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我一边辱骂玛丽,一边在她的身体里面冲刺。

    今天晚上不用考虑应付云琳的问题,可以尽情在玛丽的身体里面发射。

    让云琳老实的东西是她的大姨妈。今天早上云琳的大姨妈来了,很不准时、提前三天地来了。

    我摸了摸云琳的屁股,说:“后面给我不行吗?”

    云琳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滚!”

    这也难怪,一般女人不介意舔**,情至深处玩玩毒龙也是没问题的。但是要让你插她的菊花多半是不可能的。

    就是外面卖的小姐也多半是不给玩三通的。

    玛丽的体质算比较敏感的那一种,随便一弄就能出很多水,今天用了调教的手段之后,更是水如泉涌。腔道里面一片滑腻。

    我通过调整姿势和节奏,好几次忍住了射精的冲动,过了半个小时才在玛丽的身体里面一泄如注。

    玛丽被我干得浑身瘫软,嘴里还在喃喃地说:“怎么会这么舒服……”

    我在玛丽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拿起矿泉水瓶正准备喝一点水。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了电话是一个女声:“你是曹立对吗?”

    “对啊,有事吗?”这女声我有一点熟悉但是想不起是谁。

    “我是陈漫。”

    幸好我没喝水,不然一口水绝对会喷出来。

    我狐疑地问:“陈漫,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是你哥哥有事情找我吗?”

    我的心里只剩下一点侥幸了。陈飞扬如果有事的话,肯定会直接联系我的,根本不会让他的宝贝妹妹来联系我。

    “不是,是我找你有一点事情,你能帮帮我吗?”

    在南海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陈飞扬对她的妹妹有强烈的控制欲。他的妹妹只是对我表现出了一点兴趣,陈飞扬就安排他的妹妹参观我和别的女人上床的画面了。

    我觉得我在这件事上还是不要招惹陈飞扬为好。人都有自己的逆鳞,妹妹毫无疑问就是陈飞扬的逆鳞。

    何况我对陈漫本来就没什么兴趣,这样就更没理由在这件事上得罪陈飞扬了。

    我不是怕了陈飞扬,而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本来就没好处还很容易惹得一身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做呢?

    就为了和陈飞扬赌一口气吗?

    我又不是三岁的小朋友了,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所以我在电话里面很直接地回绝了陈漫:“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如你去找别人吧。这样我也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一般来说,我就算拒绝人也会尽量说得委婉。在陈漫这里我一点委婉都没有,直接一刀两断。我这么做主要是想要陈漫明白,我这里就是铁板一块,不管您想玩什么把戏都请去找别人吧。

    “哦,你不来我就告诉我哥哥我喜欢上你了。”陈漫在电话里面用很随意的语气说。但是她说的内容就一点都不随便了。

    我的额头开始冒汗:“你这是在威胁我?你以为陈飞扬会信你的话吗?”

    陈漫说:“你跟陈飞扬也认识很久了吧?怎么还不了解陈飞扬的性格。他不需要相信我的话,只要这件事有失控的可能性就足够他采取行动了,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控制狂,决不允许身边的人和事情超出自己的控制。”

    陈漫对陈飞扬的怨气很大,和家里的关系也不是很和睦。

    我觉得自己卷入这样的是非里面去是肯定讨不到好处的。我不喜欢八卦,更不喜欢因为八卦而得罪人。

    “你考虑好了吗?”陈漫在电话里面问我。

    “你先说是什么事情吧?”我说。

    “这个不行,电话里面不好说明白,等我们见面了再说吧。”

    陈漫是打定主意要和我见面了,这一对兄妹至少在这一点是一样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疑不择手段。

    我摸摸玛丽的小屁股:“有一个很难搞的女孩子约我见面,玛丽你陪我一起去吧。”

    玛丽躺在床上冲我笑:“你要先把我解开啦!我全身都麻了。”

    我一下子压在玛丽的身上:“反正时间还多,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吧。”

    “啊……不要啦!”

    “抗议无效,我才是主人!”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玛丽是上海口音的关系,我觉得她的**声特别带感,比我上过的别的女人要娇媚许多。

    因为我的持久力比较强,所以和陈漫的约会迟到了十五分钟。

    我拉着玛丽的手走进了约好的店里。

    店里没什么生意,我看到陈漫百无聊奈的表情。

    我领着玛丽在陈漫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个是我的女朋友玛丽,年纪比你大,你叫玛丽姐就对了。”我对陈漫没什么好态度,反正是她求我办事来着。

    陈漫吃惊地看着我:“曹立,你又换女朋友了,这都是第几个了?你是人还是种马?”

    “和你有关系吗?我这叫人不风流枉少年!”我点了两杯咖啡,等咖啡上来时间段很无聊,我对陈漫说:“你说有事情找我帮忙,是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陈漫很严肃地看着我:“曹立,你先告诉我,你到底交了几个女朋友?”

    “关你屁事啊!你一个姓陈的干嘛管我姓曹的。”我说话的语气很无赖,但我坐在这里本来就是不情不愿的,陈漫就不用指望我给她一个好态度了。

    陈漫说:“你的女朋友都知道你在脚踏几条船吗?”

    我看着陈漫:“你这是没完了是吧,你要是没完没了那我可先走了。”

    陈漫说:“别别别,你是大爷行了吧,我的确是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陈漫压低了声音搞得神神秘秘的样子,别说是我了,就是玛丽都被陈漫的样子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到底陈漫遇到了什么问题,非要我帮忙不可呢?

    这时候两杯咖啡终于被送了上来。我们被店员这么一打搅,气氛也就不是那么神秘了。我搂着玛丽的肩膀喝了一口咖啡说:“你就说吧,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先说好,如果是超出我的底线,违反这个社会的基本道德的事情,我可帮不了你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