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我看着前方说:“好像到了。”

    我和楼茜的问答游戏到此为止。

    楼茜把车子的钥匙交给了泊车小弟,然后和我一起走进了的饭店里面。

    这一家饭店几乎可以算是d市最有逼格的几家饭店之一了,陈飞扬的饭局多半安排在这种高档次的地方,他这个人做人做事都很讲究排场。

    到了包间里面之后,陈飞扬已经到了。

    而且云琳也来了。云琳今天穿了一条很反季节的裙子,很规规矩矩地坐在位置上,正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年轻男人说话。云琳细声细气说话的样子让我有一点违和。

    而在看到了楼茜的大驾光临之后,陈飞扬亲自过得来迎接。

    我没什么表示,楼茜这时候主动挽住了我的手臂,这个亲密的动作顿时让陈飞扬很是尴尬,我也冲着陈飞扬挤眉弄眼。如果不认识的人肯定以为我在对陈飞扬示威。以陈飞扬和我熟悉程度,应该知道我这是在告诉他:我是迫不得已的。

    菜很快就上来了。饭桌上多半是熟人,还有那位和我一起嫖过的城建局局长家的公子。

    让我觉得比较怪异的是云琳,云琳虽然没和陈飞扬坐在一起,但是说话一直细声细气的,好像生怕吓死了一只蚊子。

    我认识的云琳可不是这么文静的女人。云琳这演得跟个小处女似的,当然是给陈飞扬看的。让我心里不免有一点不舒服,前几天还说要把我养在家里和我夜夜笙歌呢,现在就这么谄媚地讨好陈飞扬了。

    果然女人的心都是善变的东西。

    饭局很没意思,饭桌上说的事情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这些奇闻异事有些我已经听过好几遍了,因为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人,有趣的故事早就说完了。

    饭局上楼茜一直没喝酒,可能是因为开车的缘故。比较诡异的是楼茜吃完饭开始抽起烟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楼茜抽烟,不过看楼茜娴熟地吞云吐雾的样子,应该是一个老烟民了。

    我之前真的没见楼茜抽过烟,也想不到她这样的女人也会抽烟。

    意外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几乎是所有人,楼茜今天做的事情可以说是突破以往形象的桎梏了。

    吃过饭之后,陈飞扬亲自送客,云琳在一边帮忙。

    云琳和陈飞扬一起站在饭店的门口,就这么目送着我和楼茜一起离开。

    我的心里真是有一万个滑稽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个世界真是倒错得太厉害了!

    云琳扮演者楼茜的角色,说话走路的样子比谁都乖巧;而楼茜这表现得玩世不恭,连烟也开始抽了。

    这两个女人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我在旁边作为观众真是看得无比过瘾。可惜这一场大戏不是为了我而表演的。

    我和楼茜一起上了车之后,楼茜对我说:“晚上我没吃饱,我们去吃点宵夜吧?”

    “可是我吃饱了耶。”陈飞扬晚上点了很多名贵的菜,不吃饱怎么对得起自己?我不仅是吃饱了,简直是吃撑了!

    陈飞扬点的鲍鱼我一个人就吃了五只,更不用说别的鱼翅什么的了。

    但我的意见一点用处都没有,尽管我已经说晚上吃宵夜会发胖这种话了。看来楼茜今天是打算叛逆到底了。

    连吃宵夜的地方都放在了路边的烧烤摊。

    楼茜一般是不吃路边摊的。今天的楼茜的确有一点不正常。

    烧烤摊的生意不错,我和楼茜才从车上下来,楼茜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楼茜几乎可以算是我认识的最漂亮的女生了,她的美是男女通杀的那一种。

    我和楼茜一起出来的次数多了,也差不多习惯这种注目礼了。

    楼茜对于烧烤点什么一点概念都没有,问了不少我意见。最好真的点了不少东西,我可以确定这些东西我们两个人是吃不完的,就算空腹也吃不完。

    楼茜又不是傻瓜,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但这几百块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洒洒水而已,根本不值得在意。

    我和楼茜一起坐在椅子上等烧烤。

    楼茜拿起手机刷朋友圈,我朋友圈里面几乎都是赵旭东分享的各种游戏截图,连看的**都没有。

    楼茜刷了一会儿朋友圈之后,对我说:“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你等我回来。”

    我点了点头。

    未料到几乎像是算计好的一般,楼茜前脚才走,张威那个死胖子就来了。

    张威那个死胖子还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跟了四个人,也包括他的舅舅。

    当我听到张威指着我说:“舅舅,就是他欺负我!”

    我意识到要坏事了。我和张威应该不是巧遇,他应该是得到了某种情报才过来的,这里人多嘴杂,也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

    张威和我冲突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而且每次吃亏的都是张威,我是他的话也难免有一些想法。

    我听过不少人说张威有一个混黑道的舅舅,现在那个混黑道的舅舅终于出现了。

    张威的这个舅舅比起我想象里面的黑老大要温和许多,人看上去并不怎么精壮,就像是一个小商人而已。

    这样的人真的是在本省都赫赫有名的黑道大哥?

    我很是好奇,心里一点都没害怕的感觉。楼茜去洗手间了,最多还有几分钟就会回来。除非张威这个死胖子几分钟之内就把我摆平。

    “带走再说。”张威的舅舅发布了命令。

    马上就要两个人过来想要把我架走。

    我这个人也不是傻瓜,心里虽然害怕,但我认定了一个事实:只要我能坚持到楼茜回来就万事大吉了。

    我拿起了桌子上的铁签,做护身之用,然后又掀翻了桌子,阻碍了他们来靠近我。最后我靠近烧烤摊那边,拿起了老板的一把小刀。刀在手就踏实多了。

    烧烤摊上还有许多燃烧着的木炭,我又用一只手拿起火钳,谁要是敢过来我就用炭火来伺候。

    “小子,你居然敢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张威的舅舅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大概是想不到我一个无名小卒居然会这么用于反抗。看来黑社会也不过如此,安逸惯了也没什么战斗力,把一般人的软弱当做理所当然,当遇到一个不服从的,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