用蛊惑的语气问我:“你就真的这么怕琳达?”

    “怕不至于,但这件事是我答应过她的,对吧?男子汉大丈夫,怎么都要说话算数,你说呢?”

    我的手慢慢地把玩玛丽的小屁股,她的骨骼很纤细,干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我随便你啦。”玛丽说着在我的腿上坐好,继续浏览她的汤不热。

    女孩子看黄网这种事情,一般男人肯定是看不到的。其实大家都一样,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对性产生好奇,这一点和男女性别没关系。

    我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和玛丽一起看了几集电视剧,大约也对玛丽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玛丽今年二十四岁,美国常春藤名校毕业,现在回国之后在帮家里的公司做事,大概情况和云琳差不多,也是家里的独生女,如果能娶到手,就能少奋斗一辈子的说。

    玛丽也问了我一点事情,在得知我只是一个高中生之后大吃一惊,然后怎么都不信。她高中是在国内读的,那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连和男孩子打啵都没有过,按照她的说法就是从没见过像我这么会玩女人的高中生……

    “其实不一样吗?你去美国不到两个月不就和男的上床了吗?”

    玛丽说:“那不一样的好吗!我已经成年了,而且是一个大学生了,再说了一个人突然去了地球的另外一端,难免会觉得寂寞,会需要一点抚慰……”

    “嗯,你说的对。”我点点头。

    玛丽的眼神变得有一点暗淡起来:“曹立,你会不会介意我不是处女?”

    “当然不介意啦。”我这话绝对是真心的,我和玛丽才认识一天而已,而且最多再打不到十炮她就要回去上海,从此之后可能老死不相往来。这种事情我干嘛要介意,她又不是我的女人,我以后又不和她过一辈子,对不对?

    “你一定是骗我,我回来之后才知道国内的风气还是一点都没变,男生都很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处女的,我一个朋友就是这样被自己男朋友甩掉的。”

    我听玛丽的语气和说的内容,好像要做我女朋友的样子,我们当然不可能有多么纯洁的爱情,就是一对无所事事的狗男女凑到一起胡搞而已。讲什么感情都是多余。她现在最多是被**的快乐冲昏了头脑而已,都不用我去解释什么,最多一个星期她就会恢复正常了。

    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也有这样的时候。我刚和安安搞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做完之后看着这个女人都有无比感动的感觉,甚至连我们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但有什么用呢,人总归还是要回归现实的。

    玛丽又说:“我这个闺蜜和男朋友是异地恋,从美国回来男朋友发现不是处女就分手了。”

    我听了之后差点吐血,“这他妈是个男人都要分手吧?不仅戴绿帽女朋友的一血还被拿了!”

    “哎呀!不是这样啦!我讲错了!”

    玛丽在我的怀里撒娇起来,我只好说:“那你重新说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我那个闺蜜在美国一直洁身自好的,我们出去玩她都不去的,好多白人追她她都不带理的,她破处是在出国之前。”玛丽说,“在异地恋的时候她没有对不起自己的男朋友,但男方可就说不定了。”

    别人的事情我懒得评论,何况这只是玛丽的一面之词,真实的情况可能完全不是这样的。我完全没和玛丽争论的必要,哄着她就行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情商的体现了。这种时候说女人爱听的话比什么都强。

    女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和你理性讨论一个问题的,何况是关于处女膜这样敏感的问题。这种问题从来都是立场比是非更重要。

    所以我直接告诉玛丽:“你放心,我这个人真的没处女情结的。只要彼此喜欢就行了。”

    “那你介意比你年纪大的女生吗?”玛丽这问题应该是为自己问的。

    我觉得就算我答应玛丽做她的男朋友,这件事也是很没有搞头的。她要回去上海,而我又肯定要留在d市。难道我去和张小美、周娜说分手吗?

    “不介意,但是我觉得我和云琳不适合的,这一点云琳应该也是清楚的,你就不要帮她说话了。”我巧妙地把话题转移到了云琳的身上,这样一来大家也不用那么尴尬了。

    玛丽到底是美国名牌大学出来的高材生,听我这么说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下午四点半,云琳就回来了。

    她这个班上得真是舒服,迟到、早退,随便旷工不在话下。

    我从来没看嫂子敢这么上班过,果然家里开公司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看云琳回来,我马上从沙发上起来去厨房准备晚饭。

    顺便给云琳安排了一个工作:洗碗。

    她这里估计住进来就没做过饭,买的餐具上面一层灰,不洗洗简直没法用。本来安排玛丽洗菜来着,但她对洗菜根本一窍不通,后面只能我自己来了。

    玛丽和云琳去美国留学过四年,对一般的家务不能说完全不懂,但因为没好老师的关系,手法十分之粗糙。

    被我指点的时候玛丽很认真,云琳就不乐意了,说我这个人事情特别多,还很麻烦,跟个娘娘腔似的。

    但是被我狠狠一瞪,云琳就不敢这么说了,反而扑到我的身上来,“爸爸,人家是你的宝宝吗?”

    她撒娇撒得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更不用说旁边的玛丽。

    “云小姐,我们等吃饭了再说好吗?这么肉麻会影响食欲的!”我对云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