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气氛逐渐变得糜烂。

    两个女孩子围绕着我的老二亲吻起来,他们的舌头偶尔也有交集,随后大家有了分工,上面的部分归云琳,下面的部分归玛丽。

    下面的阴囊玩法和上面有一点不一样。

    把睾丸吃进去然后又吐出来的方法吃荔枝,安安是玩吃荔枝的高手,玛丽的技术只能算一般。不过上面还有一个云琳在吞吐那根棒子呢。

    爽感自然不能算低。

    吃饭之前做了两次,分别射在了两个女孩的嘴里,绝对算得上公平。

    不过我觉得射在谁的嘴里其实区别并不是很大,因为射出来之后,她们都会抱着一起接吻,那些乳白的液体也在口腔里面来回地搅拌,最后都不知道落到谁的肚子里面去了。

    然后云琳还调皮了一回,嘴里含着那些我射出来的液体,居然想要抱着我接吻。

    开什么玩笑,我从来都不吃自己射出来的东西的!

    看着我好像撞了鬼一样的表情,云琳开心得大笑起来,然后抱着云琳的头,把那些乳白色的液体全都吐在了玛丽的嘴里。

    玛丽笑看着我,又把这些液体慢慢地吐回云琳的嘴里。

    就这样来回往复……

    看着两个美少女这样吃自己射出来的液体,其实特别带感的一件事情。

    至少对我来说是至高的享受。

    有的男人喜欢内射的感觉,好像内射在一个女人的子宫里面了就等于占有了这个女人。我对于内射没太大的感觉,反而很喜欢射在女孩子的嘴里,看女孩子慢慢地把那些乳白色液体喝掉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享受。

    现在有两个女孩子用接吻的方式喝掉我射出来的液体,真是无比带感。

    喝完之后云琳皱眉对我说:“你今天射出来的东西好稀疏啊,还水差不多的,味道一点都不浓郁。”

    “喂!这两天我做了多少次了,你以为我是乳牛吗?”

    云琳抱怨地说:“哼!你就是没用!”

    “刚才是谁哭着喊着说爸爸不要了?才做完不到五分钟就这么嚣张的吗?”我说。

    听了我的话之后,云琳重重地哼了一声,“本来就是嘛!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你怎么不欺负玛丽?”

    “玛丽听话呀,你不听话,活该被打屁股。”

    云琳说:“说正经的,你之前射在我嘴里的东西都有一点清甜的味道,现在只剩下苦和腥味了。你现在已经算是老男人了吧。”

    “什么鬼?”

    云琳得意地说:“根据我吃精的经验来说,年轻男孩子射出来的东西没那么腥和苦,还有一股清甜的味道,油腻的老男人射出来的东西只有苦味。”

    玛丽拉了云琳一把:“他不喜欢听这些的。”

    我和玛丽说过,很介意听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上床的细节。

    所以,当然要给云琳惩罚咯。

    对此,云琳早就有准备了,她是明知故犯。或者说云琳也有一点抖m的倾向。

    云琳一边嘴硬地说着大小姐的话语,一边配合我把她的身体捆起来。

    等捆到完全不能动弹之后,我把两个开着的跳蛋放到了云琳的面前。这两个跳蛋的功率直接开到了最大。

    云琳这时候才发现问题有点大了:“曹立!你要干什么!”

    “你这态度需要好好教育,你说呢?”

    云琳这时候突然服软:“爸爸,好爸爸,人家错了嘛,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人家好不好,人家以后都不敢挑衅爸爸了。”

    “不行哦,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惩罚。”我将两个跳蛋,一个塞入了云琳的直肠,云琳果然露出了苦闷的表情,另外一个跳蛋这塞到了云琳前面的腔道里面。

    这两个跳蛋都是最高档,云琳的脸色马上变成了血红色,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我,呼吸已经不可避免地变得急促起来。

    “你……你放开我!”云琳才说了一句话就被我堵住了嘴,我随手拿起了一条内裤塞入了云琳的嘴里,也不知道是玛丽的内裤还是她自己的内裤。

    云琳这下子算是完全老实下来了。

    然后我搂着玛丽从床上下来,顺便又给**的玛丽穿上了围裙,“我们去做菜。这么闹腾了一阵子我是真的饿了。”

    为了避免妨碍我们做菜,我还特别把卧室的门关上了,然后还拉上了窗帘,最后关上灯。

    卧室里面陷入一片黑暗,还有一个会爽歪歪的云琳。

    要做的都是家常菜,其实没什么难度。

    做菜的时候玛丽给我打下手,顺便担任试菜员的工作。

    玛丽小心翼翼地问我:“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玛丽问的是我对待云琳的手段。

    “应该不过分吧。”我说,“你也看到了,她刚才这么嚣张。”

    玛丽看了我一眼,然后不再说话了。

    “你不会在怕我吧?”我问玛丽。

    玛丽居然点头说:“有一点。”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不打女人的,刚才打屁股不算的,你刚才也看到了那是云琳的要求,我是为了满足她才这么做的。”

    我将红烧肉出锅,然后夹了一块送到了玛丽的嘴边,玛丽一边说烫将红烧肉吃了下去。

    “你怕我什么?”我问玛丽。

    “怕你会生气。”玛丽说,“你生气的样子应该会很可怕吧?”

    “还好吧。”我说,“我其实没什么脾气的,也不喜欢欺负人,因为我以前在学校都是被人欺负的那一个,我太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

    玛丽似乎有追问下去的意思,但我已经不想说了,我对玛丽说:“一起把菜端到客厅的餐桌吧,准备开饭了。”

    玛丽冲我点了点头。

    “当心烫哦。”

    等菜全上来之后,我摸摸玛丽的手,有一点冰凉,她身上就穿了一条围裙,看起来虽然性感,但现在毕竟是冬天,虽然空调已经开到了最大,但室温也紧紧是穿单衣比较舒服的程度而已。

    “要不把衣服穿上吧,免得感冒了。”我对玛丽说。

    玛丽却摇摇头:“我不要!我冷就要爸爸抱我!”

    “好吧,我去叫云琳出来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