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今天张小美要和她妈一起坐高铁去北京复查一下病情,我是说什么都要去送行的,毕竟张小美在我心里的分量是不一样的。

    车站里面的人很多,送张小美进入候车厅之前我和张小美拥抱了一下,“早一点回来。”

    张小美脸蛋红扑扑地看着我:“嗯,我一定会马上回来的,因为还没走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你了。”

    丈母娘在一边看着我没温存,在女儿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丈母娘已经变得很是开明了,几乎不怎么干预我和张小美的交往。毕竟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强。

    在一起抱过之后,张小美抱把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了我的衣服口袋里面。

    我摸了一下,好像是一个跳蛋的遥控器,该不会张小美的下面还塞着一个跳蛋吧?

    我偷偷看了一下口袋里面的东西,果然是一个粉红色的跳蛋遥控器,我看了之后差点吐血。本来是言情剧的离别剧情,张小美这是和我玩哪一出呢。

    张小美脸微微一红,然后很认真地看着我:“呜呜,这东西我们一人一半,你放心,我回来还会是原来的小美儿。”

    说着张小美的眼睛就红了,一下子就回到了正常剧情的轨迹。如果没有这个让人产生无限倒错感的跳蛋的话,我说不定也会哭出来。

    摸着口袋里面的跳蛋遥控器,我的脑子里面只剩下一种强烈的倒错感觉。

    丈母娘在旁边一点都不懂我们的意思,只当我们是普通的感伤离别。

    送完了张小美之后,我回到家里。虽然没走几步路,但已经冷得快要哭出来了。

    还有两天开学,现在居然来了寒潮,真是感觉痛苦。

    我给赵旭东打了电话,问他寒假作业的事情怎么办。

    赵旭东直到接到我的电话才想起来还有寒假作业这么一回事,惊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问我:“我们应该怎么办,曹立。”

    “凉拌,怎么办。”我对赵旭东说,“找一个你熟悉的女同学借来抄呀,还能怎么办。”

    赵旭东说:“不对呀曹立,往年你都是到了最后一天才想起这么一回事的,这还有两天呢,你就要开始弄寒假作业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曹立吗?”

    “你少废话了,你快去弄一份搞定的寒假作业来给我参详参详。”我对赵旭东说,“现在就指望着你了。”

    赵旭东苦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和班上的女生关系都很一般,倒是你,不是和萧美人的关系很好吗……”

    赵旭东的话算是提醒了我,寒假作业的事情可以找萧月宸帮忙。但一想到萧月宸我的心里就有一点毛毛的,总是不想主动和她联系。如果不找萧月宸的话,我能找谁呢?

    差不多剩下两个选项:a、黄薇薇。b、陈婉娟。

    这两个女孩子我找谁都差不多,因为她们的成绩差不多,也差不多都是乖乖女。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给陈婉娟打电话,毕竟我是陈婉娟的第一个男人,我想怎么都会被她更加优待一点。而且陈婉娟的脾气也比黄薇薇稍好一点。

    不过让我有一点失望的是,连陈婉娟也没完全搞定自己的作业。一样在拼命地赶作业。

    陈婉娟在电话里面可怜兮兮地问我:“要不我来你家里和你一起写作业吧?”

    “现在的天气挺冷的,你在外面奔波不好吧?”我说。

    “不会!只要能来你家里我一点都不冷。”陈婉娟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但张小美才走我这就引狼入室,心里顿时觉得有一点对不起张小美。可我只是为了写作业,未必会做那档子事情对不对?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自己都没底气的话。

    下午的时候,陈婉娟就来了我的家里。她的寒假作业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了,至少也有一半的内容不是自己做的。女生都有自己的小圈子,陈婉娟她们这个小圈子一开始就划分好了谁做哪个部分的寒假作业,然后再共享一番就万事大吉了。

    陈婉娟的寒假作业基本只剩下周娜规定的作文了。

    作文这东西我反而在周娜的督促下写完了。陈婉娟听了我的话之后大吃一惊,然后说什么都要看看我怎么写的。这种玩意儿和八股文一样,给别人看总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我将作文直接坐在了屁股下面。开始专心地抄陈婉娟的作业。

    没过十五分钟,陈婉娟就咬着笔头问我:“曹立,你累不累呀?”

    “不累。”

    “哦。”陈婉娟闷闷不乐地回答。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对陈婉娟说。

    “是这样的,我想如果你累的话我可以帮你抄作业。”

    唔,陈婉娟真是太tm贴心了,听了她的话之后,我都马上想要找她做女朋友了。

    “可是我们的笔迹毕竟不一样,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我问。

    陈婉娟说:“我早就想好了,要填入数字的题目我可以都帮你做了,要写很多字的题目留给你自己怎么样?”

    我这个人天生就很懒,实在没办法拒绝陈婉娟这个提议。

    所以后面我写的都是陈婉娟写剩下的题目。这样一来就很有效率了,按照我的预计,明天差不多就能全部完成。

    想一想都有一点感动。这是我读书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完成寒假作业。

    不管寒假作业这东西有多么的无情和反人类,我都快要完成了。

    第二天赵旭东给我打来电话,语气还是和昨天一样苦闷,“老大,寒假作业这事情怎么办嘛,我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

    赵旭东感觉寒假作业的任务十分艰巨,所以盖着被子又睡了一回大觉,还是一个字都没动。

    这时候我正在玩弄陈婉娟的**,少女的**很有弹性,真是越摸越舒服。而陈婉娟这红着一张脸帮我抄作业。

    我对赵旭东说:“不好意思,我的作业差不多全部弄完了,到了学校之后还可以借给你抄哟。”

    赵旭东听了我的话,震惊地说:“老大,你该不会是被雷给劈了吧?怎么和我说这么诡异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