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我懒得和赵旭东扯淡,直接对他说:“你少和我说些有的没的,寒假作业你自己想办法,最多到了学校里面我稍微帮一下你。”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用双手一起来揉搓少女胸前的玉兔。

    陈婉娟的胸部发育真的很不错,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因为常年喝进口牛奶的关系。不过陈婉娟的妈胸部也很大,我觉得很有可能还有遗传的关系。

    陈婉娟这个妞胸大肤白,家里还很有钱,更重要的是还对我百依百顺,可以说是做老婆的绝佳人选。可惜遇到了我这么一个人渣。

    陈婉娟的脸被我弄得血红,“你不要这样啦,我……我还要帮你写作业。”

    “还剩下一点点,我自己随便弄弄就完了。来,先亲个嘴。”

    陈婉娟嗫喏地说:“不要……我……要写作业。”

    “真的不要?那我给别的女孩子打电话了。”

    “不行!”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问。

    陈婉娟转过头来,轻轻地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最多人家给你亲好了。”

    我和陈婉娟愉快地吻在了一起,手上依然不停地揉搓着那一对玉兔。

    陈婉娟被我弄得气喘吁吁,小声地问我:“你就这么喜欢人家的胸部吗?”

    陈婉娟今天穿的是一件高领毛衣,隔着毛衣揉搓她的那一对胸部,不得不说真的十分带感,她的脸也变得越来越红。

    “你这一对**长得这么大不就是为了给我玩的吗?”我说。

    “才不是呢……你说话不要这样……”

    “这样下流是不是?”我问陈婉娟。

    陈婉娟羞红了一张脸,“你平时在学校里面可不是这样的。”

    “私底下遇到小绵羊当然要变得张牙舞爪一点,因为你看起来就很好欺负呀。”

    陈婉娟挥舞着粉拳在我身上锤了几下,不过很没有力气,而且她也舍不得把我打疼。

    我的手摸到了陈婉娟的大腿上,她的大腿略有一点粗,不过就是肉感的大腿才对我的胃口。那种筷子腿玩起来才不够劲呢。

    等我的手摸到陈婉娟的大腿内侧,陈婉娟的呼吸彻底凌乱了,星眸慢慢地闭上,摆出了一副认命的表情,嘴上却还在说:“不要,人家要写作业啦。”

    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和我装矜持。

    我又重新端起陈婉娟的那一对玉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不要做了。你继续写你的作业,我继续玩你的**吧。”

    “不行!”陈婉娟斩钉截铁地否定了我。

    “哦,那应该怎么样呢?”我舔弄起了陈婉娟的耳朵,陈婉娟好像遭受了电击一样,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我不知道……”

    我想不到陈婉娟居然会这么的害羞和矜持,但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于是我主动在陈婉娟的耳边说:“我们要在一起狠狠地操逼。”

    “怎么说脏话?”

    “说脏话才有意思呀。”我对陈婉娟说,“男人如果不说脏话,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我不要。”

    我继续玩弄陈婉娟的胸部:“真的不要?那也行,我去找别人了。”

    “你有本事就去找呀,反正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对你来说本来就可有可无的。”

    听这小妮子的口气,似乎是吃定我了。

    我心里有一点生气,手也慢慢地松了下来,不再继续玩弄陈婉娟的胸部。

    空虚的感觉马上侵蚀了陈婉娟的身体,她用一种恼人的眼神看向我,“你怎么不摸我了?”

    “不是说了打算去摸别人吗?”我冷冷地说。

    陈婉娟委屈地嘟起嘴来,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拿起笔又准备帮我抄作业了,“那你早一点回来,我一个人在家里会怕的。”

    “是不是出门还要多穿一点衣服,谨防感冒?”我其实不喜欢陈婉娟这种略带卑微的态度。

    没想到陈婉娟一下子急了眼,“那你要我怎么样嘛?”

    我看陈婉娟真的有可能哭出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从背后慢慢地抱住了她,连续在她的侧脸上亲了好几下:“这么开不起玩笑的吗?”

    陈婉娟说:“没错,我就是小心眼!”

    “还蹬鼻子上脸了对吗?自己脱衣服,去床上趴好,打你的屁股!”

    “哼!才不要!”

    我不管陈婉娟的态度,又重新地端起了那一对玉兔,沉甸甸的挺有分量。真的不像一般女高中生的**。

    “你就这么喜欢人家的胸部吗?要不我帮你夹出来?”陈婉娟问我。

    “什么叫夹出来?”我是明知故问。乳炮这种东西我和张小美也玩过,说实话生理上其实没多大感觉,就算有快感那也是心理上的。

    我轻轻地解开陈婉娟牛仔裤的皮带,一只手探入了内裤里面。

    陈婉娟咦了一声,然后身子变得更软了。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片滑腻,我完全没想到陈婉娟早就已经湿得这么厉害了。

    粘液几乎将内裤都打湿了一小部分……

    “我说陈小姐,你这……”

    我的话还没说完陈婉娟已经为自己辩解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不老实,一直揉人家的欧派。”

    欧派其实就是胸部,算是日语直译的一种说法。

    “这就是你下面流这么多水的理由吗?不过你还真是能忍呀,下面已经流这么多水了,上面还能宠辱不惊地抄作业。小生真是佩服。”

    我的一只手继续在陈婉娟的下面探索。

    我将一只手指插入到了那火热的秘壶里面。我用指节将那些媚肉顶开,媚肉马上又包裹了上来,如此往复了好几次,陈婉娟握笔的手都一块开始发抖起来。

    陈婉娟才被我破处不久,下面还紧的厉害。我享受手指被包裹的感觉,抽动的速度不觉之间慢慢地加快。

    而陈婉娟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下面的水比刚才更多了。

    陈婉娟终于忍不住了,带着哭腔说:“快要了我好不好?”

    我一直就在等陈婉娟的这句话,等她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马上迫不及待地把老二掏了出来。

    看来今天又要渡过一个无比充实的下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