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楼茜的确是要发飙了。

    楼茜的脸色变得铁青,张威的一张胖脸变得无比煞白。

    我和陈飞扬在一起好奇:如果楼茜生气发飙的话,那会变得怎么样?

    “张威,是你对吧?上次我和你怎么说的,我告诉你过他是我的弟弟对吧?”楼茜一步步上前,张威则直接躲到了舅舅的背后。

    楼茜很有气势,这一股气势超越我对一般女人的认知。别说张威了,就是我面对这样的楼茜,估计也会没什么办法。

    张威的舅舅答话问:“你是谁?”

    张威在背后小声地说:“她是楼书记的独生女。”

    张威的舅舅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楼书记是谁。也亏他的舅舅是黑老大,现在的黑老大都是半黑不白的套路,一部分涉黑,还有一部分是完全和黑道不沾边的产业。基本都是在场面上混的人。不然的话,只是一个小市民的话,未必能知道这个所谓的“楼书记”是谁?

    在得知了楼茜的身份之后,这一对叔侄马上就换上了另外一幅面孔,有一点谄媚,也有一点讨好。

    陈飞扬将自己的折叠凳慢慢地放了下来,露出遗憾的表情,“我的家伙白抄了。”

    我还不知道陈飞扬是如此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我还在庆幸不用有冲突呢。

    张威的舅舅开始套近乎起来,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渐渐地散去,因为好戏差不多已经结束了。

    楼茜的脸上表情依然很冷淡,并且给了张威一个警告:“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做多余的事情,你就不用在d市混了。”

    张威的舅舅也跟着训斥起张威来:“你他吗懂不懂事!楼小姐之前就警告过你了,你怎么不和我说?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楼小姐这么不开心!还不都是你的错!”

    张威一脸委屈,一下子就成了背锅侠。

    但楼茜也没对张威的舅舅客气:“你也是一样,下次让我看见你在大街上这么嚣张,我马上就给公安局反黑组的陈组长打电话。”

    张威的舅舅悻悻地笑起来,表情显得很是尴尬。

    楼茜这时候转过身来,问我:“弟弟,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可以做一点过分的事情吗?”我问楼茜。

    楼茜说:“当然,今天我罩你。”

    我丢了手里的小刀,慢慢地走了过去,张威看着我,眼神已经开始发毛了。我能很明显地感到他在害怕。

    张威在学校里面作威作福,欺负过不少人。原来将要被欺负的时候也会变成一样害怕的表情。以前的时候我觉得那些在学校里面混得好的大哥都很牛逼,但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我才发现这些所谓的大哥和我们这些长期被欺负的人其实没什么区别,区别可能就是家里有钱或者有点什么关系而已。

    人嘛,其实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

    “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三番几次地找我的麻烦。”我说完一巴掌抽在了张威的脸上,“其实大家都一个样,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一点后台吗?现在你知道被人欺负有多不爽了吧?这是给你的一点教训。”

    当众打脸的感觉已经很爽,打完脸还一番说教就更爽了。看到了张威憋红了一张脸认栽的样子之后,简直爽到了极点。

    我敢肯定一件事,以后张威这个死胖子都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

    但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吗?

    当然没有!

    我们出来混的,打脸当然要做全套。

    刚才威胁要搞我的又不只是张威一个人,还有张威的舅舅呀,我又怎么能放过他呢?

    反正今天有楼茜在这里罩住场子,我手持陈飞扬和楼茜的王炸,装逼当然要装到底呀!

    我突然笑起来,然后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张威的舅舅的脸上!

    这一下连楼茜都有一点错愕,更不用提张威的舅舅了。

    他的脸上表情变化可以说是十分之丰富,一开始是错愕,后来变成了愤怒,随后又变成了释然,接着变成了讨好的笑容。

    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我要再抽他一巴掌的话,他会把另外半张脸凑过来。

    不得不说,张威的舅舅的确是一个人物,大丈夫能屈能伸。之前我对他的不好印象一下子就都改观了。

    今天在这里认栽其实没什么的,改天爬起来就行了。些许小事不用挂怀,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态度。

    楼茜问我:“还有继续吗?”

    我摇摇头,“谁要打我我就打回去,我现在心情已经好了,不如回去吃烧烤吧。”

    烧烤摊的老板已经石化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可以说极富戏剧性。直到楼茜提醒,老板才想起来继续做生意。

    楼茜吃烧烤时候情绪恢复了一点,不过吃一点之后就开始抽烟了。

    我因为刚才吃得太饱,所以几乎一直在看陈飞扬和他的几个助理消灭烧烤。

    陈飞扬是楼茜请来这里的。楼茜当然不会无故邀请陈飞扬。他们要谈的事情还是那一块地。现在项目的主导权在石巧的手里,楼茜和陈飞扬都算是小股东,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石巧对楼茜的开发计划有一点不满意,所以正在联合其余的股东,想要对石巧施加压力。

    因为这个项目毕竟也有楼茜父亲的一部分心血。她不能忍受父亲的心血被商人糟蹋。商人当然是逐利的,恨不得将油水压榨得一滴都不剩才开心。

    问题主要在绿化的规划上面,石巧对原本的计划做了大幅度的修改,绿化的面积也大幅度缩水。这样做当然是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

    陈飞扬很沉静地听完了石巧的话,并没有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这很正常,在商言商,就算陈飞扬对楼茜有好感,现在大家的立场也是生意人。

    我想陈飞扬一定不会轻易地答应和楼茜一起逼宫。这件事肯定会扯皮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达成一个妥协。

    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我连续打了几个哈欠,强提着精神听陈飞扬和楼茜的谈话,心里已经开始无限地思念我的小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