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安安冲着我神秘地笑起来:“等你四十岁不就知道了。人生就是这样的,别人告诉你的道理,你未必能领会全部的意思,只有等你真的到了那一步才会知道如何做选择。不过至少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曹立,我是不会逼你一定要选我的。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微笑着离开。”

    “怎么突然这么感伤?”我问安安。

    安安冲着我笑起来,“感伤的话题是你挑起来的呀。”

    “都怪我行了吧。”

    我枕在安安的腿上躺了一会儿,没有在她的办公室里面做奇怪的事情。

    我觉得这样气氛就已经足够温馨了,如果**的话说不定会破坏这美好的气氛。

    晚上家里又只有我一个人,

    对于嫂子的长期加班我差不多已经能适应了。

    嫂子现在被洗脑得挺严重的,老是没事和我说什么女人应该要有自己的事业,女人不能成为男人的附庸这一类的话。

    这一种话其实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一直在我的耳朵边念经那就不好玩了。

    我给自己下了一个西红柿鸡蛋面。

    连续吃了三天外卖,我被油腻得不行,所以决定晚餐吃得清淡一点。

    电话铃声响起来。

    陈飞扬说:“老弟,我晚上组了一个局,你有没有兴趣来参一脚?我马上就要去海南了,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在海南随时等你过来。”

    我苦笑着对陈飞扬说:“我还要上学,海南的话等暑假再说吧。”

    这答案纯粹是为了敷衍陈飞扬,没想到陈飞扬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并且让我晚上一定要去参加他的饭局。我本来想推辞的,但陈飞扬说得很明确,如果不去的话就是不给他面子。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陈飞扬说到了他妹妹的事情,说他妹妹已经回去欧洲继续留学了。然后还不知道真假地鼓励我和他的妹妹继续做朋友。

    陈飞扬在电话里面最后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明白这一声谢谢的意思,陈飞扬在感谢我和他的妹妹划清距离。

    挂了陈飞扬的电话之后,我看了一眼才吃了一口的西红柿鸡蛋面,忍痛将面条倒入了垃圾桶里面。

    我已经在计划穿什么衣服出门了,这时候电话又响起来,是楼茜打过来的。

    “陈飞扬请你吃饭了,对吧?”楼茜问。

    “对呀,怎么了?”

    楼茜说:“那正好,我路过你家那边,你在小区门口等我,我把你捎带过去。”

    有楼茜的顺风车可以坐,我当然不会拒绝。

    我提前五分钟等在了楼下,没过多久楼茜就开着车来了。

    楼茜这个人一向很准时,车也开得很平稳,这一点和云琳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

    要是有得选的话,楼茜当然是做老婆的最好人选。不过楼茜也有自己的缺点,她美则美矣,行事做人都太过平稳,总给人缺乏激情的感觉。

    在我理解的平淡生活里面总是需要一点激情的,但如果面对楼茜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能唤起她的激情。

    等我上了车,楼茜立刻嘱咐我系好安全带。

    等我系好安全带之后,楼茜才把车子发动起来,对我说:“现在的小孩子一个比一个叛逆,有时候连我会觉得苦恼。”

    “怎么了?”我看楼茜的样子不像是伪作,应该是有感而发,“你遇到很难搞定的小孩子了?”

    “对啊,还是我那个小表妹的问题。”楼茜扶住自己的额头,“你说她是小孩子吧,年纪确实只有这么一点。但是说起道理来真的是头头是道,连我也说不过她。”

    “你那个小表妹是不是叫阿雪?”

    楼茜看着我:“你认识吗?”

    “不认识,不就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聚会见了一面。”我问楼茜,“她怎么了?”

    以我上次和这个小姑娘的接触来说,小姑娘很是乖巧,没什么出格的地方才对,那何以楼茜会这么烦恼呢。

    楼茜的手按在方向盘上,说:“我没口说,算了,不提这么气人的话题了,我们聊一聊等下怎么应付陈飞扬吧。”

    “对付陈飞扬?陈飞扬不是要去海南了吗?你还对付他做什么?”我问楼茜。

    楼茜白了我一眼:“你是真的白痴还是在我的面前装?”

    我摊摊手,露出无辜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楼茜目不斜视地开车,对我说:“陈飞扬最近又开始追求我了,连我妈那边都松口了。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我妈对他的印象极好。现在你必须帮我!我们都这么熟了是不是?”

    “哦。”我在心里想,这不就是楼茜自己的事情,她喜欢陈飞扬或者不喜欢陈飞扬关我屁事。

    “等一下……你开车来接我,不会是要我和你假装睡过觉了吧?”我看着楼茜,“你这一招苦肉计真的狠毒呀!用得着这么糟蹋自己吗?女人的名声是很重要的东西呀,楼小姐,你真的不多考虑一下吗?”

    楼茜说:“这件事你只告诉陈飞扬一个人不就好了,我想陈飞扬是肯定不会接受你玩过的女人的。”

    “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陈飞扬对你是真爱,他如果不在乎你和我睡过觉呢?那你怎么办?”我问楼茜。

    楼茜转过头瞪了我一眼,“到时候再说。”

    我忍不住感叹:“有些时候你和她真的很像。”

    我知道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提另外一个女人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要这么说。

    “她是谁?”楼茜问我。

    “安安呀,你的安姨。我昨天也问了她一个好玩的问题,她也告诉我到时候再说。”

    楼茜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我:“曹立,你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以至于她这样的女人都对你如此着迷?”

    “可能我和嫪毐一样器大活好吧。”我说。

    楼茜沉默了一阵子,“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不然的话石巧又迷恋你什么呢,她可是出了名的喜欢在外面玩男模,现在你可是她的首选,要是有你在她连模特都不愿意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