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我们两个人侧身躺在沙发上,文芳一直关注着躺在地上的石巧。

    她问我:“到底会不会有什么事情不会有事情的?”

    “放心,我们每次做过之后,她就是这样,过半个小时她就会自己起来生龙活虎了,她现在处于最快乐的时候,我们不要去打搅她,好吧。”

    “我就信你这一次,要是真的出什么问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呀……你干嘛顶那么深?讨厌!”

    我在文芳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竟然敢说这种话,小心爸爸打你!”

    “你除了打女人还有什么用?我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了。”

    “我还看不起嘴上说不要随便就会被男人操到**的女人呢,比如说你这样的。”

    “我哪里有!我没有!我今天……”

    我把跳蛋放在文芳的豆蔻那里,同时开始发力抽送起来。

    文芳的反应非常强烈,敏感的地方被一次次的顶到。她紧紧的抓住了沙发上的抱枕,最后连嘴巴也咬出了抱枕,这样才不至于发出奇怪的声音。

    她很羞耻于在我面前发出娇喘,就好像这样等于对我投降了一样。

    毕竟本质上来说,我还是她的情敌。

    这次我在文芳的肚皮上射了不少东西出来,虽然没有射在里面,不过我还是告诉她:“即便是外射,也还是有怀孕的风险,因为男人的前列腺液也包含精子。”

    文芳怒气冲冲的看着我:“那你怎么不带套?”

    “我和石巧的时候从来都不带套,都是她吃药的,你以后也要习惯这一点。”

    ,我这次射出出的精液已经很稀薄了,我看到她在用手指沾了一点精液放到嘴里,吃了一点之后,她问我:“这次射出来的东西怎么没有味道?你这么偏心吗?”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文芳:“拜托!姐姐,你以为我是铁做的吗?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还指望我射出什么东西来?”

    “切,你原来是这么没用的吗?我可是还能再干一个晚上!你们男人最没用了。”

    “那我们再来一次?”

    我的老二已经处于半软不硬的状态了,文芳对着我做出了惊恐的表情,“别做了,我下面都已经被你干肿了,现在还疼的厉害呢,你要是再做的话,我明天就走不了路了!”

    “可是你刚才的态度不是还很嚣张吗?现在嚣张不下去了吗?”

    文芳怒气冲冲地说:“你就知道欺负女人,除此之外你还会干什么?”

    “我还会干女人。”

    我们斗嘴的时候,石巧已经慢慢转醒,她身上有明显凌虐过的痕迹。

    石巧从地上慢慢的坐起来,表情十分慵懒地看着我和文芳,做出了一个想要拥抱的姿势。

    我考虑到石巧刚刚躺在自己尿水里面过于是没有过去。

    文芳不介意这一点,和石巧拥抱在了一起。

    石巧摸了摸文芳肚皮上还没干涸的精液,尝了一点之后,然后用一种陶醉的状态将文芳肚皮上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等石巧吃完了这些精液。文芳才说:“这个男人真的好可恶的,我们不要和她说话了好不好?”

    石巧抱住文芳,用一种特别陶冶的眼光看向我:“那怎么行?他可是我们的爸爸。”

    接着石巧又爬到我的身边,枕着我的膝盖,躺了下来。用愉快的语气跟我说:“还是和你做最舒服了,我的小爸爸。”

    我回答石巧说:“其实我也有差不多相同的想法,和你做的时候不用有什么负担,人也特别轻松。”

    “那安安呢?”石巧笑起来,“和她做的话,你有什么负担吗?”

    “多少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吧……”

    石巧问我:”哪里不一样?“

    我说:“你的胸部比她大一点,胸部大、屁股大,好生养呀。”

    石巧笑起来:“你是不是也想让我给你生个儿子?”

    我说:“我真有这样的打算,全看你的意思了。”

    石巧晓得很愉快,“倒不是不可以,如果你真的能让我中标的话,那就只好选择生下来哦,反正我现在也正好缺一个继承人。”

    石巧说这样的话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而且她是没有子女的,难道她真的想和我生一个小孩?

    我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彻底忘记了文芳的存在,说完话文芳才冒出来。给石巧做起按摩来。

    按摩对于身体上那些被虐过的痕迹不是很有用。

    我抱起石巧,到了浴室里面,开始给浴缸里面放水。

    在浴缸里面,放满水之后我把石巧放了进去。石巧躺在浴缸里面,身体是懒洋洋的姿态,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然后我又把文芳也给抱了进去,两个女人躺在浴缸里面,而我在喷淋上面冲洗了一下身体,冲水的时候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得洗完之后,我给自己围上了一层浴巾。

    至于石巧和文芳,她们已经在浴缸里面愉快地接吻了。

    看来女人的身体确实是比男人有优势,男人做过三次之后,至少需要几个小时来恢复体力,女人做过三次之后还可以继续寻找快乐。

    我回到了客厅里面,开始一个人看电视,看电视的时候,我想自己和石巧玩这些游戏已经驾轻就熟了,甚至有一点按部就班的感觉,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刺激了,不过我玩这些游戏主要就是为了服务石巧而已,只要她觉得快乐,这些游戏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桌子上有一瓶开了的红酒,我一个人喝了一杯喝红酒,红酒有安神的作用,喝过红酒之后,我的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

    于是我去了浴室,想要和石巧打招呼说我去睡觉了,可是我去了浴室之后,却看到了一副让人震惊的画面。

    石巧手里拿着一个粗大的针筒,正在往文芳的菊花里面注射液体。

    文芳看到我之后,马上捂住了脸,并且发出了一声尖叫,显得十分羞耻的样子。

    背后石巧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息,将差不多500cc的清水注入到了文芳的菊花里面。

    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这两个女人居然在这里玩菊花调教的游戏,真的是太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