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张惠雯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捶打了一下,“讨厌!那你以后再找我买手机我也要陪你睡觉呀?”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反问张惠雯。

    张惠雯说:“才不是呢!你好讨厌呀!哼!我可是只跟你这样而已!呜呜……我已经好久没做过了,和你做真的舒服呀。”

    “那你要苦逼一段时间了。”我说。

    “为什么呀?”

    我说:“因为我听说今天买的手机质量很好,至少能用两年吧。”

    “讨厌!你就喜欢调戏人家!”

    她撒完娇之后,我就开始穿衣服了,我又不打算在这里过夜,当然要穿衣服准备回家。

    她倒是没打算起床,趴在床上对我说:“你借一点钱给我好不好?”

    “借钱啊,多少?”我慢慢地穿好裤子,然后将皮带扣好。

    “五万。”张惠雯依然躺在床上没穿衣服的打算,不过她把头枕在了我的大腿上。

    “姐姐,你没搞错吧,我就是出去找小姐也用不着一次五万吧?”我问张惠雯。

    张惠雯锤了我一下,和我撒娇说:“我又不是小姐!再说了钱又不是不还给你了!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大不了再给你一点利息吧。我反正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嫂子和我这么好的关系,我会让你吃亏吗?”

    “你要这五万做什么?”我问张惠雯。

    “你就别问了,我又不是不还给你。”张惠雯说。

    我看着她:“你这态度我怎么借钱给你,作为债主我起码应该知道钱的用途吧。”

    “我欠了别人的钱,想找你借钱先还账,不然我都要被烦死了。”张惠雯说,“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吧。”

    “不是吧,姐姐,你一开口就是五万,你当我是开银行的?”我说。

    这钱我不打算借,首先我和她没多熟,而且我不欠她什么,说起来可能还是她欠我的人情比较多一点。更何况这位张惠雯小姐可是有前科的。

    我轻轻抚摸张惠雯的脸:“先说好哦,你可不要重抄旧业去玩什么仙人跳,要是再出什么问题了我可保不住你。”

    “你不要说人家的黑历史了好不好?”她又一次缠绕住了我的脖子,打算用撒娇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她这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对我撒娇的女人又不是她一个,我怎么可能轻易就范。

    这年头,爹亲妈亲都不如人民币亲。

    可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很沉重的敲门声。

    “你朋友吗?敲门的态度未免也太不好了吧?”

    张惠雯的脸色变了几次,显得惊魂不定的样子,又蜷缩回了被子里面。

    这时候几乎已经不是敲门了,而是踹门。

    “你朋友这么暴力的吗?”我问。

    张惠雯显得很苦恼的样子,小声地吩咐我:“不要管他们,都是一群神经病。”

    这时候我听到了门外传来声音:“张惠雯,不要装死了!我们知道你在家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以为装死就躲得过去了吗?你今天不还钱,明天我们就去你上班的地方把你搞臭!”

    我看着张惠雯说:“你朋友的脾气好像不太好啊。”

    张惠雯露出苦笑:“忍一忍就过去了。”

    “要不你穿上衣服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这些人是高利贷吧?你怎么连高利贷都敢玩?”我看着张惠雯,她的面相是典型的乖乖女的面相,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大胆。

    上一次在五星级酒店玩仙人跳,现在又借起了高利贷。这女人的路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野。

    她抱怨地对我说:“我一直都想找一个能管得住我的男人,不是一直都找不到吗?”

    说着她看向了我。

    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她这个盘我是肯定不会接的。

    除非我脑子秀逗了,才会选择和这么一个女人在一起。

    外面砸门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了。我说:“不如去开门吧,门被砸坏了还不是要出钱来修。d市房贷的人几乎都认识,要不我去帮你问问。”

    “你真认识?”张惠雯用惊喜的眼神看向我。

    “废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话我还真不是吹牛。d市放贷的人分成两拨,第一拨人是东北那边过来的,这一拨人一般动手比较狠,但关系网一般,做的几乎都是小生意。也就是给张惠雯这种普通小白领放贷。我见过东北人的老大,好像叫什么金虎。在陈飞扬的饭局上见到过,这人在陈飞扬的饭局上没什么地位,几乎都是在敬酒和点头哈腰。而陈飞扬对外都是叫我弟弟的。

    第二拨人的老大叫强子,是本地的老流氓,本地的关系网很硬,贷款一般放到工业区那边去,做得很大,一次放贷可能就是几百万。他有一批手下在给安安看场子,安安那边的保安部长熊哥和我关系很熟,打个招呼更是简单。

    除了这两拨人也不排除也别的人浑水摸鱼放贷的,那就更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了。

    “你先穿衣服。”我站起来准备去开门。

    张惠雯并不穿衣服,而是搂着我亲了好几下,然后才喜滋滋地穿衣服了。

    我从房间里面出来,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张惠雯套路了,她请我来她家就是为她挡黑社会催收。

    应该只是巧合而已,这批人催收的话一般是不会提前通知的。不然被催收的跑了怎么办。

    我去打开了门,外面虎视眈眈地站了七八个大汉。

    为首一个人我看着有一点脸熟,他看着我说:“小曹哥?”

    他这么一叫我马上就明白了他是哪方面的人,“你是熊哥的手下吧?”

    我还是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

    我让开门放了他们进来。

    他好奇地问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和女人睡觉呗,干到一半被你们砸门,一下子就吓软了。”大家都是男人,听了我话之后都忍不住发出了淫笑声。

    而张惠雯这时候也穿着睡袍出来了,出来之后马上扶着沙发站到了我的身边。她的皮肤很白,是标准的桃花眼,考虑到我刚才说的话,这些男人的眼神一个个都变得直勾勾的。

    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估计他们都恨不得把张惠雯给吃了,连骨头都不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