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黄薇薇找男朋友了。

    当赵旭东和我说这一句话之后,我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我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我在努力表现出一种事不关己的样子来,实际上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甚至可以说掀起了惊涛巨浪。

    那个说要一直喜欢我的女孩子,才过了三个星期就变心去交新的男朋友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在我们这个年纪,不管男女都喜欢说喜欢你一辈子、守护你一辈子的话,我看张小美收到的情书里面就有不少这样的话。这种话说出来或者写出来的时候当然是真心的。只是这真心并不稳定,今天的确是真心这么想的,明天可能又真心那么想了。

    没办法,小孩子的真心就是这么不稳定。

    所以初恋很少有能开花结果的。人的想法总是不固定的,成年人或多或少能克制自己冲动的想法,而小孩子的克制能力到底要差一些。

    从理智上来说,黄薇薇的做法和其他青春期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但我也是当事人之一,现在叫我一下子接受这种事情当然不行。

    我的脑子里面满是和黄薇在学校的杂物间里面胡搞的画面,和教室里面黄薇薇的背影交合在一起,叫我心里很不好受。

    一想到黄薇薇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之后,会被别人扶住纤细的腰肢,在她的身体里面疯狂地加速,我的心里就更难过了。

    黄薇薇不是我的女朋友,最多算是我的一个炮友而已。但打了这么多炮,多多少少都是有一点感情的。

    现在叫我把她拱手送人,多少是有一点不甘心的。

    人的占有欲这东西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虽然还不知道黄薇薇的新男朋友是谁,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坏这一段恋情了。

    我没和赵旭东废话什么,实在是没力气和他说多余的话了。

    我的心里现在非常不爽,女为悦己者容,合着我已经不是黄薇薇的那个悦己者了?

    心情阴霾之后,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座火山。今天我特地没让陈婉娟靠近我,我怕忍不住迁怒到她的身上。

    为了发泄心里的不快,放学之后我特别去找了安安。

    安安正在自己的会所里面转悠。

    我在路上还想过这么一个问题:会不会遇到祁老师。

    不过一路上我毛的人都没遇到,一下子就杀到了安安的办公室里面。

    在看到了安安之后,我的心情终于好转了许多。

    我一下子就扑到了安安的怀里和她抱在一起,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气味,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

    和安安抱在一起之后,我突然有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好像那些让人觉得烦恼的事情都离我而去了……

    这感觉真是用语音难以形容,就像是找到了心灵永恒的港湾,我可以在这里修补伤口,也可以安静地看日出日落。

    安安好笑地看着我:“你这是怎么了,被你的小女朋友给甩了?”

    “没有。我就是……有一点渴望拥抱。能和你抱抱真的太好了。”

    安安的笑容变得更加温暖:“你要是喜欢我们就多抱一会儿吧。”

    “你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我开口说。

    “当然有呀,你平时都和大人差不多的,今天怎么突然变回小男孩了?是不是在哪里受到了什么挫折?”安安问我。

    “挫折倒没有,我烦恼的主要原因还是女孩子。”我说。

    “哦,你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吗?”安安看着我,眼神和笑容还是那么笃定,“你也不能老是见一个爱一个呀。”

    “你说的对,现在我身边的女孩子真的很多,感觉有点烦。”在安安的面前我不需要有什么隐瞒,可以说是最轻松的时候。

    除了和嫂子的事情我没告诉安安,我和其余女孩子大概怎么开始的,安安都知道。

    “那你总要想一个办法呀。”安安说,“你继续这么招惹女孩子迟早会有应付不来的时候的,那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我最近都有做一个梦,就是我走在街上,一个女孩子跑到我的面前和我拥抱,然后一刀刺入我的心脏,然后我就死了。你说我这种感情骗子是不是这样才算死得其所?”

    安安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呢?是赞同你呢还是否定你?”

    这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人都会一点自虐和自我毁灭的倾向。连带着软弱的情绪都是一段一段的。或许过一段时间不用任何人的安慰我就能好起来了。

    我慢慢地松开安安,我觉得撒娇时间差不多已经到头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和安安讨论。

    不管在女人还是人生的道路上,安安都是我的老师,听她的意见对我总是很有帮助。

    我问安安:“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必须做一个选择题,在所有和我有关系的女人里面选出一个和她共渡一生,我该做怎么选?”

    安安娇媚地笑起来:“你选我不就好了,除了我还有谁愿意为你生儿子。”

    我也忍不住笑起来:“好了,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觉得我应该怎么选择呢?”

    安安的笑容逐渐收敛:“你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做单选题呢。”

    “你意思是……我可以做多选题,和许多女孩子在一起?”

    “你现在不就是这样么,并且想要一直这样下去吗?”安安说。

    “可是……”

    安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已经入过花丛了,你觉得你还回得去吗?嗯?入过真有一个这样的女人你愿意共渡一生,我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要优秀到什么程度你才不会出轨。大概……楼茜可以吧。”

    “怎么扯到楼茜身上去了?”

    安安说:“我是说正经的,除了楼茜别的女人身上我看不到那种正宫娘娘掌控一切的气质。”

    安安之前的话很有道理,我略微思考了一下,“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你还是固定的思维,和一个好女人结婚,结婚生子共渡一生对么?但你看我还有石巧这些人就对了,这世界上极少有不会变质的爱情。或许等你到了四十岁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我好奇地问:“那你四十岁是什么样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