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来到了张惠雯的家里之后。

    她关上了门问我:“你要喝水吗?”

    她虽然也是本地人,但是没在家里居住,而是在外面租了一个单身公寓。

    这单身公寓不大,大约也就五十个平方。一厨一卫,两个人住的话有一点拥挤,一个人住的话刚刚好。

    我其实也想过如果一个人住是什么样的感觉,感觉和她这里差不多。

    “你喝水吗?”张惠雯打开了冰箱问我。

    “不用了。”我一直在扫视周围的环境。家里没怎么收拾过,有一点乱糟糟的。不过我没在张惠雯的家里看到别的男人存在的痕迹,阳台上也只晾着女人的衣服。她应该是一个人在这里住的。

    我虽然说了不用,但张惠雯还是给我拿了一瓶水。

    现在的天气不冷不热,算刚刚好。但她给我居然是冰水,她问我:“我一年四季都喝冰水的,你不介意吧?”

    说完之后,她自己也开了一瓶冰水喝起来,一个姑娘家都不介意我当然不介意。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同时把两部手机放在了茶几上。茶几上真的很乱,有很多报纸,还有不少杂志,感觉至少有半个月没收拾过了。

    “这里有一点乱,你不要介意啊。”说完她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这时候都有一点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她来这里坐一坐,坐下来之后我们完全没共同话题可以讲,只能尬聊。

    张惠雯问我:“你现在还在上学吗?”

    “不上学能做什么呢?”我反问。

    “你这么有本事,根本就不用上学呀。”张惠雯说,“我和你嫂子一样不都是正经大学毕业,现在还不就是一个月几千块钱的死工资。上大学其实没什么用的,该没本事的人上了大学也还是没本事。”

    我笑着说:“我还是喜欢上学,比在社会上混轻松。”

    “这倒是。”

    说到这里我们就没话说了。

    我看着张惠雯,她今天只化了很淡的妆,比预定手机那天要淡很多,可能是因为不上班的缘故吧。

    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也看着我,红唇微微地打开。

    被她这么一看,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接吻的冲动。

    而且房子里面很安静,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

    张惠雯的表情也变得有一点怪异起来,气氛逐渐有一点暧昧。那天在石巧的酒店里面胡搞的事情渐渐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面。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两个人就吻在了一起。

    一开始只是蜻蜓点水地亲吻,然后我将矿泉水放在了茶几上,和她重重地吻在了一起。她主动地把舌头吐出来扫过我的牙齿,又主动又骚气。

    被她这么一弄,我马上就把舌头吐出来和她吻在了一起,一点都不带犹豫。

    然后我渐渐把她压在了身下,按住她的手腕,更用力地接吻起来。

    张惠雯对我接吻很配,甚至比我还要主动。我感觉她可能已经很久没和男人做过了,不然的话一般女人不会这样子的。

    接吻之后,我的理智恢复了一点,但是张惠雯的衣服很乱,当然都是我的杰作。

    她气喘吁吁地看着我,并不说话。

    我知道现在不应该和这个女人搞在一起,但是要我就这么从她身上起来我又有一点舍不得。

    现在的情况差不多是这样的:我搞了她的话,那就是禽兽;如果不搞她的话,那就是连禽兽都不如。

    我想了一下,还是做禽兽比较好。

    于是我去解张惠雯衣服的扣子了。

    “等一等,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好?你还是一个高中生。”张惠雯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身体上却一点都不反抗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搞起来了。反正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怪异,然后就……都这样了,你难道要我硬挺着老二回家吗?是你先勾引我的。”

    “我没有!”

    我又一次吻住了张惠雯,然后去解她的上衣,脱她的裤子。

    等裤子脱下来之后,轮到我躺在沙发上享受了。

    张惠雯今天口红的色号我很喜欢,吞吐的时候和**的颜色相映成趣。

    她一边做着口活,一边用大眼睛盯着我。蹲在我的面前姿态略有一点谦卑。

    她的口活技巧还算不错,我的老二在她的口腔里面迅速地壮大。然后她把老二吐出来,然后在床上坐好。只看她加紧双腿坐好的姿态我就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在等着我去推倒她。

    我当然不会和张惠雯客气什么,这两部手机算是她的业绩,然后她知恩图报找我打一个友情炮我也觉得挺正常的。至少和我干,她还有得爽不是吗?

    我将张惠雯一把推倒在了床上,她马上在我的脖子上亲吻起来,而我这专注于脱她的衣服,对于亲吻反而没什么兴趣。

    这也引来了她的抱怨:“今天干嘛这么着急呀?”

    “着急吗?我觉得一点都不着急。”

    张惠雯对着我笑起来,笑得很是愉快,“那你快点吃掉我吧!”

    我将张惠雯的内裤脱掉,然后把她的一双腿举起来,然后顺利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那个温暖的腔道里面。

    她的身体柔韧度很好,一双腿可以摆弄出很多姿势,玩起来一点都不会乏味。

    张惠雯被我干得娇喘连连,我又想起了花瑶,花瑶和她差不多是一个类型,不过花瑶更加有青春气息,而且那一双腿简直可以算是杰出的艺术品,就我对足交没兴趣的人,都会忍不住让花瑶用那一双脚帮我夹一夹。

    我和张惠雯换了一个后入的姿势,打了几下屁股之后,她就没力气地趴在床上了。

    我又搞了几分钟,她连跪都跪不住了,只能躺在床上。不过这并不碍事,我有狠狠地搞了一会儿,终于把那些液体都怼入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做完之后我躺在她的床上喘息着。

    她这一张床应该有一点年头了,我们刚才搞的时候一直在咯吱咯吱地响。也算是别有一番趣味。

    张惠雯先把自己的下体流出来乳白液体擦拭干净,然后又细心地帮我擦了一下老二。然后才抱着我躺下来说:“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当然是你自己搞定呀,我们刚才进行的不是手机的售后服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