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和玛丽说完话之后,我去把房门打开,接着把灯打开,对床上的云琳说:“吃饭了,小可爱。”

    床上传来云琳小声呜咽的声音和跳蛋震动的声音。

    云琳被我捆住了四肢,在床上动弹不得。于是我打算去解开绳子,去了之后却发现云琳在哭。脸上还有泪水在滚动,连枕头都打湿了一小块。

    “这么爽的吗?”我看着云琳笑着说,女人如果爽到极致的话,整个脑袋都会是混乱的,这时候连自己都会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才好。

    云琳略微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去。

    “好啦,不要闹了,我把你绳子解开咯。”说着我去就去解开云琳身上的绳子,刚才是为了惩罚云琳才捆绑的,所以下手有一点重,解开绳子之后她的手腕和脚腕上面还有明显捆绑的痕迹。

    可云琳依然把头埋在枕头里面,我强行把云琳翻过来,发现云琳居然还在掉眼泪,这时候我已经发现有一点不对劲了,云琳应该不是在爽。

    于是我先将云琳下体里面的两个跳蛋拿了出来,关掉之后丢到了一边。

    云琳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她哭泣的样子,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不过我还是能看到眼泪一颗颗地滑过脸颊。

    “伤心了?”我看着云琳说,云琳偏过头去并不理睬我。

    “那个……是我不好,对不起,好不好。下次我们不这么做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你不喜欢这样对不对,最多下次玩惩罚游戏的时候我问问你的意见,你说好不好?”说这种话的释藏我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气,因为我并不是特别会哄女孩子的人。

    开心的时候还好说一点,女孩子一旦生气了我通常也是一筹莫展。

    我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云琳还是没什么反应。我先帮云琳盖上被子然后继续在云琳的耳边说道歉的话。

    云琳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反应,对着我说:“要爸爸抱!”

    我这时候主动地抱住了云琳,而云琳将我抱的很紧,云琳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来拥抱我,我几乎有窒息的感觉。

    “乖啦,是爸爸不好,对不起哦。”

    云琳这时候嘟起嘴来,和五岁的小女孩差不多,“人家从小就很怕黑!小时候家里经常只有我一个人,晚上我要把家里全部的灯打开才能睡得着!”

    云琳说的话我完全能理解,因为我小时候也总是这样,小孩子总是很容易没有安全感。

    “刚才我以为爸爸不要我了!”云琳说着又流起眼泪来了,我觉得云琳现在的状态不是很正常,可能有这方面的精神创伤,眼泪越流越多。看来就算是大小姐,也未必能有一个美满的童年。

    我看见玛丽出现在的了门口,我对玛丽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玛丽秒懂了我的意思,摇摇头就去客厅了。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你真是爱说胡话。”我轻轻地拍云琳的后背。

    “可是……人家真的怕黑嘛。”云琳说话的语气已经越来越像一个小女孩了。可以说和我刚认识的那个云琳大相径庭。每个人心里都有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这我是知道的。

    可就像猫儿只会对最亲近的人翻起肚子一样,是不是云琳在不知不觉之间也把我当做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我觉得这样有一点危险,但现在你教我抽身而退我也不可能做得到。

    我用吻的方式帮云琳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然后再对云琳说:“哭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吧?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云琳摇摇头:“我要你一直抱着我就好了,我才不想去吃饭呢。”

    “哦,我明白了,你是觉得自己才哭过,不好意思面对玛丽,觉得这样没面子对吧?”我觉得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而云琳的态度果然也变得有一点忸怩起来,“我……我才没有呢!”

    女孩子这种逞强的话要反着去理解,说没有那就是有。我摸摸云琳的脸颊,也不管她的意见,先帮她把衣服穿好,这个过程里面云琳表现得很乖巧,一直没说话,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说实话云琳的眼神让我压力有一点大。因为张小美也时常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

    帮云琳穿好衣服之后,我又把云琳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到了客厅。

    玛丽当然不会嘲笑云琳什么,玛丽的情商我觉得是没得挑剔的。

    这一顿饭的气氛实在是有一点怪异。融合了暧昧、压抑等等许多元素。

    云琳跟个小屁孩一样,我不给她夹菜就一直默默地啃自己的光饭。那个风风火火的大小姐形象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看如果不是玛丽在这里,云琳肯定会让我喂她吃饭。

    吃过饭之后是例行的圈圈叉叉时间。

    我搂着云琳坐在沙发上亲嘴,云琳对我说:“要不你别上学了,就留在家里伺候我吧?我给你一个月一万块的工资。”

    我白了云琳一眼,“你这价码太低了,我看不上眼。”

    开什么玩笑,我和石巧随便搞一次,石巧都会给我几万不等的红包。被关在这里伺候云琳一个月才一万的月薪,傻瓜才会答应这种工作呢。

    而玛丽也有自己的疑虑:“曹立,你真的是一个高中生吗?”

    这问题玛丽已经不是第一遍问了,我也不是第一遍回答了。玛丽的意思我是明白了,她觉得我对付女人的手段,还有床上的功夫都太老成了,根本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小男孩。

    一般的十七岁小男孩就算不是处男了,也一样满脑子都是电子游戏,整天想着什么事情好玩。就好像赵旭东那样,和我还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云琳勾住我的脖子:“那我的身体还随便给你玩呢,不算钱的吗?”

    “喂,云小姐,你把我关在你的家里,应该算你嫖我,怎么还能算钱呢。”

    “哼!我不管!我就要你!”云琳的耍赖对别人或许是有用的,但对我来说,那肯定是卵用没有。

    因为我这个人从来不吃这一套。我要是吃这一套的话也就没云琳什么事情了,我早就被张小美吃得死死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