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后来大家当然免不了床上肢体语言的交流。

    在做过之后,云琳还不许我把老二从她的身体里面退出来,说是要夹着我的老二直到天亮。

    云琳又一次更新了价码,“那我一个月给你五万,你就陪我一个人行不行?”

    这个数字不小了,而且是稳定收入。并且如果我和陈飞扬说搞定云琳的话,陈飞扬也会给我报酬,就当是绩效奖吧。

    这么弄的话,半年差不多能弄四十万。半年之后我想云琳也应该对我厌倦了。云琳现在是很依赖我,但人的感情本来就是不稳定的东西,何况云琳的感情一向都包含极大一部分冲动的成分。

    所有的冲动都是敌不过时间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看我久久不说话,云琳皱眉说:“喂!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可才十万块,要包你的话我连压岁钱都要拿出来了,你居然还不答应吗?你真以为你下面那一根是金子做的吗?”

    云琳一个月的零花钱居然有十万?!

    我听了这个数字真是吓了一大跳,就我们学校还有贫困生全靠学校的奖学金来吃饭的,没有奖学金的日子就吃白馒头。

    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贫富的差距也太悬殊了。

    云琳的眼睛瞪着我,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开的价码已经这么有诚意了,你再不答应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云琳如果生气的话,多半会把我从床上赶下去,虽然她刚才还搂着我的腰柔媚地叫我爸爸。

    没办法,云琳这个人一旦翻脸,马上就不认人的。

    说实话,云琳开树枝我很是心动,怎么可能不心动呢。这世界上还有人不喜欢钱吗?

    但要拿这个钱,代价显然也是高昂的,“那我可以继续和几个女朋友交往吗?”

    “当然不行!你拿了老娘的钱去讨好别的女人,叫老娘我心里怎么平衡?”

    我果然猜中了云琳的想法,她的钱果然是不好赚的。

    要和那几个女人决裂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对云琳说:“那没得谈了。”

    我只看云琳脸上的表情,果然变得生气了起来,“曹立!你真是天底下最烂的烂人!麻烦你把你的那根东西从我的身体里面拿开,真的恶心!”

    “喂!刚才还是你求着我放进去,并且不准我拔出来的吧?”我问云琳。

    “那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云琳理直气壮地说。

    这女人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玛丽躺在我的另外一边,看着我和云琳斗嘴,这时候终于补了一刀:“你们的感情可真好,我好羡慕呢。”

    “我们哪里感情好了?”我愕然地问玛丽。

    连云琳也附和我:“对啊!哪里好了!”

    玛丽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搂着我:“要不这样吧,你跟着我去上海,我给你一个月六万,允许你交女朋友,只不过不能影响你来陪我。”

    我还没回答,云琳这下子不干了:“玛丽!你这是要砸我的场子吗?”

    玛丽笑起来:“市场经济,大家公平竞争都不行吗?”

    “当然不行,是我先来的!”

    这下我终于确定一件事了,那就是不要试图和云琳讲道理。她这人根本就唯我独尊的。

    我当然也不可能去上海,而且我觉得玛丽的话有开玩笑的成分。不是说她开不起这个价码,而是我觉得她应该比我更成熟,那应该比我更明白我们之间是基本没可能性的。

    寒假基本只剩下尾巴了。

    本来萧条的班级微信群也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我的寒假作业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也只能随他去了。

    云琳第二天要上班。

    正常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但八点四十五云琳从懒洋洋地床上爬起来,在刷完牙之后,又重新跑回床上来,后来几乎是被我踢下床的。

    云琳走之后就只剩下我和玛丽了。

    今天我和玛丽要玩一点sm游戏,我这次算是给云琳提前打好招呼了。

    玛丽一直都对sm游戏很有兴趣,在听说了云琳这边有我这样的高手之后,心里就一直很期待。

    对于有钱的女人喜欢被**我差不多也算弄明白是个什么心理了:因为太过安逸的生活而产生了无聊的感想,所以需要一点刺激的游戏。

    对于成年人来说,性毫无疑问是最刺激的游戏。**里面,sm也算比较刺激的一种了。

    也难怪这些有钱的女人如此欲罢不能。

    在我接触到的sm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普遍都是衣食不愁的人,有许多的家庭条件甚至可以说是优越,没听说过哪个农民工喜欢玩sm的。

    在工地搬了一天砖,累得不行的身心当然不喜欢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总想搞一点直接粗暴的,脱了裤子就是干。

    我枕着脑袋问玛丽:“准备好了吗?”

    “唔,会不会很疼?”玛丽问我。

    “疼是当然的咯,但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就马上告诉我,我们稍微控制一下就好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玛丽马上点了点头,表情已经逐渐变得期待起来。

    今天我会完成对玛丽的单独调教。

    这种事情我差不多早就驾轻就熟了,用对付周娜的手段来对付玛丽就好了。

    调教都是由浅入深的。

    首先我让玛丽跪在了我的面前,亲我的手背,然后是脚面。

    玛丽很乖巧地服从了我的命令,然后轻轻地捋头发,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更激烈一点的游戏?”

    看玛丽的样子,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轻轻地挑起玛丽的下巴,“作为奴隶,可是没资格要求主人做什么的,知道了吗?”

    玛丽的呼吸慢慢变得有一点沉重,“啊,我不知道,对不起。”

    “只是对不起就完了吗?做错事了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

    “啊……”

    既然玛丽想要玩更激烈一点的游戏,那就给她更激烈的游戏咯。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我将绳子拿了出来,看到绳子之后玛丽的呼吸明显变得不自然起来,她对于绳子的反应十分强烈。之前做的时候我就已经体会到了。

    “那么要开始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