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陈漫说:“你这种花心大萝卜有资格和我讲道德这两个字吗?”

    “安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漫说:“我一个朋友想要追一个男生,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我就想找你支支招。”

    “你一个朋友?”我看着陈漫,眼神充满了怀疑,“一般来说一个朋友、一个同学就是自己吧。”

    玛丽听了我的话之后也觉得有道理。

    但陈漫这下子不干了:“喂,我和你说正经的,你居然拿我开刷!是不是朋友?”

    “我和你可不是朋友,我和你哥才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听了我的话之后,陈漫是快要气炸的表情。

    玛丽不大清楚我和陈漫还有她哥哥的关系,不过在旁边还是轻轻地戳了我一下,意思是让我不要太惹人家生气了。

    玛丽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我说:“你朋友有喜欢的男生要追求,是一个什么样的男生,你朋友又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总要把这些和我说清楚了我才能帮你想对策吧?”

    陈漫嘟起嘴来,好像反而赌气不想说了。

    先说好了,我是绝对不会哄陈漫的。她没和我上过床,不算是我的女人,我没必要也没义务哄她开心。

    我就这么看着陈漫,心里想的是如果继续这么坐下去,最多十五分钟我就可以闪人了。至于陈漫对我的观感如何那一点都不重要,反正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交集。

    “你是不是很怕陈飞扬?”陈漫问我。

    “我和陈飞扬是朋友,多少要考虑一下朋友的立场吧。”我说,“陈飞扬是肯定不希望我们做好朋友的,对吧?你哥哥一直怕你爱上我。”

    陈漫皱眉看着我:“你这人怎么这种态度,你以为自己是吴彦祖吗?我一定要和你谈恋爱?”

    “你说得对,我不是吴彦祖,也不是什么大帅哥,所以能麻烦你不要缠着我了吗?我真的不想你哥对我有什么误会。”我说。

    有句话叫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陈漫的确没什么话好说的。

    但玛丽还是戳了我一下,在中间打圆场说:“你就态度好一点吧,人家也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可以这么和小姑娘说话呢。”

    “好吧,陈漫,和我说一下你同学的情况,然后再说一下那个要追的男生的情况就好了,你那个同学到底怎么样?”我决定问一下情况,当然我只是为了给玛丽一个面子而已。

    可陈漫看着我,许久也不说话。

    “那好,我来问你的回答,可以吧?你那个同学皮肤白吗?”

    陈漫思考了一下说:“很白。”

    “你那个同学家里有钱吗?”

    “家里好像还有一点小钱。”

    “那也行,你那个同学长得怎么样?算漂亮吗?”

    “还可以吧。”

    我一拍桌子吓了玛丽一大跳,我说:“那你还担心什么?她追什么男生可能追不到?白、家里有钱,还漂亮,不久是白富美吗?这样的女生去追一个男生的话,我真的想不出那个男生有什么拒绝的理由,除非那个男生是同性恋。”

    陈漫万千没想到我会这么一通分析,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石化了。

    我分析完了之后,然后看着陈漫说:“这下你满意了吧,可以告诉你那个同学大胆往前冲,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陈漫的脸上却是智商好像受到侮辱的表情,“你是不是在糊弄我?”

    “我忽悠你干嘛?男人的审美品位不就这样吗?女孩子皮肤白不白?身材好不好?**大不大?脸长得怎么样?然后家里有没有钱,就这样咯。”

    “可是喜欢这种感情不是应该是大家互相的嘛?”陈漫不死心地问。

    “拜托,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一开始没感觉,然后在一起的多的是,现实里面你说的互相喜欢的情况到底有多少?最多就是男生喜欢女生,然后开始拼命的追那个女生,过一段时间之后就答应,女生酝酿的时候难道就真的喜欢上了吗?我觉得陈漫小姐你应该学会接受现实,所谓的现实就是不如你想象的那样的事情的总和。”

    陈漫对我这个答案显得很很失望的样子,说:“早知道我就不找你出来了,你真是一点用场都派不上。”

    我拉着玛丽站起来,站起来之后我还把杯子里面的咖啡一饮而尽,既然已经决定要走人了,当然不能浪费这些东西,都是花钱点的,虽然花的是陈漫的钱。

    我对陈漫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你还有需求的话,随时打我电话好吗?”

    我和玛丽回家之后,云琳马上发了一个视频过来,说是想要去看我和玛丽的现场直播。

    玛丽用嗔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我们又不是拍av的,当然不会给云琳做什么现场直播,也亏云琳居然想得出来这么荒唐的主意。

    欢乐的日子总是特别短暂,马上就到了玛丽要回去上海的时候了。

    玛丽对这里有一点恋恋不舍,所以玛丽求助地看着我问了一个问题:“要不我在这里多留几天?”

    多留几天我就要开学了,还是一样没办法陪玛丽。

    何况我们之间注定只有肉欲,即便有感情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我很快的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要耽误正经事比较好。”

    是云琳亲自送玛丽去飞机场的,我没有去送行。后来云琳以此来攻击我,说我是拔**无情。上过的女人就和穿旧的衣服一样,再也没什么兴趣了。

    我告诉云琳:“你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因为人性本身就是喜新厌旧的。”

    云琳只回了我一个字:“滚!”

    一天之后,寒潮来了。

    电视台里面说的寒潮来了。

    虽然没下雨或者下雪,但是干冷得厉害。

    这样的天气我总是希望一天都在空调房里面不出去,,什么也不干,然后睡大觉。

    可惜的是我需要做补作业。

    上午补过作业,中午就一个人吃完饭之后,然后跟着张小美坐车去了市中心的火车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